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18 2021-09-07 00:36

提到凌安郡主,叶玿璃低声吸了一口气,修长白皙的手指上多了一滴血滴,忙放入口中吸吮一下,放下手中的绣花针,抬眸看向叶浮珣。

“本妃知道了。”叶浮珣声音酥酥,慵懒的如同一只十分矜贵的猫儿,看见叶玿璃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她看,忽而一笑,万物失色,“璃儿,陪姐姐一块去看看那凌安郡主吧。”

叶玿璃正想开口拒绝,对于凌安郡主这等难缠的人物,她第一反应就是躲,但是某人偏偏不如她的愿,伸手拉住她的手,“走吧。”

在床上躺了那么久,无聊透了,听说这凌安郡主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儿,正好拿来给她解解闷。顺便带带她这个妹妹,免得以后再被人欺负去了。

别亦阁的梅花来得正艳,叶浮珣也不急得去大厅,而是随手折了一支红梅,交给了身边的丫鬟,说道,“这梅花来得正好,折几支插到房里的花瓶里,也是一景啊。”

青画接过红梅,低身应下,叶浮珣又信手拈起一朵红梅,插在叶玿璃的鬓间,笑道,“人比花俏。”今天叶玿璃穿了一件桃红色的绸缎棉袄,披着一脸月白色桃花纹的狐狸毛披风,白玉桃花簪陪着金色的流苏,鬓角的红梅让叶玿璃多了一分俏皮和灵气。

两个人说说笑笑来到大厅,一进大厅就看见穿着火红色云锦波浪纹狐狸毛披风,柳叶眉下是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梳着流云髻,插着金步摇,看见叶浮珣微微扬起天鹅颈,敷衍地行了一个福身礼,“见过宸王妃。”

叶浮珣扶着叶玿璃的手,慢悠悠地走到上座,嘴含三分笑,问道,“不知凌安郡主来此有何事啊?”

凌安郡主看了一旁如同一只小白兔的叶玿璃,满肚子的狠话就一句也说不出来了,轻咳一声,“自回京以来,还没有来拜访王妃,近日听说王妃身体不适,特来探望,不知王妃身体如何?”

叶浮珣秀眉微微一挑,看着一直低头的叶玿璃,笑道,“有劳郡主挂念了,只是一点风寒而已。”说着叶浮珣掩嘴轻咳几声,原本白皙的脸庞,多了一些绯红,让叶浮珣本来倾颜的脸,多了许些妩媚,凌安郡主不得不承认,眼前一个女子一颦一笑足以倾城。

青颖轻轻拍着叶浮珣的后背,信手又为其倒了一杯茶,叶浮珣轻饮了一口茶,笑道,“小小的风寒就是一直不见好,还望郡主见谅。”

凌安郡主只能赔笑,本来她是来找叶玿璃的麻烦的,结果一看到叶玿璃那张如同小白兔一般,楚楚可怜的脸,有气也发不出来。

再加上一个病着的宸王妃,凌安郡主怎么都觉得自己是一副恶人嘴脸。

“郡主啊,本妃今日身子有些不适,越来乏得很。”叶浮珣素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说道,“璃儿,你陪着郡主在王府里逛逛吧。”

说着扶着青颖的手,站起身来,朝凌安郡主微微一笑,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自从上次在叶府的菡院见识了凌安郡主的战斗力后,叶玿璃对凌安郡主就敬而远之,她自然也听说了,凌安郡主是因为心仪董凌信才会对她针锋相对的。

张张口,正想对叶浮珣说什么,只见叶浮珣一双琉璃眸子看向她,忽而又想起了那日在叶府叶浮珣对她说的话,锦绣的前程要靠自己去争取。她似乎有了勇气对上凌安郡主那算了灵气的大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凌安郡主,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坯子,尤其是身上那股子灵气和张扬是让她艳羡不已的。

叶玿璃对叶浮珣点点头,叶浮珣欣慰地一笑,留下了青颖在一旁伺候着,毕竟她的妹妹,还是怕被别人给欺负去了。

叶浮珣走后,叶玿璃有些紧张的捏些自己的衣角,局促地吩咐下人上茶点,凌安郡主倒是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坐在一旁,信手捏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眯着眼睛十分享受,叶玿璃在一旁低着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叶府她从未接待过客人,有客人来了,谢姨娘和叶翰良也不让她作陪,永远都是叶云裳和叶金玉,而她有没有大姐叶浮珣的气魄,此时叶玿璃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应对凌安郡主这么难缠的主儿。

