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一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61 2021-09-07 00:36

无寻走到一家首饰店门前,抬头看门上的匾额——近水楼,扭头对身后的纪明南说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名字挺不错,你说他还不会还有一个胭脂铺叫得月台啊。”无寻说的时候有几分挪愉的味道,却依旧被耳尖的店员给听见了。

“这位夫人,您怎么知道?还真有一个胭脂铺叫得月台,出门左拐就到了。”

纪明南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无寻,握着手炉走了柜台旁,目光落在一个镶嵌着黛蓝色宝石蝴蝶样式的步摇上,伙计殷勤地介绍道,“这位公子,您可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店最新近的丹青梦蝶,这中间镶嵌的可是上等的蓝宝石,全京城我们店是独一份。”

“模样倒是不错。”无寻仔细看了看,然后拿起来在自己的头上比了比,问道,“好看吗?好看吗?”

“好看。”纪明南温柔地将步摇插入她的发髻之中,摇曳的步摇衬得她越发的动人,眼里炽热的爱意,让无寻有些不适应。

“小勇啊……啪……”

一块上等的玉落地而碎,众人听到声响望去,只见内门帘之间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眼睛直勾勾地看向无寻,眼里满满地蓄满了泪,嘴唇微微颤抖,“县主……”

无寻一头雾水地看着对方,微微一笑,说道,“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县主。”

纪明南脸色微变,牵住无寻的手,看向青颖,眼睛里全是戒备,青颖走到无寻面前,看着那张她在熟悉不过的脸,激动地握住无寻的另一只手,“县主,我是青颖啊,您不认识我了吗?”

“痛。”无寻秀眉微蹙,小声喊道,她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被这个女人给握断了,一张大手覆上她的手,帮她从青颖的手里挣脱出来,心疼地看着手腕红了一片,“是不是很疼?”

无寻摇摇头,最近都是怎么了,所有人都把它认错,纪明南有些微怒地看向青颖,“这位姑娘,你认错了,我家娘子不是你去忙认识的人。”说着将两锭银子放到柜台上,搂着无寻转身走了出去,刚转身就碰见了来寻自家父母的纪绵希。

“娘亲,爹爹……”纪家小女儿挣脱开哥哥的手,朝无寻跑过来,仰起头委屈地说道,“你们两个竟然背着希儿私奔,哼!”

“都是谁教你的这些话?”无寻宠溺地轻点了一下纪绵希的额头,看着自家儿子,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诺儿,为娘……”

“娘亲,不用为你贪玩找借口……”纪洐诺高冷地说道,抱起自家妹妹,率先走到前头,背了黑锅的无寻,娇瞪一眼某个偷笑的男人,抬步追了上去,青颖回过神,扬声叫道,“等等。”

纪明南不动声色地将无寻挡在自己的身后,冷冷地问道,“姑娘还有事吗?”

“这位夫人,我为我刚才的鲁莽向你道歉,你长得太像我家县主了。”青颖又仔细看了看无寻,又感觉不是特别想,只是在刚才一瞬间,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她的主子回来了,目光扫过这幸福的一家四口,男俊女俏,一双儿女长得也是可爱俊俏,她的县主若是也有这样的生活,那该多好啊。

“没事。”无寻不由自主摸着自己被弄疼的手腕,笑道。青颖将手里的一只白鱼梅花簪塞到无寻的手里,“这是我为我刚才的失态的赔礼。”

无寻看一样那支簪子就知道价格不菲,拒绝道,“姑娘客气了,无功不受禄。”纪明南不再给青颖说话的机会,拉着无寻走出了近水楼。回来的路上无寻明显看出纪明南心不在焉,“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纪明南握住在探自己额头的那只柔荑,说道,“等四皇子好了我们就回去,好不好?”

