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二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08 2021-09-07 00:36

“啊?!为什么呀?言姨。”洛安郡主一惊,看着一脸无喜的温言,不知道自己哪儿里做错了,难道是舅舅那个大猪蹄子又惹言姨生气了?不应该啊,他还让山英准备了礼物来博言姨欢心,看着温言两手空空,难道舅舅没有送?

“再多说一句话,就多抄五十遍。”温言一句话让洛安郡主成功闭嘴,怪不得青若总是用这招来惩罚洛安郡主,原来这么好用,温言不在说话,靠在马车的软垫处,闭上眼睛小憩了起来,谁也没有注意到她微微紧锁的眉头。

山英此刻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自家主子,“阁主,您今天在梅林出了见到安姑娘以外,有没有见到其他人啊?”山英试探地问道。

“没有。”叶修安将手里的书本一扔,看着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山英,“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那个……属下要是说了,您别罚我。”

“嗯。”叶修安点点头,山英咽了一口唾沫说道,“今天夫人去红梅林了,看见您和安姑娘在一起,还……”说着还用手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不敢看叶修安那张发黑的脸,小声说道,“谁知道您约了安姑娘啊,阁主……”山英一回头发现叶修安已经不见了,看着叶修安消失的夜空,“这么着急去解释啊……”

叶修安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青黛居的院子处,熟门熟路地走到温言住的院子,驻足在她的门前,本想推门进去,却听见屋内传来了声音,“夫人,您看这个凤檀紫霞盒还好好的,您怎么给扔了?这可是叶公子给您寻了好久寻回来的。”丫鬟碧儿忙从火盆里抢救下来,温言淡淡地撇了一眼,“不想要,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夫人,您要跟叶公子赌气到什么时候啊?”碧儿看了一眼闹别扭的温言,顺手将那贵重地凤檀紫霞盒放了起来,看到温言一个坐在床边发呆,也不知道要劝什么。

“你认为我在赌气吗?”温言抬眸看向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碧儿,脸色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你下去吧。””不等碧儿回答,温言便和衣躺在床上背对着碧儿,飘忽不定的烛火下,温言的背影竟然有几分萧瑟,碧儿微叹一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叶修安脚尖轻点,轻松上了一棵树,待碧儿走后才又下来,却没有勇气推开那扇门,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第二日,温言一出门便碰见了叶修安,她仿佛没有看到他一般,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叶艾韫挣脱开温言的手,迈着小短腿跑到叶修安面前,仰起头,“爹爹,你怎么来了?”

“碧儿,一会儿你去把韫儿送到雪斋。”温言扭头吩咐一旁的丫鬟,自己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仿佛叶修安就是一个透明一样。

“娘亲怎么了?”叶艾韫歪着头看向有些失魂落魄的爹爹,平日里温言见了叶修安必定会损上两句,没想到今天竟然一语不发,仿佛他是透明和空气一般。一向淡定的玄霄阁阁主竟然有些慌了神,突然想起之前魏冥堇的下场,叶修安更加坐立不安。

纪宅。

纪明南终于熬过了冬天里最难熬的一劫,在冬天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他的身体竟然有了好转。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天一夜,依旧没有停的意思,雪花漫天卷地落下来,犹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轻轻地轻轻地落在房顶上,落在草地上,落在山峰上。一会儿,大地一片雪白,好象整个世界都是银白色的,闪闪发光。纪明南站在屋檐底下,看着纪绵希在雪地里大闹,堆雪,玩的不亦乐乎。

“爹爹,你要陪希儿一块儿玩吗?”纪绵希冻的小脸红扑扑地,但眼睛却是亮晶晶的,看着屋檐下的纪明南,本想扔一个雪球给纪明南,奈何力气太小,只碰到了纪明南的脚下。

“咳咳咳。”路过的无寻见此情景,轻咳了几声,本来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去雪地里玩闹一番的纪明南立马老老实实地说道,“希儿自己玩吧。”

无寻将要端了过来,纪明南立马老老实实地将药一饮而下,然后乖巧地看着无寻,像一只乖巧地大型宠儿狗。

“希儿自己玩啊。”纪明南嘱咐一声,立马转身跟着无寻近了房间,这时管家匆匆走来,“老爷,夫人,宫里传了懿旨,想要老爷进宫一趟,听说太后昨夜突发急症。”

