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24章 陪伴之下

嫡女归 云舒 2415 2021-09-07 00:36

曾吰站在那里,被当做了一个透明人,直到药回来的时候,叶浮珣端着那碗药走到曾吰的面前说道:“你来给皇上试药吧。”

曾吰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叶浮珣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他还是直接接了过去,什么都没有说。

一口饮了下去,他下一秒就咳血了。

叶浮珣冷眼看着他,问道:“你有什么要来解释的吗?”

“臣是被冤枉的,那个药臣也服用过了,是真的没有问题,只是臣也不知道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曾吰急于辩解。

叶浮珣没有说话,沉吟片刻后,低声道:“曾吰,我是相信你的,但是你必须得找到下药的那个人,不然的话,这个罪就得你来抗。”

此话一出,曾吰看向她的表情变了变。

于是当天,曾吰在飞影的陪伴之下,一直在找寻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他们离开之后,纪衍诺便问道:“你确定不是他的问题吗?”

相比于之前她对他的信任,现在他只觉得叶浮珣做事似乎是有一定的逻辑性的,起码不会随随便便就去相信一个人。

叶浮珣也没有瞒着他,直言道:“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可是当我出现在他府上之后出现了那么多事情,明显就是不对劲的。”

纪衍诺点点头,赞同道:“看来你还没有傻。”

叶浮珣有些不屑道:“所以你就是在怀疑曾吰?”

“朕不是在怀疑他,只是他一定也有问题,在你身边要保护你的人,若是连这些问题都察觉不到,朕会重新考虑要不要用他。”纪衍诺轻声道。

叶浮珣咬咬牙,这个时候她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问道:“现在药材没有了,你可能得再坚持一段时间。”

纪衍诺点点头,他还是可以吃下这些苦头的,不过眼下,他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叶浮珣,你现在去之前城东的铺子那里,找那个铺子老板,就说是朕要见他。”他吩咐道。

叶浮珣这才想起来之前的那些事情,她看了一眼纪衍诺,顿时想明白了,“所以那个人是你的人,对不对?”

“是,或许之前一直都是朕想的太多了,现在朕也不想再去纵容他了,你找他来,朕会告诉你真相。”纪衍诺也打算直接摊牌了。

卫冕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他的话,这让他实在是难忍,况且这次居然都准备要了叶浮珣的命了,若不是自己在的话,她此刻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他皱着眉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还是自己连累了叶浮珣。

叶浮珣带着西洛和念云一起去的,不过还没有走到城东的时候,半路就遇到了自己要见的人。

他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问道:“是皇上让你来找我的吗?”

“是。”叶浮珣轻声道。

对方闻言,冷哼一声,“难道他就不怕我对你做些什么吗?”

“还是先去看看他吧,他现在受伤了,你应该是知道的,解药你应该也有,他现在真的很需要。”叶浮珣首先关心的人还是纪衍诺。

卫冕无奈的摇了摇头,加快了脚步。

来到寝宫之后,飞影和曾吰也已经回来了,看样子,二人也是查到了一些结果,不过纪衍诺让他们全部都出去了,只留下了卫冕和叶浮珣。

纪衍诺看着卫冕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皇上,臣只是不希望这个女人耽误你的事业罢了,臣没有做错,是皇上你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卫冕的情绪有些激动。

纪衍诺心情很差,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这样和自己的好友去对峙。

沉默了一阵,他先看向叶浮珣,说道:“之前是朕的不对,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朕,你也不会有危险。”

最怕突然的抒情,所以叶浮珣现在有些不知所措,她只能连忙摆手道:“我没有怪过你。”

卫冕见他现在还是先对叶浮珣说话,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你到底在做什么事情,你难道不知道吗,你不能有真心的。”

纪衍诺的身体一僵,他随即笑了一声,“是朕错了,朕以为自己会变,那么你也一定会变,年轻时的冲动总会被磨平,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卫冕微微一怔,戾气多少消了一些,但是还是冷声道:“皇上,是你变得不像自己了,这个时候,您不应该这么怪我的。”

“此次朕受伤和你有关,就算是药也是和你有关,你觉得按照朕的性格,会把你怎么样?”纪衍诺的脸色已经彻底黑了。

看样子,他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这个人,不仅一次触及了他的底线。

叶浮珣没有想到气氛会变成这样,她虽然之前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不过此刻大概也是想清楚了一些,于是她皱眉道:“或许我们可以谈谈。”

卫冕闻言,笑道:“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只恨自己当初为何没有早点杀掉你。”

“卫冕。”纪衍诺厉声道,想必是让他注意自己的措辞。

叶浮珣倒是不在意,“无妨,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反正我是不在意的,再者,你已经是罪臣了,现在也不必如此耀武扬威。”

卫冕被她怼的说不出来话,站在原地许久之后,随后直接用行动说明了情况,他直接用短剑刺向了叶浮珣。

纪衍诺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直接挡在了叶浮珣的面前,那把剑再次刺到了他的肉里。

叶浮珣人都傻了,下一秒便满身戾气,直接从衣袖里面拿出来一罐药朝着对方撒去,卫冕当场倒地。

纪衍诺捂着伤口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我只是觉得他或许需要冷静一下。”叶浮珣神色淡漠,她扶着纪衍诺重新坐了回去。

一坐下来,她便直接问道:“纪衍诺,你是不是已经想起来了什么,不然的话,以你的身份,你不会那么着急去救我的。”

纪衍诺抬眼,“你觉得呢?”

他没有否定就是对叶浮珣最好的答案,她不知道怎么了,眼角突然就流下了眼泪,“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