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21章 不懂规矩

嫡女归 云舒 2413 2021-09-07 00:36

“还得请公公照拂。找些子聪明伶俐、安分守己的婢女送来东宫当值。”西洛行一福身礼,从袖子里拿出一香樱塞到了总管太监的手里。瞧着香樱沉甸甸的,应当是有不少银钱。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总管太监连忙将西洛扶起,接过香樱,笑眯眯的说道,“西洛姑娘放心好了,洒家过几日便挑些顺眼的给王妃送过。”

太监宫女收赏钱的事,是宫中不成文的规矩。即使在受宠的主子也会如此做,毕竟在宫中这个大染缸里,多个人帮衬着说话,便是多条命。

“娘娘,过几日内务府那边便会派人来东宫当值了。”西洛恭敬的汇报道。

“嗯。”叶浮珣纤纤玉手扶额,微微蹙眉,淡声吩咐道:“派人去通知偏殿那位侧妃准时赴宴,莫让旁人说着咱们东宫不懂规矩。”

西洛跺脚,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气愤的说道:“那位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要不是娘娘您……”

“住嘴,休得胡言乱语。”叶浮珣眉目肃然,眸中闪过一丝痛楚,语气微微严厉的训斥道,“侧妃是皇上赏赐下的。”何来的名不正言不顺这一说?

“奴婢知错。”西洛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大不敬的话,连忙告罪。

“隔墙有耳。宫中制度森严,什么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要牢牢记住。”叶浮珣叹然,“好了,服侍本宫梳妆吧。”

王妃正装繁琐复杂,待到略施粉黛,梳妆完毕后,已到了秋宴开宴之时。

“娘娘,王爷传话来说,和您一同前去。”

叶浮珣拿着玛瑙耳坠的手微微停顿,眸中闪过一丝厌恶和不屑:“告诉王爷,本宫独自前去即可。侧妃初入东宫,想必对宫中甚是不熟悉,劳烦王爷陪同侧妃吧。”

至少是现在,她一点也不愿意看见纪衍诺。

本来李希瑶听到叶浮珣独自一人前去宴会很是开心,以为自己守得天窗见月明了,静心打扮等着纪衍诺来。可她没想到的是,纪衍诺竟然也是独自一人前去的宴会。

因此,东宫的三位主子分三次进入宴会,其他人纷纷称奇。

“我已经下令让李希瑶搬去芳华居了。”纪衍诺端起面前是酒杯一饮而尽。

芳华居乃是东宫宫内最偏僻的宫殿。

“整个东宫都是王爷您的,您喜欢让侧妃住在哪里就住在哪里。”叶浮珣嗤嗤一笑,“臣妾不是那般好奇的人,王爷不必特意告知臣妾。”

李希瑶看着前面并座的两人,内心的嫉妒越发的浓烈。

她朝着周围扫视了一圈,见众人都在攀谈,小心翼翼的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玉瓶,朝着面前的酒杯洒了进去。

待到白色粉末与酒水融合到一起,李希瑶起身,端着酒杯走到了纪衍诺和叶浮珣的身前。

“臣妾见过王爷,王妃。祝王爷和娘娘百年好合。”这句话出自李希瑶之口,可谓是讽刺至极。

不知何时,大殿安静了下来,众人纷纷看向东宫这边。

“本宫借侧妃吉言了。”叶浮珣粲然一笑,端起酒杯轻抿一口。她本不想理会李希瑶,可瞧着如今这场景,总不能让他人看东宫的笑话!

纪衍诺默然,和叶浮珣一起,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王爷好酒量。”李希瑶假意抬起酒杯,眉头微皱,略带愁苦的说道,“臣妾不胜酒力,能否请王爷替臣妾喝了这杯酒。”

瞧见纪衍诺无动于衷的样子,又道:“臣妾听人说,酒尽才显真情。臣妾是真心祝愿王爷和王妃百年好合的,可惜……”

“给我。”

纪衍诺凝眸,接过李希瑶手中的酒杯,一股脑的下了肚:“回去。别给我惹乱子。”

李希瑶见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也不再多做逗留。那玉瓶里的粉末,乃是怡红楼里最常见的药物,名叫春晓一刻值千金,是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才带入宫里的。

又过一刻钟,皇上面露疲惫,秋宴也就此结束了。

东宫。书房内,烛光摇曳,灯火通明。

纪衍诺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猛地将窗户推开。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今晚有些子热了。

“王爷,让希瑶来服侍您吧。”

门悄然无声的打开了,李希瑶身着薄纱,娇滴滴的说道。一举一动之间,皆透露着妩媚。

纪衍诺望着李希瑶,强忍住内心的烦躁,呵斥道:“滚。”

“王爷,希瑶喜欢您很久了,让希瑶给您生个孩子吧。”

李希瑶心知纪衍诺中了春物品,越发大胆起来,将身上的薄纱脱下,攀附到纪衍诺的身上。

此时纪衍诺已经察觉到身上的不适,用力将李希瑶推到在地,跌跌撞撞朝着叶浮珣的寝殿走去。

因着秋宴的缘故,宫人也松懈了下来,也没有人发现纪衍诺有异样。

“碰——”

外室突地传来一阵响声,叶浮珣皱眉,只以为是有宫人打碎了东西,遂放下手中的医书,打算去一看究竟。

“叶浮珣,药。”还没等叶浮珣下榻,纪衍诺就闯了进来,“我被人下了春物品。”

纪衍诺的额头溢出一层薄汗,鹰眸中带着一丝迷离,长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

“你——”叶浮珣皱眉,连忙将纪衍诺搀扶到榻上,又倒上满满一杯凉茶水,“先解一时之急,你等着我去拿药。”

纪衍诺端起茶水一饮而尽,用力的甩了甩脑袋,克制住自己身为男人的本能想法。

“快,这是解药。”叶浮珣将药递给纪衍诺,转头想要吩咐婢女准备冷水。

纪衍诺抬手接过解药,不轻易间将叶浮珣的裹衣拽开了,裹衣顺着肩头滑落,露出了雪白一片。

“纪衍诺!”

叶浮珣大声呵斥道,玉手轻拍在纪衍诺的手上。

这一番动作下来,纪衍诺彻底忍不住了,意识渐渐消散,眼眸中透露出明显的想法。

他将解药扔在地上,反身将叶浮珣压在了榻上,含住她的樱唇。

“唔……放开……”叶浮珣用力的拍打着纪衍诺的胸膛,想要挣脱开来,可男女力量终究是不能相比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