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五十七章

嫡女归 云舒 3320 2021-09-07 00:36

唐老夫人穿了一件对襟衫,上面绣着金丝的寿菊和百花,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她正斜靠在软榻上,一旁两个小丫鬟跪坐在一旁轻轻地给唐老夫人捶着腿,见叶浮珣来了正欲起身行礼,却被叶浮珣轻声制止住了。

宸王妃驾到,唐老夫人原本该起身迎接,但是在唐府人的眼里,叶浮珣更多的是那个表小姐叶浮珣,而不是宸王妃叶浮珣,

“弦思啊,你出去看看这珣丫头来了没有啊。”唐老夫人闭着眼睛说道,一旁的小丫鬟听了,低头忍不住笑出声来,华年轻笑一声上前,俯下身子,说道,“老夫人,宸王妃早来了。”

唐老夫人睁开那双看尽沧桑的眼睛,目光落在叶浮珣的身上,慈爱又沧桑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朝叶浮珣招手,“珣丫头,快来让外祖母看看,。”

两个丫鬟知趣地退了下去,叶浮珣坐在唐老夫人身边,她从边北回来后,还一直没有拜访唐府呢,今天是第一天来看望唐老夫人。

那双曾经拿过绣花针,又拿过刀枪的手,慈爱地摸摸叶浮珣的脸,睿智的眼睛里全是怜爱,“怎么瘦了那么多啊,回去让府里的人多给你炖些汤养着。”

“外祖母,你不觉得珣儿精神了很多嘛?”叶浮珣搂着唐老夫人的胳膊撒娇道,忽而又想起了唐婉,试探地问道,“外祖母,你知道我娘亲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去世的吗?”

唐老夫人被叶浮珣这么冷不丁地一问,疑惑地问道,“珣丫头,你问这个做什么?”唐老夫人怜爱地摸摸叶浮珣的头顶,低头看着那张越来越像自己女儿的脸,深叹一口气,说道,具体什么病,外祖母也不清楚,当初叶丞相往边北寄信,只说了唐婉得了重病,并没有说唐婉得了什么病,一直到京城那边来了人,这才回去。

*******************************************

“这个外祖母也不清楚,只知道当外祖母派人回来时,你已经被送往青川去养身子。”唐老夫人娓娓道来,叶浮珣点点头,又陪唐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这才起身离开。

叶浮珣自从回到京城后,便一直调查唐婉的死因,这段时间有了眉目,“轻云,可有新的进展了?”

“回王妃,您让奴婢查的事情,奴婢已经查地有些眉目了,只是在一些环节上面,却少一些证据。”轻云低着头说道,又汇报了一下最新的动向,青颖换过衣服,将别庄而铺子里的收成做了一个细帐准备拿去让叶浮珣过目,还未走到别亦阁,便看见叶玿璃带着贴身丫鬟筝儿从花园的方向向这边来,微微一怔,待叶玿璃走近后,才行礼,“奴婢见过璃儿小姐。”

叶玿璃着一身淡紫色衣裙,身上绣有小朵的淡粉色栀子花。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簪花,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略施粉黛,朱唇不点及红。见到青颖,便笑盈盈地说道,“青颖姐姐不必多礼。”说着虚扶了青颖一把,转身进入了别亦阁,叶浮珣在正在闭着眼睛,闭目养神,小若素乖乖地一个人在门口跟着两个小丫鬟玩闹着,见到叶玿璃来了,忙停下玩闹,规规矩矩地朝叶玿璃行了一个礼,甜甜的声音响起,“素儿见过璃儿姨母。”

叶浮珣听到璃儿的声音,睁开眼睛,没有了清冷和淡然,多了几分笑意,说道,“璃儿,素儿,你们两个过来。”叶浮珣坐起身自己的身子来,话音刚落,小若素小小的身子跑到叶浮珣身边,依偎着,抬起头问道,“娘亲,怎么了?”

这个时候叶玿璃竟然还有些吃一个孩子的醋,对自己感到好笑,坐到叶浮珣身边,她在叶浮珣身边待了几个年头了,把叶浮珣看做是自己的生命。

“若是本妃把你许给董副将,怎么样?”

