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725章 一己之仇

嫡女归 云舒 2649 2021-09-07 00:36

就见外头响起了叩门的声音:“小主。”

“进来。”叶浮珣忙下了床,拉了被子给纪衍诺搭上。

小雨推开门匆匆走了进来,脸上的神色像是窃喜又像是紧张:“小主,您起来了。”

“怎么了?”叶浮珣见小雨神色古怪,起身往外间走了两步,低声问道。

小雨伸手往外指了指,压低了声音:“夫人在青青阁外头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

国公府夫人?

叶浮珣诧异,忙问缘由。

原来是国公爷在牡丹阁斥责了一番国公府夫人和于芊后,思来想去,这事情得趁着太子还在国公府里赶紧处理好才对。

做错了事情,该认就认。

殿下要是为此不满,要罚就乖乖受罚。

只有将殿下的气给顺平了,他们国公府今后的路才好走。

毕竟,这可是储君。

虽说各皇子斗争激烈,但他们国公府已经跟殿下绑在一起,自然冀盼殿下能够顺利登基。

殿下登基后,那可是大燕的君主。

让君主气不顺的事情,那是万万不能做!

于是,国公爷让人去给国公府夫人传了话,亲自去青青阁前请罪。

国公府夫人不敢忤逆国公爷的意,只得领着几个下人到了青青阁前。

哪知过来了,却听说太子已经睡下了。

她才想起太子刚才喝醉了酒,睡下是正常的事。

于是便让下人去传话,叫叶浮珣出去说话。

好歹从叶浮珣那边探听下太子的意思,也方便她给太子请罪的时候注意措辞。

哪知下人又告诉她,叶浮珣陪太子睡下了。

国公府夫人气得眼睛都红了。

叶浮珣这个狐狸精!

大白天的竟然敢在国公府里睡、太、子!

真是毫无羞耻之心!

气得她转头就想离开。

哪知国公爷的人守在了外头,传了国公爷的话。

未向太子道过歉,不得离开青青阁。

于是,国公府夫人就那么等在了青青阁前。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

小雨自然是又想乐又不敢乐。

这种事情搁以前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夫人从来对二姑娘就没有给过好脸色看,哪能向今天这么憋屈。

让青青阁上下仆人都在心里暗自替叶浮珣高兴。

叶浮珣听了小雨的话,忍不住往里间瞟了眼:“你就出去说,我虽然醒了,但殿下还睡着呢,让夫人再等上些时候。”

小雨笑盈盈地应了是,屈膝退了下去。

叶浮珣转身又回到了里间。

纪衍诺还在睡。

她就觉得奇怪了,书中真的多次提及纪大魔头千杯不醉,怎么到了她这儿,已经是两回见纪衍诺喝醉了。

难不成书中所写竟是骗人的?

她轻轻走到床前,看着纪衍诺的睡颜呆了呆。

忽地有一个古怪的想法袭上心头。

纪衍诺该不会给她压断气了吧?

默默地伸出食指,往纪衍诺鼻子下方伸去。

淡淡的气息吹拂过指尖,才叫她安下心来。

“怎么?担心爷没气了?”

一个声音响起来,叶浮珣不自觉回应:“妾身怕爷被妾身压坏了……”

说完,她噌地睁圆了眼。

不知何时,纪衍诺睁开了黑眸,正意味不明地盯着她那根唐突的食指。

叶浮珣嗖地将食指缩到背后,露出完美的职业微笑:“殿下,您可休息好了?”

“还行。”

纪衍诺坐起身,抬头觑了眼天色,心下暗自诧异。

他竟然睡了这么久?

原本被叶良媛压住的时候,他想过推开她的。

只那女人居然傻乎乎地在他耳边假装打呼噜,让他起了兴致,想看看她到底能装多久。

没想到,听着听着竟然就睡着了。

叶浮珣偷摸察言观色,总觉得纪大魔头的表情不大妥。

她捧上一杯茶:“殿下,您先润润嗓子。另外就是,国公府夫人在外头请见。”

纪衍诺喝过茶,不动声色地睐了眼叶浮珣:“即是如此,那便出去一见。”

国公府夫人在外等了一个多时辰,人已经等到快要气到崩溃了。

这是她自她嫁入国公府以来,头一次被如此佛面。

终于等到纪衍诺传她觐见,国公府夫人的脸都快要气绿了。

她咬牙切齿走进了青青阁。

屋子里,纪衍诺坐在正首,悠然喝着茶,淡然地望了过来。

就是这么一眼,已经让国公府夫人有种泰山压顶的错觉,几乎有一瞬想要双膝一屈跪下去膜拜。

她战战兢兢地行了礼,抬眼又见叶浮珣正站在纪衍诺身旁,不由脑门又是一热。

刚才她屈膝拜纪衍诺,这丫头竟然没有避开,生生受了她一礼?

真是个没教养的死丫头!

怎么见她来了也不赶紧过来问候致礼?

叶浮珣压根不想跟国公府夫人对上,只垂着眸站在纪衍诺身边,根本不晓得这样便触怒了国公府夫人。

当然,她也并不在意。

更没有主动跟国公府夫人见礼的心情。

事实上,她现在的身份是太子府良娣,按照品阶来说,是从三品。

按理说,国公府夫人见了她,还该向她行礼才对。

不过,叶浮珣是真不介意这些事情,是以也懒得去为难国公府夫人,且等着听听她在青青阁外等了一个时辰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国公府夫人等了数瞬,见叶浮珣并没有看向她的打算,又怕触怒了纪衍诺,只得暂且忍下。

她没有忘记此行的正事。

“臣妇见过殿下。”

她声音谦恭地开了口道:“午后时在牡丹阁发生的事情已经查清,实在是臣妇手下的管事和仆妇胆大妄为,因为一己之仇犯下的事。臣妇将两人都带来了青青阁,任由殿下发落。”

“一己之仇?”纪衍诺慢吞吞地复述着国公府夫人的话,似乎带了一丝好奇。

国公府夫人早就想好了措辞:“回殿下,正是。因为胡管事与沈姨娘有些过节,是以才会迁怒到叶良媛身上。此事国公府断不能容,还请殿下亲自发落胡管事。”

叶浮珣嘴角动了动。

好一个顶锅。

这么明显的谎话,国公府夫人竟然说得眼睛都不眨一下。

假!

只是不知道纪大魔头会怎么处理?

要她说,这些腌臜事儿,谁乐意去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