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九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2470 2021-09-07 00:36

“王妃,小郡王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轻云得到消息后,就马不停蹄地回来了。

“怎么解决的?”青若兴致勃勃地上前去问。

叶浮珣正端着鱼饵,立在池塘边喂鱼。一阵微风拂过,吹弯了高高耸立着的荷花,惊得鱼儿也四散开去。去。轻云没有开口,只是盯着叶浮珣看,后者微微一笑,笑骂道:

“人家问你,你说便是了。本宫又没有缝上你的嘴巴。”

“是了。”青若叹了一口气。“瞧瞧你那模样,如果娘娘不想听,我又为什么多问呢?”

“是是是,算我多虑了好不好?”轻云笑了一阵,连忙道,“那边祝家人拦着不让小郡王回来,甚至要小郡王的命。可是小郡王气运好,结交了一个有智谋的好友,为他布了一个局,这才救了小郡王的性命。”

“竟有这等事情?”青若惊讶地问,“也不知道这位公子是何出处,竟然有这等谋略。”

“青若,诺儿的事情他自有分寸,你们不必多问。”叶浮珣叹了一口气,“免得到时候又惹得他闹脾气。”

青若和轻云对视一眼,纷纷笑出了声。

“你们笑什么?”叶浮珣娇嗔道。

“娘娘,您连王爷都不怕,为什么会怕小郡王呢?”青若接道。

“你这个问题问的稀奇,本宫不过是疼爱儿子,怎么到你这里,倒成了本宫怕他。”叶浮珣横了她一眼,倒也没有怪罪的意思。

轻云也跟着起哄:“那王妃为何……连一个小公子都不敢去查?”

“好啊轻云,连你也敢笑话本宫。”叶浮珣说着,就上手去挠轻云的痒痒肉,轻云想要借功力躲闪,却又怕伤到了叶浮珣,一时间处于下风。

嬉闹了一阵后,叶浮珣道:“好了好了,本宫闹不动了,我都三四十岁的人了。”

“瞧瞧,这会儿知道自己是三四十岁的人了。”青若打趣儿道。

“你还闹?”叶浮珣叹了一口气,而后笑着说,“明日起,我们就要开始接触敌人了。称呼方面,我们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是。”两人不再嬉闹,认真严肃的回道。

南边海盗猖獗的事情,虽是天下皆知,可天高皇帝远,沿海的官员们逐渐也被同化。紫凌王此次南下的任务,就是解决海盗之难。

“王……”

“嘘。”宋寒濯连忙打住云厉,“叫我韩阿翁。”

此刻的宋寒濯已经是一副白发苍苍的模样,衣服也是破破烂烂,身旁还放着一个汤圆担子。云厉也是一副莽汉装束,毫无礼节的坐在地上。

“王八看绿豆看上眼的事情,真的是不多见。那祝家竟然要把女儿送给朱奇德当妾,要么是祝家闺女儿看上他了,要么就是朱奇德威逼。”云厉八卦地说,那语气神态像极了一个乡下人,“但是……”

“但是祝家的底蕴深厚的很,是什么样的把柄,能让一个大家族被威胁?”宋寒濯呵呵一笑,“这不是你一个莽夫能够想得通的,也不是我这么一个老头子能够明白的。”

“韩阿翁又在讨论大事呢?”一个梳着云鬓的女子,敲上去已经有些年岁,大有些徐娘半老的韵味。

“你个老寡妇,天天来找我们家韩阿翁聊天,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我们阿翁有什么非分之想呢!”云厉说的粗野,听的路过的女子们纷纷避让。

可这木玲珑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那可是十里八乡都知道的媒婆,给别人牵了那么多红线,自然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地姻缘。

“使不得使不得,这位小友瞎说什么呢?”宋寒濯笑着道,“我家尚有糟糠之妻,怎能与他人拉拉扯扯,不清不楚的?”

“姓韩的!你怎么不早说你有妻子?”木玲珑眼睛瞪得溜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

“你们没有问,我又该怎么说?”宋寒濯撇了她一眼,道。“你若是要买汤圆,老翁我就给你下,若你不买就快些离开,莫要耽误老朽的生意。”

“我还真是给你脸了,呸!”木玲珑越想越气愤,临走还不忘送了宋寒濯一口唾沫。

云厉见状,笑得根本直不起腰。

“瞧瞧!多大的本事啊!”宋寒濯自嘲一笑,也不打算找木玲珑的麻烦。

他心里面还在想着其他事情。

哪里都在传南边沿海的地方,海盗猖獗经常骚扰民众,商贾受到的打击非常大。就连来的这一路上,他都要给听烦了。

可是呢?到了这里之后,他发现这里的商业发展的很好,小摊小贩们完全都没有饱受侵害之苦的模样。

到底是谁传出去的谣言?难道就不怕这些谣言不攻自破?

云厉更加勤快的去找苦力工作,努力抓住各种机会,打听这里近几年的变化。

“嗐,你说那海上的海盗啊?都是谣传。”一个健谈的小子,在云厉请他喝酒的时候开了腔。

“谣传?何以见得?”云厉装作很吃惊的样子,虚心的请教着。

小子笑呵呵的说:“既然你请我吃酒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那所谓的海盗,就是没到月圆那天,海面上会出现一艘艘船只,上面插着大旗,像极了话本子里面的海盗。有个喜欢猎奇的写手,就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卖给了说书的。”

“可能是因为故事比较新奇哈,这个说书人借助着这本书就……成了宁城里面最有名的一个说书人。因为他是靠这个出的名,所以心情一好他就喜欢拿出来讲讲。一来二去,这个谣言就传了出去。”

云厉道了谢,又买了几坛子酒送给他。

听了云厉带回来的消息之后,宋寒濯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所以到底是什么人?

宋寒澄么?

可他早在几年前,就因为思虑过重去世了,当然这只是皇帝太子殿下和自己认为的,万一他真的跟叶浮珣一样呢?

“你再好好打听打听,如果我们能够混进那个所谓的海盗船上,那最好不过了。”宋寒濯思索片刻后,一本正经地说。

云厉笑了笑:“这个还真是有些难办了。”

“韩老夫人那边有什么情况?”宋寒濯打趣儿道。

“……她过的很好,韩阿翁安心卖自己的汤圆吧。”瞬间明白宋寒濯的意思之后,云厉叹了一口气,“她很是挂念您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