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九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28 2021-09-07 00:36

山岳匆匆走来,他不用想就知道他这个不靠谱的哥哥一定会在沈誊巍这。

温言醒来浑身无力,打量着房间的环境,十分陌生,心里不由得警惕了起来,脑海里闪过那日的画面,她晕过去之前,好像叶浮珣也受了很重的伤,胸口疼得喘不过气来,温言咬着牙掀开被子,正准备下床,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孩走进来,看见温言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姑娘,您终于醒了。”

温言略带戒备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你是谁?这是哪儿里?”

“奴婢小梦,这里是叶府。”小梦上前扶住温言,说道,“姑娘身上的伤势言重,现在还不能下床,还是好生躺着吧。”

“叶府?是丞相叶翰良的府邸?还是朱雀街叶府?”温言实在没了力气,只能任由小梦将自己扶着躺下来。

“当然是朱雀街叶府了,现在京城里提起叶府有谁还会想着是丞相府的叶府,第一反应就是朱雀街叶府啊。”

“咳咳咳……”温言喝下小梦手中的药,又问道,“是谁救了我?跟我在一起的姑娘呢?她怎么样?”

“您说的可是紫凌王妃?”

“正是。”

“王妃的伤势比您好一些,几日前便醒了,已经被紫凌王接回了府中,不过这几日王妃日日派人来询问姑娘的伤势。”小梦耐心地回答着温言的问题,听到叶浮珣没事,温言自然也就放心了,心里盘算着怎么从这个小丫鬟嘴里套出一些话来,又聊了一会儿,不过这个小丫鬟倒是聪颖得很,说起话来滴水不漏,温言一句话也没有掏出来。叶修安听说温言醒了,便带着景佗过来探望。

“温姑娘,身体感觉怎么样?”叶修安淡淡地问道。

“好多了,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温言笑道,仔细打量着叶修安,见此人一头银发,眉间一点朱砂,丰神俊朗,白衣胜雪,看得温言不由的呆了,他原以为宋寒濯和魏冥堇已经长得后人神共愤了,不过眼前这个男子很符合她现代人的审美,整一个受啊。

“咳咳咳。”景佗见温言的眼睛都直了,重咳了几声,说道,“温姑娘让我来给你把把脉吧。”说着就上前坐到温言的床边仔细替她诊脉,“温姑娘还需要多静养几日,您这身体日后恐怕会落下心绞痛的病根了。”

温言又覆上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问道,“不可痊愈吗?”

“温姑娘一点武功都没有,硬生生地受了那一掌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景佗笑道,“不过姑娘放心,在下为姑娘开个调理的药方,只要不动气,这心绞痛的病还是不会发作的。”

“谢谢大夫。”温言又抬头看向叶修安,问道,“公子可知要杀我灭口的人是谁?他为何要杀我灭口?”

“杀姑娘的人是杀手排行榜中的第四名,此人人称小阎王,至于他为什么要杀温姑娘,这就要温姑娘好好想想,可有得罪什么人?”

杀手排行榜第四名?她温言何德何能让人雇一个级别这么高德杀手来灭她的口,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认为是江南温家,但是自从温儒卿上回从京城离开,应该知道她是宸王府的人,不会在轻易动她,更何况这次为何还是在明月阁动得手,除了温家,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人要杀她了,在这个时空,除了明月阁她极少出去,又怎么可能有仇家呢。

叶修安剑眉微挑,看来这姑娘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情敌追杀,把玩着手中的玉笛,“姑娘可能没有什么仇家,或许有什么情敌吧。”

情敌?她有嘛?温言一头雾水,在鹰水城算不算有情敌,难不成是因为魏冥堇,拜托了,这古代人都这样吗?都主动退出了还这么穷追不舍,再说,一开始她是喜欢魏冥堇,那忧郁又阴冷的气质的确吸引着她,因为魏冥堇大婚,她还伤心了一阵子呢,原配夫人也不用斤斤计较到现在吧,还雇杀手来杀她。

叶修安倒是绕有兴趣地看着温言百变的表情,景佗难得一见自家阁主有感兴趣的事情,便对温言说道,“姑娘请放心,既然来到了我们叶府,我家公子自然会保姑娘周全的。”

温言讨好一笑,顺势说道,“那我就多谢公子了。”

“去给紫凌王妃传个信,就说温姑娘醒了。”叶修安放下手中的的茶杯吩咐道。又嘱托了小梦好好照顾温言,这才起身离开,路过沈誊巍的院子里,听见里面有碎碎念的抱怨之声,停下脚步,透过虚掩的门,看见了一个娇小的穿着男装的女子,正轮着斧头劈柴,嘴里还不停的骂着,“害死的沈誊巍竟然让我在这劈柴,臭沈誊巍,死沈誊巍……”一个柴她要劈四五次才能劈开,虽然凌安郡主练过武,但是劈柴还是头一次,加上又是一个女子,手臂上本就没有力气,劈柴对她来说本身就是一个废力的活。

“这个是谁?”

