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零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281 2021-09-07 00:36

当晚,温言便将孩子送走了,她害怕叶修安什么时候再反悔。至于叶云裳和谢泽毅则被关在了叶府的地牢里,本来生了孩子就剩半条命的叶云裳,在地牢里恐怕活不久了,谢泽毅手脚也被四根粗大的铁链栓着,叶修安就是睚眦必报的性格,这个人敢伤叶浮珣,他绝对会让谢泽毅受尽折磨。

自从叶浮珣搬出紫凌王府,这宫里的赏赐都没有断过,尤其是太后和唐凤初,每隔几日,宫里都会送来一些东西,仿佛叶浮珣住在雪斋吃了什么亏一样,但是叶浮珣一次也没有进宫谢恩过,在她的心里,从宋寒濯给她的那一掌起,她就打算挥剑断情,所以能碰见宋寒濯的地方,她尽量少去。

小若素因为受了伤,每日坐在轮椅上,整日闷闷不乐,这天叶浮珣身体感觉还不错,就打算带着小若素出去转转,温言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能工巧匠,给小若素打造了一张像马车一样的椅子,这样出门小若素就不用抱着了。

“小姐,我们还是别去了,街市上游人如织,我怕撞到了小姐,就不好了,要不奴婢们陪小郡主去,您在家里休息如何?”青若一边给叶浮珣梳头,一边劝说着,虽然这几日叶浮珣的毒也没有再发作,但是青若还是不放心,毕竟叶浮珣的身体一天一天的虚弱下去。

“不用,我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这次就当是散心了,有你们几个陪着,还有季先生跟着,不会有事的。”叶浮珣笑道,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眼里的闪烁。

自从毒发后叶浮珣还从未逛过街,京城的街市一如既往的热闹着,就像她从青川回来那天,街市也是这样,游人如织,吆喝声不绝于耳。仿佛这个街市一点都没有变,而她却早已面目全非,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

小若素毕竟是个孩子,一看到热闹,不开心的事情就甩在了脑后,眼睛热闹又眼花缭乱的景象,让小若素应接不暇,“娘亲,您看车风筝好漂亮啊,比画姨做的还漂亮。”小若素指着一个卖风筝的地摊说道,众人顺着小若素的手指看去,看到了一个最不想看到的身影——宋寒濯从一辆马车上下来,随后小心翼翼地将慕容领了下来,众人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叶浮珣的脸色,见其神色如常,看不出喜怒,仿佛宋寒濯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喜欢就让青画给你买一个,等你腿好了,你们两个一块儿去放。”叶浮珣温柔一笑,轻轻摸着小若素的脑袋。

一行人又逛了一会儿,青颖见叶浮珣体力有些不济,便提议回来,在街市上,叶浮珣买了一些小孩子玩的稀罕玩意,她命人拿着牌子送到了宫里去了。

回来后,叶浮珣将所有的丫鬟支了出去,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屋里承受着这寒冰煞之痛,她努力着让自己不要发出声,吃了一颗季南北给她压制的药,不过现在一颗已经解决不了,必须两颗才能压制住,看来她的抓紧了,不过,唐婉一事,必定成了遗憾。

夜里静悄悄的,整个雪斋没有一个人影,叶浮珣又穿起了男装,背着一个包袱从门里探出头来,守夜的青若正睡得香呢,丝毫没有察觉到叶浮珣的动静,今天叶浮珣太众人喝道的粥里下了一点让人极容易睡死的药,现在整个雪斋都沉浸在睡意之中。

“准备去哪儿里啊?”一道温润的声音在叶浮珣的背后响起,吓得叶浮珣手里地门栓差一点掉在地上,回头一看,季南北一身月白色锦袍,负手而立,站在不远处。

“别告诉我,你是出来看风景的。”季南北大步走到叶浮珣的面前目光落在她的包袱上,语气里带着微怒,“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叶浮珣见瞒不过,索性也就不瞒了。“我是打算一个人偷偷地走,就在这里,你们每一个人表面看起来都是笑嘻嘻的,其实心里一定都在担心我的身体,所以我打算一个人走,身上带了你给我配的药,如果足够幸运,说不能我能去一趟边南见璃儿最后一面,然后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生命最后的来临。”叶浮珣看向季南北,坚决地说道,“今天,你是拦不住我的,要么你放我离开,要么你跟我离开。”