“皇宫里都没有御医可以用了吗?”无寻不悦地说道,“老爷刚醒,身体虚弱不适合进宫。”

“我没事。”纪明南话还没有说完,无寻一个眼刀子过去,某个神医谷主就老老实实地闭嘴了,“太后娘娘突发急症,说不定就是遇到了什么疑难杂症,御医院里的那些庸医,能跟你家夫君想比嘛,再说了,太后懿旨,你不去就是抗旨。”

无寻看着说得头头是道的纪明南,最后妥协道,“进宫可以,必须我陪你一起去。”

纪明南眸子微闪,轻声说道,“好。”有些东西既然注定逃不掉,那就索性接受它,比如他约想隐瞒的真相,他人就越容易知道。

越往云霄殿走,无寻就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自己仿佛曾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一样,她熟悉这里的一切,不仅是人,花花草草也是很熟悉,但是无寻却又想不起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来过,是否来过,这些在她的脑海里逐渐成为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印象,或者连一个印象都没有。

“寻儿,很紧我。”纪明南伸手紧紧地牵住温言的手,冲她温柔一笑,低声说道,“怎么样,想象中的皇宫,跟你想象的一样吗?”

“还好。”两个人相互一笑,便都到云霄殿的正殿门口,两个宫女拦下了二人,“纪公子,你终于来了,太后娘娘已经等您很久了,御医们都束手无策。”

纪明南冲那两名宫女点点头,扭头对有些心不在焉的无寻说道,“你在这里别乱跑,乖乖等我回来。”

无寻百无聊赖地看着外殿的装扮,一旁的大宫女总是偷偷盯着无寻看,“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无寻不解地问道,难道今天来的时候没有洗脸,他们怎么都盯着她看呢。

“没有。”其中一个宫女忙摇头,低着头将茶水放到桌子上,退了下去。

自从来了京城,无处不透着古怪,好像人人都能把她认错一般,无寻对那个他们口中的珣儿,阿珣越来越好奇了,目光落到殿内的一盆未盛开的花上,问道,“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这种花?还养得这么好。”

“夫人认识这种花?”宫女明珠问道,这个人不仅跟前紫凌王妃长得像,竟然都认识这种花。无寻起身好奇地围着那盆紫气东来,说道,“这紫气东来不是只有初春才开吗?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花骨朵?”

“这盆紫气东来是紫凌王妃送给太后娘娘,太后娘娘一直很珍爱,在冬天也放在特定的温室里养着,直到有了花骨朵才搬回了云霄殿。”

“紫凌王妃?未曾听说紫凌王现在有王妃啊?”无寻疑惑地问道,明珠有些怪异地看着无寻,“紫凌王如今府里只有一位侧妃,紫凌王妃十年前就去世了。”

“王……”宫女明月在门口看到了宋寒濯,正欲行礼,却被宋寒濯制止住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无寻围着那盆紫气东来和明珠说笑,当无寻无意扭过正脸的时候,她惊呆了,太像了。

无寻坐回原处,还不见纪明南出来,无聊的托着下巴,习惯性地用食指轻轻地敲打着脸颊,宋寒濯的心脏猛地一击,他的珣儿也喜欢做这个动作,在这一瞬间,宋寒濯毫无疑问地确定这个人就是他的珣儿,他的王妃!

“见过王爷。”无寻见宋寒濯大步跨了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无寻,那双冰冷的眸子里充满了柔情,伸手想要触碰无寻的脸,却被无寻警惕地躲开了,每一次见到这个她都不会不舒服,“王爷,请您自重。”

“珣儿,你是珣儿对不对?”

“王爷,我是无寻,药域谷谷主的妻子,您认错人了。”无寻后退一步,一双清冷的眸子对上宋寒濯,她能从他如同古井般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无寻心里一紧,又后退了几步。

“咳咳咳……”纪明南捂着胸口从内殿出来,看到两个对视,心中一阵慌乱,无寻回过神来,忙走到他身边,扶着他,关心地问道,“你感觉怎么样?”又见他的手冰凉,从桌子上将手炉递给他,“感觉好些了吗?”

“我没事,就是你太紧张了。”纪明南冰凉的手指将她的一缕青丝捋到而后,温柔地说道。宋寒濯看着这一对恩爱的人,心中如同万箭穿心,努力压下心中的悲痛,他现在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的珣儿没有死,这女人就是他的珣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