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九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401 2021-09-07 00:36

“你可认得此物?”

一旁伺候的宫女从越贵妃手里接过那珍珠耳环递给叶云裳,叶云裳仔细打量着,脸色一变,说道,“认得。”而后抬起一双如水的眸子,看向越贵妃,又看了一眼叶浮珣说道,“这只珍珠耳环是宸王妃送给民女的,本是我们叶府先夫人之物,后赠于宸王妃,宸王妃见民女喜欢便送给了民女,只不过后来这只珍珠耳环就莫名其妙的丢了,民女还伤心了好久。”

越贵妃淡淡地说道,“你可有证据?”

“民女的贴身丫鬟春梅可以作证。”叶云裳前额伏地,朗声说道。

“丁姑姑。”

丁姑姑会意,忙朗声喊道,“传春梅。”

紧接着一个绿衣丫鬟战战兢兢走了进来,所说的和叶云裳一模一样,叶浮珣把玩着身上的流苏,这件事她越想越蹊跷,这只珍珠耳环为何会出现在宫里,这件事看似和叶云裳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又觉得哪儿里不对劲。

“这只珍珠耳环是何时丢的,叶二小姐还有印象吗?”叶浮珣抬起一双清冷的眸子看向叶云裳,叶云裳毫不畏惧地迎上目光,说道,“在宸王妃回京后。”

“这倒是有趣多了,这只珍珠耳环还单挑本妃回京的日子丟。”说着叶浮珣淡淡地笑了一笑,而后对越贵妃说道,“母妃,您可要好好查个清楚,这件事不仅事关凤初姐姐,恐怕还事关儿臣的名誉呢。”

越贵妃轻轻拍了拍叶浮珣的手,宠溺地笑道,“好。”而后起身拖着长长的裙摆一步一步地走到叶云裳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上不似方才的宠溺和温柔,而是厉声说道,“你可知道欺骗本宫的下场?!”

叶云裳脸色一变,忙跪趴在地上,发起毒誓来,说道,“民女说的句句属实,若有半句虚言,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越贵妃冷笑一身转身又慢慢地走向那高堂之上,行至一半后,突然回首,凌厉地看向叶云裳,说道,“若是骗了本宫,不止是不得好死这么简单了。”说完也看也不看叶云裳一眼,冷声说道,“退下吧!”

叶云裳忙叩首谢恩,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退了出去。

越贵妃命令丁姑姑继续查,而后又让叶浮珣陪她用了晚膳,这才放叶浮珣回了宸王府,刚一出宫门再一次遇见了董凌信,叶浮珣才想起来白天强了董凌信的马,忙掀开车帘,喊道,“董副将。”

董凌信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刚回首,一见是宸王府的那车,忙走上前去,抱拳行礼,“臣见过宸王妃。”见马车里端庄大气的宸王妃,哪儿里还有白天抢马的架势,“不知王妃唤再下来有何吩咐。”

“今日太子妃娘娘难产,本妃一时情急,才抢了董副将的马,在这里本妃向董副将赔个不是,那马本妃已命人送到了府上。”

“王妃言重了,能救了太子妃娘娘,就算您夺臣十匹马臣也绝无半点怨言”

董凌信一副憨厚的模样,叶浮珣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随即放下车帘,董凌信忙退到一边,给叶浮珣让路。

回到宸王府,叶浮珣左思右想,对着空气喊道,“碧落。”

一个身影一晃,叶浮珣面前多了一个穿黑衣的女子,英气勃发,抱拳问道,“王妃有何吩咐?”

“去查一下那只珍珠耳环的下落,另外去查一下慕容姑娘,不能让王爷知道,明白吗?”碧落神色微动,随即说道,“属下明白。”眨眼间,烛火微动,室内又恢复了平静。

叶云裳回到府里,独自坐到房间里,灯火摇曳着,她在想到底是什么拿走了她的耳环,为什么今天叶浮珣没有趁此机会弄死她,他绝对不相信叶浮珣对她有姐妹之情。

这是禾儿推门进来,看见窗边坐着的叶云裳,走过去,轻声问,“小姐在想什么?”

“没什么。”叶浮珣随手拿起桌边的账本,抬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禾儿走上前,替叶云裳整理着床铺,说道,“今日小姐进宫后,奴婢去给老夫人请安,听到老夫人对老爷说,她又给老爷寻了一门亲事,是一个五品官员的庶女,姓王。”

叶云裳翻账本的手微微一顿,随即说道,“我知道了。”随后又问道,“我让你办的事情,可办妥了?”