无寻将头靠在纪明南的身上,闭上眼睛,轻声道,“好,我还真有点想药域谷的药田了。”

青颖自从见了无寻之后,就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到了雪斋,迎面碰上了教训完洛安郡主的青若,抬起一双失落的大眼睛看向青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青若拉着她的手,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也不穿一件披风啊。”

“青若姐姐,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

“自然有了。”青若莞尔一笑,“双胞胎就长得一模一样啊,你今天怎么了?”青若奇怪地问道,今天的青颖太奇怪了,一点也不像她平常的作风。

“我今天见到了一个长的跟县主一模一样的女人。”青颖说道,“只是第一眼觉得很像,再看又不是那么像,倒是青若姐姐,她给我的感觉好熟悉啊。”

“也许是你太想念小姐了。”青若惆怅地说道,“小姐怎么可能还活着。”青若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当年她在习水接到叶浮珣去世的消息时,马不停蹄地赶往了乌麒山,看到的是叶浮珣一具冰冷的尸体,她尽管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当看到叶浮珣躺在棺材的那一刻,她是崩溃的,当时就伤心欲绝昏了过去,再醒来,叶浮珣已经被火葬了。为了洛安郡主,她只能对外宣称,叶浮珣是在习水去世的,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她亲眼看到自家小姐的尸体,如今又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会活着了,不会了,不会了……”青颖一改往日精明干练,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院子里,一闭上眼睛,就是叶浮珣生前的种种。

四皇子的身体在精心的调养下,很快回府了,可是纪明南旧疾发作,而且来势汹汹。无寻在纪明南的床边守了一天一夜,纪明南身体依旧没有好转,“夫人,您去休息吧,让属下来守着谷主吧。”淡竹关切地说道。

无寻摇摇头,“没事,你下去吧。”掖了掖纪明南的背角,探了一下他的额头,十分冰凉,没有一点热气,仿佛是一个将死之人,“找到师叔祖了吗?”

“玉竹已经去请了。”

“夫人,宫里来人了。”管家走进来通报说,这宫里的那位听说纪明南病了,送来了好多赏赐和药材,无寻早已习惯了。

“淡竹你去吧就说老爷病重,我无暇抽身。”无寻对这种事情一向不感兴趣,她现在只祈求纪明南赶快好起来,他已经好久没有毒发这么言重了。

“夫人,这次恐怕不妥……”管家支支吾吾地说道,“这次来的可是紫凌王……”

这个紫凌王无寻倒是有所耳闻,玄睿帝最宠爱的弟弟,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感情十分深厚,传闻紫凌王非常痴情,本就性情乖张,紫凌王妃去世后,性情更是古怪,嗜血成性,心狠手辣,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来送赏赐。

无寻看了一眼依旧昏迷的纪明南,吩咐淡竹,“好好守着,夫君一旦醒了,你就来通知我。”

大厅那位男子身材修长挺拔,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四个字,不知道为何,无寻越靠近他,她就越不舒服,她竟然毫无根据地去排斥一个人。

“民妇给王爷请安。”

这句话仿佛和十年前的那句‘臣妾给王爷请安’重叠,回荡在宋寒濯的耳边,他猛地回头,看着福身低着头的女人,修长的奥铃,瘦弱的身躯,无寻被他看得有些头皮发麻。

“不必多礼。”宋寒濯冷冷地说道,“怎么你打算一直用一个后脑勺对着本王吗?”

无寻缓缓抬起头,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平波无澜地看向宋寒濯,讥讽地说道,“王爷的尊容岂是民妇能够看的。”

“珣儿……”宋寒濯盯着那张脸,呢喃道,无寻秀眉不悦地皱了起来,这人怎么这样啊,如此孟浪,竟然见她的闺名,忍下心中的不悦,“民妇代夫君谢过王爷的赏赐,若是王爷没什么事的话,恕民妇不能奉陪。”说着就要转身离开,宋寒濯忙拉住她的胳膊,“珣儿,你别走……本王错了……”

无寻看着那只抓着自己的手,顺着又看向宋寒濯,他仿佛陷入某种梦魇之中,眼里满是痛苦和绝望,无寻想要挣脱,却越挣越紧,手感觉都快被他给掐断了。

不得已无寻运用内力,强行将自己从宋寒濯的手里挣脱出来,一副戒备地样子,“王爷,你认错人了。”

宋寒濯看着无寻微怒的脸,又感觉不像是她的珣儿,她的珣儿怎么会有如此深得内力,又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他。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打破了空气的凝固,纪明南由淡竹扶着,只披了一件披风,便站在大厅门口。

“草民见过王爷。”纪明南虽然一副病态,但是其实丝毫不输宋寒濯,他一步一步地走到无寻身边,如同星辰般的眸子,毫不畏惧地对上宋寒濯的眼睛,不卑不亢地说道,“王爷大驾光临,草民有失远迎,若是内人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王爷看在她出身乡野,不懂规矩的份上,莫怪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