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33章 神色莫名

嫡女归 云舒 2617 2021-09-07 00:36

“殿下……”叶浮珣迟疑,低低地叫了一声。

您自个儿的女人,您出面解决下呗?

原以为纪衍诺不会搭理她,哪知他却出乎意料地转过身,垂头睇她一眼,神色莫名。

随后看向张氏:“太子侧妃无故喧哗,回去禁足十日。”

张氏张大了嘴,指了指叶浮珣,又指了指自己:“殿下,明明是叶浮珣她……”

“怎么?你今日所为,禁足十日觉得轻了?”纪衍诺唇角溢出一抹冷笑。

直冷到张氏的心头上。

殿下都知道了!

一定是叶浮珣那个女人,张氏狠狠地盯了眼叶浮珣,恨不得用眼睛将她戳穿。

然而随后却不得不屈膝垂头:“臣妾领命。”

叶浮珣吁了口气,见众嫔妾渐渐离去,提步跟着纪衍诺进了船舱。

还以为纪衍诺不会惩罚于张氏,看来是她多虑了。

纪衍诺那样镏铢必较的男人,怎可能放过任何人。

啧。

叶浮珣步进船舱,叶浮珣帮忙收棋子,脸上不自觉地洋溢着一丝小嘚瑟。

让你瞧不起本姑娘。

接下来是不是可以放她下船了?

她不打算再去画舫出席春日宴,一心想回去云锦阁好好压压惊。

而且,还担心着小雨的情况。

然而纪衍诺却没打算放她离开。

装好棋子后,又再摆了一个新的棋局。

又来?

看出苗头的叶浮珣登时绷紧了后背,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纪衍诺落子,暗暗记在心头。

果然,待纪衍诺将黑白子错落地布上棋局后,好整以暇地看了眼叶浮珣,大手轻轻一抚:“继续。”

叶浮珣垂下眼睛翻了个小白眼。

老实安分地回忆先前的棋局,一枚一枚的将黑子白子重新归位。

用了近一刻钟的时间。

整个过程无暇他顾,只隐约见纪衍诺手里拿着书,斜倚在船壁上翻着,通身的悠闲气度,映衬得她这个绞尽脑汁恢复棋局的人是那么的狼狈。

哼。

腹诽归腹诽,叶浮珣自认是个识时务的人,不和大boss硬刚。

再次成功恢复棋局。

纪衍诺这次连夸赞的话都懒得说,大手一抚,又再换了一个新的棋局。

纪衍诺:随手再布一个新局。

叶浮珣:费尽心思记忆,费尽心思恢复。

欲哭无泪。

“今日酒中的毒,你觉得是何人所下?”

就在叶浮珣专心地恢复某一次棋局的间歇,忽然听见了纪衍诺轻飘飘的声音。

她捏着白子,歪头想了想:“妾身不知,从表面上来看,酒是从何良娣婢女手中拿过来的,何良娣的嫌疑较大。只是……”

她摇了摇头,轻巧地将白子落在某个位置,又摸来一枚黑子琢磨着。

“只是什么?”纪衍诺将手里的书放到一旁,两条大长腿悠闲地交叠,眯眼看向叶浮珣。

叶浮珣抬头看了他一眼:“妾身本以为今天这一出是何良娣为了陷害妾身所设计,叶浮珣是这样的话,何良娣没有在酒中下毒的必要。”

“妾身上船后若是无法自救,后果会是什么?”

她又下了一枚白子,自顾自道,“后果就会像刚才何良娣那样,被出席春日宴的客人看见,然后……”被送官。

“那酒怎么看都送不到殿下手中。”

送不到纪衍诺手里的毒酒,又有什么下毒的必要?

“你倒是个心里清楚的。”纪衍诺扯了扯嘴皮,“可叶浮珣,下毒的人笃定叶浮珣可以将酒送到本殿下手中呢?”

陷阱重重,如果不是正好遇到纪衍诺的船就在附近,她哪有那个本事将酒送到纪衍诺手上?

未免太看得起她了。

叶浮珣没有回应纪衍诺,落了黑子后忽地一顿:“殿下,你为何会在这艘船上?”

而且恰好出现在她本可能遇害的船附近。

事实上,她确实遇见了纪衍诺,而且上了纪衍诺的船。

倘若她将酒献给纪衍诺……

那,不就意味着,纪衍诺的确有可能中毒。

思及此,叶浮珣的脸刷地白了:“殿下,下毒的人对咱们太子府……了若指掌?”

纪衍诺面无表情地睃她一眼:“还不算太笨。”

“可这人会是谁?”

“你觉得呢?”这是纪衍诺最开始丢给她的问题。

叶浮珣捏紧了棋子,冥思苦想。

要害纪衍诺的人,无非就是那几位受益最大的人。

只是,究竟是哪一个?

“胡平是晋王的人,和晋王一样,最爱作乐。”

纪衍诺不知是在分析,还是在说与她听,“以他的脑子,做不来这样的事。”

“至于本宫的几位好兄弟……”

纪衍诺无意识地在桌上叩着食指,似在思量什么。

“殿下报官,就是为了揪出幕后之人吗?”叶浮珣又落一子,不懂就问。

“你认为官府能替本宫揪出幕后之人?”纪衍诺失笑。

叶浮珣不自觉地托腮看他。

彼时,日光透过窗棂落在纪衍诺的侧脸上,照得他的皮肤通透白皙,不见一丝瑕疵。

他的瞳仁异常的黑,仿佛内有旋涡般,深不见底。

既然报官揪不出幕后之人,纪衍诺为什么要报官?

叶浮珣想着这个事情:“如此一来,会不会打草惊蛇?”

纪衍诺睇她:“要的就是打草惊蛇。蛇不出洞,又如何抓蛇?”

“只是,那个人说不定会因为事情闹大,反而隐藏起来呢?”叶浮珣落子,随口问道。

纪衍诺唇微勾,没有回应叶浮珣的问题。

不多时,他又开了口:“一个大家族里有几个孩子,其中一个孩子受了别的孩子欺负,叶浮珣认为,怎么处理是最好的?”

“当然是找长辈求公道了。”叶浮珣想也不想地接了话,继续恢复棋局。

“找长辈?”纪衍诺仿佛听见一个新鲜的建议,“长辈能做什么?”

叶浮珣放下棋子,俏眼圆睁:“长辈能做的事情那就多了!胖揍坏孩子一顿,教育他兄睦弟恭的道理。

实在不行,就威胁他必须友爱兄弟……长辈到底是长辈,对付孩子,招数可多了。”

纪衍诺沉默半晌:“怎么……找长辈求公道?”

“当然是哭啊!”叶浮珣想也不想,“会哭的娃儿有奶吃,殿下难道没听说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