“姐姐……”叶玿璃没想到叶浮珣竟然会如此直白的对她说这件事,脸色如同滴血一般红,绞着手帕,声音细如蚊子一般小,“全听姐姐的。”

“什么听叶姐姐的。”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一身浅蓝色挑丝双窠云雁的宫装,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花朵,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只不过女子迈的步伐与她的这身装扮极其不搭配,凌安郡主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一进来便将在街上买的小玩意逗弄着小若素,“素儿,你来看看姑母给你买了什么?”凌安郡主将一个泥人送给了小若素,小孩子的眼睛一亮,伸手接过,叶浮珣让一旁的丫鬟把小若素带出去玩了,留下姐妹三个人聊着悄悄话。

“叶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本郡主,你要给璃儿做什么修啊?”

凌安郡主拿起桌子上的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口,好奇地问道,叶玿璃娇羞地低下了头,看也不敢看凌安郡主,叶浮珣笑道,“终身大事。”

四个字又惹得凌安郡主好奇心爆棚,一直追问着叶浮珣一些细节,这倒也冲散了叶浮珣近几日来的戾气。

***********************************

碧落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别亦阁——叶浮珣的房间内,“王妃,您让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碧落最近一直在调查当年唐婉的事情,之前线索断了之后,如今又有了新的收获。

“说来听听。”叶浮珣挑弄着桌子上的灯芯,听着碧落这些天的调查,越听眸子的越暗,最后将桌子上的东西依然而下,“叶翰良!”

碧落低下头,低第一次见叶浮珣发如此大的脾气,碧落沉默着一句话都不敢说,这个叶翰良倒真不是什么东西,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放过的人,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解气。

良久叶浮珣挥挥手,让碧落退了下去,独自一个人对着灯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月阁一大清早,便来了生意,将门拍的哐当响,守门的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吐槽一边开门,“来了来了,别拍了,这大清早的,搅人清梦。”一开门便映入一张倾城倾国的脸。女子身着淡紫色衣衫乌黑的头发,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上面垂着流苏,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耳旁两坠银蝴蝶,,略施粉黛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淡淡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端庄高贵,文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守门的小厮惊呆了,“温……温……温姑娘。”

“怎么看见本姑娘,很惊讶吗?”温言一把推开守门的小厮,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因为是早上,明月阁的姑娘们都还没有起来。

“温姑娘,您去哪儿里了?重公子找您都快找疯了。”那小厮反应过来,手脚麻利地给温言倒了一杯茶,王妈妈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道,“二狗蛋,谁啊一大清早的。”下了楼,定睛一看坐在大厅里的女子,两眼放着光亮,说道,“温姑娘,温姑娘……你回来了。”王妈妈聒噪而又熟悉的声音让温言倍感亲切,起身一把抱住王妈妈说道,“王妈妈,我好想您啊。”

明月阁的姑娘们都被王妈妈那高分贝的声音吵醒了,众人一听见温姑娘回来,纷纷跑了出来,将温言围了一个圈,看着温言,你一句我一句地问着。

“温姑娘,你去哪儿里了?”

“您知道吗?重公子一直在找您,温姑娘……”

“温姑娘……”

“好了,大家安静。”温言笑着说道,“我啊下次来了就不打算走了,毕竟这才是我的家。”温言话刚落音,只听见之前温言的丫鬟说道,“温姑娘也累了,不如先让温姑娘去休息一下。”

温言看着房间内熟悉的摆设心里一阵感动,这段时间在外面温言最想回的还是明月阁自己的小屋,不仅有钱赚,还不用风吹雨打,也不用被仇家追杀。想着温言躺在久别的床上,便来了倦意。

明月阁派了一些小厮去宸王府向叶浮珣禀告温言回来了,青颖接到消息后,忙走到别亦阁对叶浮珣说,“王妃,方才明月阁的人来报,说是温姑娘回来了。”

叶浮珣将一个簪花插进小若素的发间,抬起头,一脸惊喜,“你说什么?你是说明月阁的人来报——阿言回来了?”

“是的,温姑娘回来了。”

青颖笑着问道,“王妃用不用备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