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四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366 2021-09-07 00:36

回答无寻的依旧是空荡荡的空气,这么久以来,纪明南从来不入她的梦,无寻守着药域谷一如既往地过日子,时不时地还会有人上门来求医问药,无寻一概不见,青若在药域谷陪了无寻一段时间就回了京城,时常会来药域谷住上一小段时间,而无寻的夫人她们也从不对外人素手。

玄睿十二年冬,紫凌王出兵边北镇压哈达甄,护国大将军为前锋,西水一战打了十天十夜,两方均伤亡惨重,为了鼓舞士气,紫凌王带伤上阵杀敌,连续三天三夜,大退敌军,同时也受了重伤,命在旦夕。

尘封了一段时间的药域谷再一次被人打破了平静,云厉不眠不休地跑死了六匹马赶到药域谷,“王妃,请您救救王爷。”

无寻将已经晒干的紫落绮放入药篮中淡淡地说道,“云侍卫,这里没有王妃。”

“夫人,王爷带病上阵杀敌,身中数箭命在旦夕,至今昏迷不醒,军医束手无策,属下求您救王爷一命。”

无寻淡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波澜,说道,“京城名医无数,民妇相信自然会有人能救王爷的,我这里只剩下我们几个孤儿寡母,实在不方便放幼儿在家中。”无寻将紫落绮全部归置药篮中,吩咐道,“淡竹,送客。”

“夫人!”云厉心中一急,单膝跪地,“王爷已经昏迷数日,梦吟全是您的名字,如今他身系玄岳王朝百姓性命,夫人,您不看往日您与王爷的情分,也要看在他为国为民,出生入死啊!”

“夫人,您若恨王爷抛弃您,您可知王爷当时身中情蛊,不能自己,当得知您去世时,他口吐鲜血,险些随您而去,若不是太后以死相逼,殿下绝不会苟活十年!”

“淡竹!”无寻喊道,慌神中打翻了装好的紫落绮,淡竹忙上前,“云侍卫,您请回吧。”

“夫人!”

无寻站起身来,转身走到屋内,若不是及时扶住了桌子,恐怕早就摊坐在地上,目光落在香火供奉的牌位上,轻声问道,“阿南,你说我该不该去救他?”我不想离开你,不想离开啊。

“傻丫头。”温朗的声音在无寻的身后响起,依旧明朗如月的男人,眉眼含笑地看着自己,他负手而立,玉冠束发,一步步靠近自己,习惯性地揉揉自己的脑袋,无寻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惊喜地说道,“阿南,你终于肯出现在我的梦里了。”

纪明南掀袍坐下,为自己斟了了一杯茶,无寻依赖地跪坐在他的腿边,将头靠在他的腿上,“我好想你啊,你怎么从来不来我的梦里?”

“珣儿啊。”纪明南笑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无寻的头发,“因为我不想让你活在愧疚里。”

“一年了,你把自己关在这药域谷里,不愿意出去,是因为你对我愧疚,你觉得你从新回去就是对我的背叛对不对?”

许久不流泪的无寻,此时鼻子一酸,如同小孩子受了委屈一般,抬起一双含泪的大眼睛,问道,“你会不会怪我?”

“傻丫头。”纪明南宠溺地轻点她的鼻尖,“我为什么要怪你,我把你放在我身边十年,以夫妻相称,今世愿望已了,值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随着你的心去就好。”纪明南说道,“这十年你在我身边,虽以夫妻相称但我心里十分明白,你待我从来不是夫君,而是敬我如兄长,依赖着我,你问问你自己的心,是不是这样?”

无寻慌乱地看着纪明南,心底里的秘密被他捅破,她不知所措,纪明南温和地一笑,“你没什么好顾虑的,你爱的人从头到尾都是他宋寒濯一人,你把自己封闭在这里,是因为你对我的愧疚,珣儿,你知道的,我要的从来不是什么愧疚,这辈子我已经很满足了,答应我下辈子,你一定要爱我好不好?”

无寻的眼泪滴落在纪明南的手背上,他逐渐变成了透明色,无寻慌乱地抬起头,拼命地想要抓住纪明南,可是他却越来越飘渺通明。

“珣儿,按照自己的心去做吧。”

“阿南!”无寻惊醒,发现自己趴在软榻上睡着了,牌位上的烛火摇曳,无寻伸手抚上牌位上的字迹,脑海里闪过纪明南的笑,心里压抑很久的东西,仿佛要破土而出,“我知道了。”她打开门,吩咐道,“茵陈,去备马!”

