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六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43 2021-09-07 00:36

“母后,您不能这么宠着她,如今越发的无法无天,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玄睿帝说道。

“既然洛安郡主是哀家宠出来的,才犯下打错,你不如连哀家一块儿罚了。”德宁太后微微扬起头说道,玄睿帝被气的语噎,说道,“母后,这次若是不惩罚洛安郡主,我们皇家颜面何存啊!”

“那皇帝你打算如何处置若素那个丫头啊。”

“褫夺郡主封号,贬为庶民!”玄睿帝说道。

“哀家不同意。”德宁太后想也不想地就驳了回去,看到玄睿帝难看的脸色,语气稍微缓和,她也不想太让玄睿帝下不了台,于是说道,“这个丫头仗着哀家的宠爱无法无天,哀家就罚你在念佛堂里面壁思过三年,为逝去的皇子祷告,也为玄岳王朝祈福。”

“皇祖母……”宋长宁还想说什么,却被宋瑜琏制止住了,洛安郡主双袖一挥对着德宁太后深深一拜,说道,“若素领旨。”

木门沉重地开启,洛安郡主一身素衣,未施粉黛缓缓走进去,念佛堂里供奉了历代皇后太后的牌位的地方,宫殿不大,除了供奉牌位的正殿,就剩下两间住人的耳房,也仅够洛安郡主主仆二人居住的。

“郡主,这里就这些东西,您先将就一下。”郁青铺好床铺,转身看向站在窗子前一身单衣的洛安郡主,心疼地安慰道,“郡主,您放心太后娘娘过段时间就会放您出去的。”

“不会的。”洛安郡主说道,“郁青,或许我再也出不去了。”

“怎么会呢,太后娘娘那么疼您,怎么舍得会让您一直待在这里呢。”汀兰说道。洛安郡主微微一笑,太后自然舍不得她,但是玄睿帝就不一定了,谋害皇子,伤了皇妃,这两个罪名哪一个都够她掉脑袋的,能在这里带着已经算是幸运了。

“皇兄,你刚才为什么要拦我啊。”宋长宁气急败坏地说道,“念佛堂那是什么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地方偏僻又无聊,供奉着玄岳王朝历代后妃的牌位,那种地方素儿姐姐一定会待疯的。”

“去念佛堂是最好的选择。”宋瑜琏轻声说道。宋长宁看着宋瑜琏生气地问道,“哪儿里好了?!你不去救我去救!”说着宋长宁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一旁的侍卫问道,“殿下,要不要去把公主追回来?”

“不必了。”念佛堂是太后的地方,这样一来,太后娘娘几乎就是把洛安郡主放入了自己的羽翼之中,这对于洛安郡主来说是最安全的,以洛安郡主的性子,若不把她软禁起来,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与其让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不如将洛安郡主保护起来,更何况皇室还要给贤妃一个交代,也要给全天下人一个交代。

纪宅。

“夫人,宫里传出消息,洛安郡主伤了贤妃娘娘导致贤妃娘娘流产,被软禁在念佛堂三年。”淡竹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禀告。原本闭目养神的无寻听了缓缓睁开眼睛,问道,“可查出来,洛安郡主没什么会伤了贤妃娘娘那?”

“好像是因为雪斋的青若姑姑。”淡竹回答道。

“雪斋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个丫头做事怎么这么莽撞!”无寻有些焦急地说道,淡竹在一旁安慰道,“雪斋那边的轻云姑姑已经进宫求情了。”

“拦下她!”这个时候进宫求情不是火上浇油吗?!德宁太后将洛安郡主关在念佛堂已经是法外开恩,这个时候去求情不仅会让太后难办,更会惹得玄睿帝不满,到时候再想救出洛安郡主更是难上加难。

无寻话刚落音,一道黑影闪了出去,直奔皇宫方向,淡竹出了无寻的房间,面色忧虑,迎面碰上回来的茵陈,说道,“我感觉夫人可能要回去了。”

“此话怎讲?”