“小姐放心,一切妥当。”禾儿倒了一杯茶递给叶浮珣,笑道,“明日午时,晋王殿下约小姐聚客楼一居。”

叶云裳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好,你先下去吧。”禾儿微微行了一个礼,转身退了出去。

这晚叶浮珣没有等到宋寒濯便睡着了,第二日起来,依旧没有见到宋寒濯的身影,一问才得知,宋寒濯昨夜在书房里睡的。

命人准备了一些好玩的送到东宫去,随后,又带着轻云去了明月阁。刚一踏进明月阁,便看见王妈妈扭着肥大的身子,跑过来,哭道,“重公子您可来了,出大事了,温姑娘不见了。”

“什么?!”叶浮珣一时情急,也顾不得用假声,忙问道,“何时不见的?”

“昨天半夜温姑娘的贴身侍女颖儿起夜后,就准备看看温姑娘,谁知道一推开门便不见了温姑娘,奴家派人整整找了一个晚上,就是没有找到。”

“温姑娘可有留下什么东西?”叶浮珣问道,王妈妈脸色一变,别别扭扭从袖口里掏出几张,递给叶浮珣地说道,“只留下了几张银票,其他的没有什么了?”

叶浮珣接过一看有四万两银票,这人出手倒是阔绰,一下子就是四万两,拿着银票的叶浮珣脸色都变黑了,用脚趾头她都能想到是谁把温言给绑走的,魏冥堇竟然不吭不响就把温言给带走了,气得叶浮珣跳脚,阴沉着一张脸,吩咐道,“轻云,派人去追。”

“是。”

轻云话音刚落,便听到一声娇蛮的声音,“今天本县主拆了你这明月阁,看你们还怎么勾引我的寒冥哥哥。”

叶浮珣一回头看见倾舞县主安倾城气冲冲地冲了进来,一把将离她最近的那个桌子给掀翻了,吓得客人们四处逃窜,京城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安倾城啊。

叶浮珣正憋着一肚子火气没地发泄呢,正巧这倾舞县主送上了门。

“敢问这位姑娘,为何要砸在下的店呢?”叶浮珣嘴含三分笑,但眼底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倾舞县主看着面前如同女子一般美丽的男子,总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仿佛在哪儿里见过一样,掐着腰,问道,“本县主是先皇亲封的倾舞县主,你是什么人??”

“在下是明月阁的东家,人称重公子。”

“本县主才不管你是什么公子呢,你这破店,还有这里一个个风骚淫荡的女人,今日本县主就封了一的店!”说着倾舞县主再一次摔了明月阁一套昂贵的茶壶和茶杯。

叶浮珣玉骨扇一收,脚步一换,走到倾舞县主面前,冷声说道,“本公子劝县主一句,把打碎的东西赔了,本公子念倾舞县主是第一次进明月阁不懂规矩,就当作什么事情没有发生。”

“哈哈哈哈。”

倾舞县主仰头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说道,“要是你今日跪在本县主面前扣十个响头,本县主可以饶你一命?”

叶浮珣冷笑一声,在倾舞县主快要靠近她的时候,叶浮珣冷声说道,“来人,拿鞭子!”

轻云随即解开身上的软鞭,递给叶浮珣。

在倾舞县主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鞭子落在倾舞县主的身上。

在场所有人一听,大吃一惊,这可是温靖侯内的千金大小姐,皇太后在世时也要宠三分。

众人思绪间,就见那身穿白色竹纹锦袍,一根玉冠束发的‘男子,’突然一扬手,二话不说,照着倾舞县主的脸“啪啪啪啪”就是几个巴掌落下。那速度快的让人只听见声音都看不到动作,即便是就站在倾舞县主身边的丫鬟想去保护,都没办法保护,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主子挨了几巴掌。

倾舞县主惊呆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出门没有看黄历嘛,怎么诸事不顺,前几天刚被叶浮珣那个小贱人打了今日这一介草民也敢跟她动手!这几个巴掌叶浮珣用了十全的力气,落下之后,倾舞县主的脸竟已经肿得跟扣了两只馒头一样大,两边的唇角都渗着血,

“你敢打本县主,本县主跟你拼了。”

倾舞县主话刚落音,紧接着‘啪’的一声,那鞭子就甩了出去,打在了倾舞县主的身上,打得倾舞县主尖叫一声,这还不算完,紧接着第二鞭,第三鞭……大概抽了有十几鞭子,抽的倾舞县主哭天喊地,哭爹喊娘,一旁的丫鬟护扑倒倾舞县主身边,还替她挡了几鞭子,“我家小姐是温靖侯府的小姐,你们可知道,若是我家小姐有什么闪失,我们家侯爷,会要了你们的狗命……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