“你很怕本郡主的?”凌安郡主自顾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抬眸看向坐在对面十分拘谨的叶玿璃,清脆的声音如同玉落盘一般。

叶玿璃慌乱地抬起头,说道,“没有……没……”

凌安郡主嗤笑一声,打量着叶玿璃,说道,“你说凌信哥哥到底看上你哪儿一点了?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小白兔一样。”

提到董凌信,叶玿璃耳朵爆红,声音如同蚊子一般,说道,“我和董副将只有几面之缘,郡主切莫胡说。”

“你是说,凌信哥哥单相思你!”凌安郡主杏眼一瞪,有些生气地看向叶玿璃,再一次不得不感叹凌安郡主的理解能力。

叶玿璃何时经过如此直白露骨又不合礼教的逼问,一时间脸色通红,张张嘴不知说什么才好,青颖忙接过话茬,说道,“郡主,我家小姐才见过董副将几面而已,平时我家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会知道董副将单相思谁啊?”

“那本郡主问你,你喜欢凌信哥哥吗?”凌安郡主下巴虽然微微扬起,可是她眼里的那么紧张却出卖了她。

叶玿璃握紧手里的帕子,贝齿轻咬娇唇,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面对凌安郡主的步步紧逼,叶玿璃有些招架不住。

“凌安郡主,切勿胡言乱语。”一道忠厚的男声从大厅外传来,紧接着,宋寒濯踱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身玄衣的董凌信,刚毅的脸上少见的紧张和红晕,大步走到满脸惊喜的凌安郡主面前,低沉的声音如同大提琴般,“凌安郡主请慎言,莫要污了叶四小姐的清白。”

凌安郡主颇不在意地皱了皱鼻子,伸手挽住董凌信的胳膊,扬起巴掌大的小脸笑道,“凌信哥哥,你怎么会来宸王府啊?是来接本郡主的吗?”

叶玿璃看到凌安郡主亲密地挽上董凌信的胳膊,一双大眼睛忽然黯了下去,忙对宋寒濯和董凌信福身行礼,“见过王爷,见过董副将。”

宋寒濯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董凌信忙把手抽了回来,打量着叶玿璃,比之前要瘦很多,他自从那日将叶玿璃送回叶府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叶玿璃,最近听说她在叶府过的并不好,受尽了欺负,被宸王妃接回了宸王府,今日一下早朝就装作跟宋寒濯偶遇,硬是赖着来做客,想见她一面,没想到刚到大厅就听见了凌安郡主与她的对话,虽然他也很想知道她是不是单相思,但是看着她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他还是有些不忍,这才出声制止住凌安郡主的,“最近听说宸王妃病了,所以今日特来探望。”董凌信不由自主地离凌安郡主远了一些。

凌安郡主却再一次凑上前去,将脸贴近董凌信的脸,然后绽放一个大大的笑脸,“凌信哥哥,你跟本郡主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今日本郡主也是来看望宸王妃。不过宸王妃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刚才有些乏力,回去了。”

宋寒濯对这三个人的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还不如去别亦阁逗逗自己的小娇妻,于是也不打招呼,只吩咐管家好生招待贵客,自己一个人打着哈欠朝别亦阁慢悠悠地走去了。

董凌信太起鹰眸看了叶玿璃一眼,见其面色有些不愉,问道,“四小姐可是身体不适。”

叶玿璃见宋寒濯也走了,自己再走就说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并没有什么大碍。”

“凌信哥哥,你关心她比关心本郡主要多。”凌信哥哥撅起小嘴,说道。

董凌信有些头大的看着凌安郡主,现在他只想脱身,自动与凌安郡主保持了距离之后,忙说道,“既然王妃已经好多了,那在下就不打扰了。”说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叶玿璃行了一个拱手礼,匆匆地走出大厅,凌安郡主见状,忙说道,“凌信哥哥,你等等我,我跟你一块走。”说着凌安郡主提起裙边就追了出去披风也顾不得戴,舞儿只好拿起披风追了出去。

方才还热闹非凡的大厅瞬间冷情了下来,叶玿璃看着两个在雪地里一红一黑的身影,心里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姐姐说,锦绣的前程握在自己的手里,可是她的前程似乎又变成了飘渺的希望。

素手抚上发鬓间的那朵红梅,将它摘了下来,放在鼻尖闻了闻,一股冷香让她清醒了过来,或许她可以试一试。

明月阁内。

“哎哟,我的温姑娘啊,您怎么还在这里啊。”王妈妈扭着肥大的身子走上二楼,一推门看见温言站在书桌前练字,忙挥着手帕上前,说道,“有位公子,让我把这个给姑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