“他叫沈凌,是沈堂主半路捡回来的小厮。”山岳回道,“这沈堂主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个小子不禁长得像一个大姑娘,还细皮嫩肉的,又一副弱不禁风,劈柴都不会劈,真不知道他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沈堂主带回来,还放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小子。”叶修安清澈的眸子微微一眯,“还放在了自己的院子?”看来沈誊巍的春天到了,这个府里倒是越来越热闹了,双手酸疼的凌安郡主赌气地把斧头一扔,坐到台阶上。

凌安郡主,叶修安没有想到沈誊巍竟然把凌安郡主带了回来,这个凌安郡主他有过几面之缘,让一个娇生惯养的郡主在这儿劈柴,沈誊巍还真是舍得,罢了,看在他姐姐的份上,就让这凌安郡主在这儿待一段时间吧。

“山岳,去查一下这个沈凌。”叶修安在山岳走之前又加了一句,“保密。”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是黄昏的天,看来这叶府有的热闹了。

新帝登基,叶翰良战战兢兢,不仅是因为紫凌王的势力又大了,而是他曾站错了队,虽然在晋王妃事情上他保住了自己,但新皇一向不喜欢他,他这个丞相做得越来越如履薄冰。他现在是越来越后悔当初做得决定——扶谢氏上位。

“老爷,夜深了,该休息了。”张氏走了进来,自从张家被牵连后,玄睿帝虽然没有为难她这个已经出嫁的女子,但是在夫家没有了强大的娘家作为靠山,她不得不依附于自己的丈夫。

“嗯嗯。”叶翰良放下手中的书,张氏蹲到叶翰良面前,脱下他的靴子,仔细地给他戏着脚,“今天妾身去了紫凌王府。”

叶翰良神色微顿,若不是张氏提起,他都快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做王妃的女儿,“可见到王妃了?”

“见到了。”张氏起身拿起擦脚布,“王妃似乎身体不太好,宴会没多久紫凌王便匆匆赶来,把王妃抱走了。”

张氏看着叶翰良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问道,“明日要不要送一些药材到紫凌王府?”

“夫人看着办吧。”叶翰良虽然不认为叶浮珣能够和他修复关系,不过能巴结则巴结,说不定她这个女儿会念在养育之情上放过他这个父亲,不过让叶翰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把他推向深渊的不是他恨的这个女儿,而是他曾宠爱有加的二女儿……

一抹黑影闪进芙蓉楼,缓缓摘下面纱,从脸脸上摘下一张面皮来,拔下头上的簪花,脱下女装,落到人眼里的是一个阴柔的男子,叶云裳的小腹已经微微显怀,听到动静便醒来了,“事情还算顺利吗?”今天谢泽毅男扮女装混进了紫凌王府,给慕容这天下无解之毒——寒冰煞。此毒无色无味,让人食之,浑身发冷,如同万只冰锥入心,很多中毒者承受不了其中的痛楚,选择了自尽而亡,谢泽毅相信,就算宋寒濯身边有季南北又怎样,他不相信这世界上无解之毒,能够让季南北解出来。

“你确定慕容会帮我们?”叶云裳慵懒地半躺着,松垮的里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两座山峰若隐若现,谢泽毅邪魅一笑,爬上了床,将其搂入怀中,嗅着怀里人身体内的芳香,“放心,她一定会帮我们的,因为女人的嫉妒心就是最好的毒药。”

叶云裳娇笑两声,将头埋入谢泽毅的怀中,柔若无骨的小手缓缓向下,如同蛇一般光滑细腻,谢泽毅狭长的眸子染上了情欲,低头咬住了叶云裳的耳朵,“妖精。”将其翻身压在身下,一夜春宵。

过了正月十五,叶浮珣身子好了太多了,其中她亲自去了一趟朱雀街叶府探望温言,见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放心。她又特意去了一趟霓凰宫,向唐凤初说明了叶玿璃的情况,希望她能后想玄睿帝讨一个恩典,没想到玄睿帝特别爽快地就答应了,今日便是董凌信率军去边南的日子,叶浮珣驱车来到郊外为其送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