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七章

嫡女归 云舒 2364 2021-09-07 00:36

叶翰良怒气冲冲地坐在首位,谢姨娘与他隔桌而坐,一身水红色长裙锦衣,用金丝线绣着的牡丹花,好看的丹凤眼藏不住的幸灾乐祸,而站在叶翰良身后,一身淡蓝色长裙的叶云裳正温声细语地安抚着叶翰良,为叶浮珣说着好话,只不过这话叶翰良越听越火大。

“丞相好大的脾性啊。”宋寒濯摇着玉骨扇,笑得危险,“父皇都没叫过本王孽障呢。”

叶浮珣翻了个白眼,孽障也不是叫你啊,瞎起哄个什么劲。

叶翰良看清来人,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忙起身迎过去,“臣不知宸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罪该万死。”这位祖宗怎么来了!

“丞相说的哪儿里话,本王只是路过口渴,进来讨杯茶喝。”说着宋寒濯自顾坐在大厅招呼季南北坐下,正在叶翰良暗松一口气的时候,这位王爷又幽幽地来了一句,“的确该万死,竟敢朝本王扔茶杯。”

一句话吓得叶翰良等人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心里恨死下人没有说清楚,直说大小姐回来,怎么没有禀报还跟了个宸王呢。

谢姨娘手里的帕子都快绞烂了,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只能暗暗咬牙。没想到这个小贱蹄子不仅回来了,还跟宸王一块回来的,!若是云裳跟宸王……想到这谢姨娘的腰杆似乎又直了。

“王爷请息怒,姐姐误了回家的日子,也没个音信,爹爹担心,才发那么大的脾气,若是冲撞了王爷,还望王爷海涵。”叶云裳抬起一张楚楚动人的脸,温声说。一句话说的合情合理,加上一张动人的脸,让人看了不由得怜惜。

“都起来吧。本王只是来喝茶的。”

叶云裳心里一喜,看宸王的眼神更加肆无忌惮,果真男人对她都没有抵抗力。

叶翰良谢过王爷,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暗捏一把汗,感激地看叶云裳一眼,还是这个女儿贴心啊。转头瞅见站在一旁的叶浮珣火气又蹭蹭上来,奈何看见一旁喝茶的某王爷,又压下火气,“不是说好了昨日回来嘛,怎么今日才归?可是在外面贪玩了?”语气间充满了对女儿宠溺的无奈,这声音让叶浮珣忍不住起一身鸡皮疙瘩。

“女儿在途中遇到了劫匪,幸得王爷相救,才得以平安回来。”

叶翰良惊讶之余,又向宋寒濯作揖道谢。

“怎么会遇到劫匪?我的天哪,谢天谢地,珣儿平安回来了。”说着谢姨娘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又伸手拉住叶浮珣的手,眼里充满了担忧,“可有受伤?”

“姨娘,不用担心,我无碍。”

“你不在的日子里,谢姨娘把府里打理的不错,为父已经把她扶正了,你该唤她一声母?亲,你母亲昨天担心你一夜没有休息好,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她。”

“老爷~”谢姨娘朝叶翰良娇嗔一声,“珣儿啊,你缺什么跟母亲说,你父亲他面冷心热,他可担心你了。”

这一副母慈父爱的场景,讽刺极了,叶浮珣嘴角勾起,眉眼不动,声音里不掺杂一丝情感,“我知道外人都说父亲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叶翰良很受用这句话,笑着点了点头,谁知叶浮珣又紧接着一句,“父亲若不面冷心热,重情重义,也不至于在娘去世后把我送到青川休养,然后扶正姨娘替娘打理叶府,这可不是重情重义,面冷心热嘛。”

听到这话叶翰良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一旁的宋寒濯眼里染了笑意,这丫头还真不吃亏。

“我就知道姐姐你还在生气。”叶云裳亲热的挽上叶浮珣的胳膊,笑道,“自从大夫人去世后,姐姐身体一直不好,爹爹就寻思着青川最养人,就送姐姐去休养,而爹爹又公务繁忙,无暇打理府中,这才让娘接手的。云裳知道姐姐受了委屈,但是靠在爹爹一片慈爱之心的份上,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叶云裳一番话看似是给叶浮珣解释,实则是告诉众人,这叶丞相爱女心切,可这女儿却十分不懂事。

“我哪敢生父亲气啊。”叶浮珣点点叶云裳的鼻子,语气满是小女儿的娇态。

“是啊,是吧,珣儿是最懂事的姑娘了。”谢姨娘在一旁附和。

却不知叶浮珣又扔下一个炸弹,“去青川的时候是半条命,离开青川的时候差点没命,刚出青川就遇刺客,幸得王爷相救,只不过却与卫嬷嬷走散了,回头表哥来了我得让他查查,我到底得罪什么人,想要置我于死地。”

叶浮珣的话让谢姨娘心惊,若是这丫头告诉唐家,以唐家的势力,难保不会查出来什么?!

“好了!这点小事就不要麻烦你表哥,为父已经查过了,是一些土匪。”叶翰良皱着眉看向叶浮珣,这丫头口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俐了,这事绝对不能让唐家插手,否则一些陈年旧事被挖出来可就不好了,转向宋寒濯施一礼,“多谢王爷救了小女,小女顽劣,想必一路上给王爷添了不少麻烦。”

宋寒濯仿佛没有听见叶翰良的话,侧着头对季南北说,“明庭,你在京城初来乍到,可好擦好眼睛,这京城谁家的茶好不好喝,可不能听别人之言。”明庭是季南北的字。

“明庭谨听王爷教诲。”季南北装着一本正经地说,这位王爷是给某人撑腰出气呢。

叶翰良很是尴尬,但是由于对方是玄岳王朝有名的难伺候的主儿,敢怒不敢言啊。

“好了,本王茶也喝完了,就不打扰了。”

叶翰良松了口气,这尊大佛终于要走了,还未说出恭送的话,却听见宋寒濯说,“这叶府的茶也太难喝了,云厉你去查一下谁说叶府的茶好喝的,本王要问候他,另外把上一段时间父皇赏的碧螺春给珣儿送来。”

云厉在一旁应下。

众人将宋寒濯这尊大佛送走后,叶翰良也无力训斥叶浮珣了,摸不清她和哪位大佛是什么关系,再也不敢贸然给脸色。

“老爷,妾身已经把梅苑收拾好了,珣儿舟车劳顿,应该也累了。”

“嗯。”叶翰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叶浮珣的眼神有些复杂。有些事好像脱离他的掌控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