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五十二章 逃出苦海

嫡女归 云舒 2439 2021-09-07 00:36

可是黑暗之中,那双眼睛却液如同鹰一般敏锐又闪亮,只等着自己找到了一个破绽,然后不叶一切地逃出去。

不过矮个子这一次的信息很快,他找到了下家。

亲自带着纪若白上门,纪若白看到了那个就有颜色一样咪着眼睛望着自己的一个脑满肥肠的中年男人。

那种觊觎的目光,如同地沟里面的黑水一样,恶心又让人厌恶。

纪若白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眼神屈辱,当下不高兴地移开视线。

矮个子一愣,一巴掌抽到他脑袋上:“公子,你别介意,小孩子就这个脾气,回去调教调教就好了。”

这男人用露骨的目光打量着纪若白,嘴角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哦哦,没事没事,小孩子活泼点好。”

矮个子在一边,心知肚明。

这个人可是爱好娈童最爱这一口的,把这小子卖出去,可以得到黄金千两。

到最后富商看中了纪若白,生意就这么成交了。

纪若白死死地攥紧小拳头,他当然不能容忍自己被人这么摆布。

趁着他们交易的时候,这个狡猾的小家伙突然挣脱了高个子的束缚,如同一只离弦的箭一般“嗖”得一下跑了出去。

高个子虽然有个把子力气,但速度可比不上纪若白灵活。

一个不小心就让他给逃了。

富商大怒:“你们两个笨蛋一样的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把人抓回来!”

两个人立马抓了过去。

纪若白也机智,他过来的时候其实特意观察了四周。

跑出去的时候也特意打听过,他知道,县令府在哪?

只要能够去县令府,他一定能够逃出苦海。

纪若白拼命地跑,瞪着一双小短腿不要命地跑。

终于他来到了目的地,县令府,他跑进去,却被门外的看守拦在外面。

“我要报案,大人,我要报案……”他在外面不断哭喊,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县令大人也知道了,没办法,只能把这人带了进来。

一见是个小孩,多了几分轻蔑:“你来这里干什么?”

“大人,我被拐卖了,我是长安王,我的父亲是王爷,你救了我,我们全家都会感激你的。”

纪若白因为跑得太急了,所以一个劲气喘,但是他还是连忙自报了身份,解释了原由,希望眼前的县令大人能够救他。

可不曾想县令一听,瞬间嗤笑出声:“哈哈,你说你是长安王,就你这么个小布点一样的野孩子,我还说我是玉皇大帝呢,哼,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也敢在冒充长安王。

你是哪家的小孩子?这么不懂事!”

县令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一个小孩子冒冒失失跑进来就说自己是长安王,或许是谁都不会相信。

不过看在是小孩子的份上,县令也不可能打人,只是吩咐护卫带下去,顺便找到他的家人,交给家人。

纪若白被带下去的时候还在一个劲挣扎:“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是长安王,我真的是长安王!”

可最后,他还是护卫带走了,几经周转又把人送到了富商那里。

富商简直喜出望外。

不过等到那些衙役离开后,对纪若白,他可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哼,敢逃跑,看我不给你点教训!”说着,一声令下,而且就让府上的护卫把人关进了小黑屋。

反正他觉得纪若白也有些微胖,饿他一下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干脆就饿了他一天一夜一口饭都没给他吃。

这边,京城。

叶浮珣刚刚站了起来,突然昏倒,下人立马去请太医。

回来以后一整顿原来是劳思过度,忧思过虑,可不是吧,叶浮珣找了纪若白这么久,已经疲惫不堪,再加上心中愁绪,这般内忧外患,终究病了过去。

御前史夫纷纷上前:“等等,皇上,臣有事禀告!”这一声音传出,整个朝廷的目光都看向了御前史夫身上。

“何时,速速禀告!”李公公说道。皇上再次坐上龙椅,倾听御前史夫禀告。

“皇上,如今长安王失踪不知踪迹,臣等建议,让王爷与王妃再诞下一龙子来已定于朝廷,免于朝廷动荡。”

御前史夫说出这句话,整个朝廷的气氛愈加严肃,因为他说出了众人不敢说的话,这句话说出去可能是死罪,可是这御前史夫似乎不怕死。

其实这御前史夫也是硬着头皮说出,也是为了朝廷着想,眼看皇上为了长安王的事日渐消瘦,朝廷动荡不安,他作为臣子也是为了朝廷和百姓才这样做。

可是皇上闻言,龙颜大怒:“大胆御前史夫,你竟敢口出狂言!”朝臣们见皇上如此都吓的不敢吱声。

“臣没有口出狂言,臣只是一心为了朝廷而着想,为皇上着想。”御前史夫面不改色,附身握拳劝说。

皇上气的话都说不出了,李公公见势,艰难制止御前史夫不要在说下去。“御前史夫,快跟皇上道歉,皇上念你初犯,会饶你一命。”

御前史夫不听劝告,执意要把话说完:“皇上,臣也希望能早日找到长安王,只是建议王爷与王妃生下龙子,已保朝廷动荡不定,免于有些人虎视眈眈。”

“御前史夫,你口出狂言,侮辱长安王的名声,犯下罪证,拉下去关入牢中,好好反省!”皇上命令着,随即侍卫便上前将御前史夫拉走,御前史夫不服气,一直喊着。

但这下,御前史夫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朝臣再也不敢多言语,他们都明白,现在皇上都在气头上,如果再去提议,那么下一个将会是他们,所以他们只能恭恭敬敬的恭送皇上退朝。

叶浮珣这边,纪若白的失踪,叶浮珣极度担心,一气之下导致她卧病在床不起。纪衍诺一边照叶着叶浮珣,一边派人继续打听着纪若白的消息。

“珣儿来,该吃药了。”纪衍诺将药碗放置一旁,附身将叶浮珣扶起,贴心的在背后放了一个靠枕。

“咳咳!王爷,白儿…白儿找到了嘛?”叶浮珣自纪若白失踪那日起就一直卧床不起,已经有几日了,而这几日,纪衍诺几乎把手底下的人都派出去了,都还没有消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