“夫人,您要出去?”守在门外的茵陈惊喜地说道,然后忙去马厩里挑马。

“我要去一趟边北,白英玉竹随我去,淡竹茵陈你们两个留下家里照看。”无寻目光落到三个孩子身上,说道,“渊儿,你带着诺儿和希儿回言家。”

“娘亲,你要去哪儿里啊?”纪绵希抱住无寻的腿问道,生的玉面可爱的她,此时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无寻蹲下身子将她抱在怀里,亲亲她的小脸,说道,““娘亲要去救一个人,你要乖乖的,听言伯母的话,知道了吗?””

“娘亲,你是不是不要希儿了?”

“怎么会。”无寻将她抱在怀里,“你是娘亲的宝贝,娘亲怎么会不要你,娘亲答应你,三个月后,我就去接你和哥哥回家。”

“真的?”纪绵希半信半疑地问道。

无寻温柔一笑,伸出小拇手指,说道,“我们拉勾!”纪绵希眼里还含着泪花,伸出小手,又强调了一遍,“不许变卦哦。”

“诺儿。”无寻抬头看向已经比她高出一头的纪洐诺,少年别扭地别过脸去,不想让无寻看到他眼里的情绪。

伸手抱住两个少年,温声说道,“渊儿,我把他们俩交给你了,照顾好他们,等师娘回来。”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王妃……”本来已经心死无望的云厉听到马蹄声,回头一看,身穿白色披风的无寻正疾驰而来,“您……”

“不是说要救人嘛,那就赶紧吧。”无寻淡淡地说道,然后挥鞭前行,云厉喜极而泣,忙跟上去。

边北浮阳城。

几个军医围着宋寒濯束手无策,就靠这参汤吊着命,唐筠珩在军前坐镇,士气有些低落,整个浮阳城又陷入了愁云惨淡之中,两匹马一前一后地进入戒备森严的浮阳城。

“云侍卫,你可回来了。”云厉一出现,一个清秀的女子便迎了出来,眼睛红红的,“王爷他还没有醒过来。”

“我知道了。”云厉看着女子乌青的眼睛,说道,“你辛苦了,我已经为王爷请来了神医。”女子看向低着头斗篷遮挡住脸的无寻,奈何看不清楚,低头侧身忙让无寻进去。

偌大的一个房间内,直设有一张简单的案台,床榻上的人脸色苍白,毫无生气地躺在那里,无寻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将手搭在他的脉上,脉搏微弱,扯开宋寒濯的衣服,见其身上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伤痕,旧的新的,还有几处箭伤,虽然箭簇已经拔了出来,但是伤口已经开始恶化。

“王爷这些年东征北战,别人都说他是活阎王不怕死,其实他根本就不想活着,他曾说过,这大大小小的伤口在他的身上丝毫不疼,因为心死的人,早已经是行尸走肉了。”云厉在一旁说道,无寻敛了神色,拆开那些包扎的纱布,从袖口掏出愈合散,轻轻地撒在他的伤口处,又重新包扎好,喂了一个续命丹下去,说道,“他身上一共七处伤口,其中最严重的一处在胸口,离心脏不倒一寸的位置,伤口已经出现了恶化,在这种条件下,能活下去,只能听天由命!”

“你是什么庸医?!”门口那个清秀的女子冲进来,怒气冲冲地说道,“什么叫做听天由命?!你不是神医吗?”

“缘君姑娘不得对无寻大夫无礼!”云厉低声喝道,无寻也无意跟一个小姑娘计较,说道,“白英跟玉竹应该随后就到,麻烦云侍卫您派人接一下,我见这城中伤病患者很多,有他们在,应该会好一些。”

“是。”云厉恭敬地说道,在他的心里,无寻依旧是宋寒濯的王妃,他的的另一个主子。

“麻烦缘君姑娘去烧一些热水,另外准备一些甘草为,我要为王爷施针。”无寻吩咐道,尽管缘君对无寻印象不太好,但事关宋寒濯,她还是顺从地走了出去。

一根银针扎去宋寒濯的太阳穴内,他缓缓地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着坐在他面前的人儿,蛾眉螓首,熟悉的眉眼,刻在心里的模样,他干裂的嘴角微微勾起,伸手紧紧地抓住了无寻的衣角,“真好,还能看见你。”

“王爷,您醒了?!”在一旁侍候的缘君惊喜地说道。

无寻施针的手微微一顿,宋寒濯的声音极小,她也听得不是太真切,见宋寒濯随后又昏了过去,便以为是自己的幻听,一切弄好后,无寻正欲起身,却没想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拽着,低头一看,竟然是宋寒濯紧紧地抓着自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