“洛安郡主出了事情,夫人绝对不会袖手旁观,雪斋的青若姑姑一死,夫人誓必会为她报仇,这样一来,夫人回去是早晚的事情。”

“既然你心里这么明白为何还一副这样的模样啊。”茵陈见淡竹不说话,笑道,“你是在替谷主不平,其实你我心里都明白夫人为何执着地住在纪宅,为何迟迟不肯改回自己的名字,恢复自己的身份,那就是因为谷主,这十年来,谷主对待夫人,那可是视为自己的生命般呵护着,我想如果谷主还活着,他会同意夫人这么做的。”

“因为他不舍得自己爱的人痛苦。”

淡竹看着茵陈的背影,嘴里呢喃“这人什么时候会讲这么多大道理了。”心里还算好受一些。

紫凌王府。

“王爷,您为何到了勤政殿门口又返回来了呢?”云厉不解地问道,紫凌王宋寒濯被玄睿帝派到外地查访一些事情,刚入京便听说了洛安郡主的事情,本是急匆匆入宫面圣,替洛安郡主求情,谁知到了勤政殿门口,宋寒濯竟然又返了回来。这让云厉百思不得其解,平日里宋寒濯看似不怎么管雪斋的事情,对洛安郡主也算不上亲昵,可是他心里清楚,自家主子早就把洛安郡主视为自己与清扬县主的女儿,毕竟她曾开口唤过自己父王。

“本王不求情,自然会有人求情,更何况这个时候皇兄正在气头上,若是本王去了,可能会适得其反,念佛堂是太后的地方,那里比较安全,太后也不会让洛安郡主受什么委屈,让洛安郡主吃点苦头也好,省得她再闯祸,”一旁的云堂听了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王爷,就确定不是给无寻夫人下套让她回来。当然这句话打死他也不敢说出来了,不过看到自家主子腹黑的样子,云堂倒觉得很是欣慰,这么多年了宋寒濯如同行尸走肉,难得见宋寒濯再次腹黑,身为属下他倒是很欣慰啊。

“云堂侍卫,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周姑姑从前院出来便看见嘴角抑制不住上扬的云堂,笑着问道。

“周姑姑我们紫凌王府可能要添人了。”说着云堂冲着周姑姑神秘一笑,施施然行一礼,抱拳离开,留下周姑姑摸不着头脑,自己琢磨道,“添人?添什么人?难道……”周姑姑脸上一喜。这么多年紫凌王府一直没有一个女主人,自从先王妃离开,宋寒濯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以为他会孤独终老,如今终于开窍了,还真是菩萨保佑啊。周姑姑迈开腿,准备回去给菩萨烧几柱香,还打算进宫去给德宁太后禀告这个事情,让她老人家高兴高兴。

“我还以为你会再躲我几天呢。”温言一身红衣,美目微挑,风情万种地看向那一身素衣的女子,信手倒了一杯茶,挥走了旁边抚琴的女子,眼波微转笑道,“怎么十年未来,变得这么生疏了。”

无寻莞尔一笑,缓缓走过去,说道,“你这话说的可有些酸啊。”大方地坐到温言的面前,说道,“这明月阁的茶倒是越来越好喝,你生活过的也不错吗?品茶听曲就算给个神仙也不换啊。”

温言见无寻一脸坦然气得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是不是素儿不出事,你就没打算来见我?”自从温言知道无寻就是叶浮珣的时候,她就一直等无寻自己过来找她,坦白事情,接过左等右等等了那么久都不见个人影。

“哪儿能啊。”无寻笑盈盈地说道,“我这不是来了吗?”

“你少来这一套,你这次回京打算做什么?好端端的为什么不回你的药域谷?”温言一针见血地说道,“别告诉我,你是因为素儿,素儿没有你过的一样好,再说了,就算这次你不帮素儿她也会没事儿,宫里的那两个至尊无上的女人可是把素儿当成眼珠子保护,更何况还有紫凌王护着,关一段时间她就出来了。”

“我知道。”无寻敛去笑意说道,“京城到底不是太平之地,就算有太后和皇后护着,又能护得了几时,我要做的不仅是将素儿救出来,我还要她远离京城。”

“素儿若是远离京城,你就要回来。”温言叹口气说道,“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两全之法,你别忘了你还有两个孩子。”

无寻微微一愣笑道,“诺儿和希儿本来就是江湖中人,季家自然会有人护着他们。”

提到两个孩子无寻的目光不由得变得温柔。

“纪洐诺不是你的孩子吧。”温言问道,语气不是问句何时陈述。

“你倒是第一个质疑诺儿身份的人。”无寻笑道,“的确诺儿不是我亲生的孩子,但他的确是季家人。”

“那纪绵希呢?”

无寻低下头敛去眸子中的一些情愫说道,“她是我和纪明南的女儿,出生于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给她取名为绵希是因为她是我和纪明南绵绵不断的希望。”

“有绵希的那一年,阿南病重,师叔祖说他活不了多久了,阿南心灰意冷,就在这时希儿出生了。”说起当年事,无寻一脸柔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