季南北一言不发,接过叶浮珣手中的包袱,打开门,回首见叶浮珣还愣在原地,笑道,“还不快跟上。”

叶浮珣对他微微一笑,小跑着跟了上去,与季南北并肩而行,抬头看着这个眉眼如画的男人,说道,“谢谢你,季先生。”

“青若姐姐快醒醒!”最先醒过来的轻云已经是日上三竿,头有些微晕,平常她浅眠,从来没有睡得如此熟过,跑到叶浮珣的院子里一看,发现床上空无一人,而青若则在外室睡得正香,桌子上留下了三封信,轻云忙摇醒青若。

“怎么了?”青若睡得迷迷糊糊的,有些发懵地看着轻云问道。

“小姐……小姐不见!”轻云着急地说道。

“什么?!”青若瞬间清醒,看到桌子上的信,忙拆开其中的一封,映入眼帘的便是叶浮珣秀气的小楷:“青若,轻云,对不起,我走了,体内的毒一天深过一天,我不知道自己何时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实在不想看到你们为我伤神,我也该为自己活一活了,说不定外面会有比季南北更厉害的人把我医治好,素儿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替我照顾好她,京城是一个是非之地,不适合她待,所以我已经向太后请旨,让你们带着素儿回封地,十年之内,你们不得入京,告诉素儿,不是娘亲不要她,我不想让这个孩子看着我死去,这对她来说,太过于残忍了,京城的铺子庄子一切都交给青颖来打理,明月阁我已经交给了阿言,若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阿言,或者少卿,他们会帮你们的。不要找我,因为这是我最后的遗愿,你们每个人务必遵守。勿念。叶浮珣留。”

“小姐……”青若连衣服都顾不得穿,直接跑了出去,迎面装上了慌慌张张跑过来的青琴,“青若姐姐,季先生不见了。”看到青若失魂落魄,青琴拿过信不可置信地看向轻云,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叶浮珣会自己一个人走,那日叶浮珣对季先生说要去游山玩水,所有人都当做是玩笑话,就算是游山玩水,也要带上她们其中两个人啊。

“青若姐姐,小姐遗命,小姐想走,你是找不到小姐的。”轻云回过神来,安慰说道。这所有的丫鬟当中求青若跟的叶浮珣时间最长,感情最深,与其说两个人是主仆,不如说两个人是姐妹。

“青若姐姐,宫里传来了太后懿旨!”青画慌乱地跑了进来,今早发生的事情,让几个丫鬟都措手不及,青若定定神,再抬眸已经没有了方才的慌乱,站起身来,淡定地说道,“青琴去招呼一下公公,我梳洗一下就来。”

叶浮珣一向是雷厉风行,行事果断,她早就准备离开的一切,一早便给了太后密信,下旨让洛安郡主离京回封地,在外界看来,是紫凌王妃和离后,带着义女回去的,而一早她就没有打算跟着他们一块离开。

接了懿旨后,青若吩咐他们收拾东西,然后将自己关进了房间里,谁也不见,直到黄昏才出来,洛安郡主知道叶浮珣不见,整整哭闹了一天一夜,青画怎么也哄不住,“小郡主,您别哭了,小姐是为了您好。”

“我不管,我就要娘亲,画姨……”小若素将手边上的茶杯扔了出去,砸在了门框上,应声而碎,这时青若推门进来,一身严厉,“郡主莫要哭闹了!”小若素所有的人里面她最害怕的不是会武功的轻云,而是平日里温柔的青若。

小若素立马噤声,两眼含泪地看着青若,“若姨……我想要娘亲。”青若心里一软,俯下身子摸着她的头说道,“你娘亲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她舍不得你,走之前嘱咐我们一定要照顾好你,所以你要乖乖的,等你娘亲回来,让她看到一个健康活泼的素儿好不好?”

“真的吗?娘亲还会回来嘛?”小若素可怜兮兮地问道。

青若擦干她的泪,柔声说道,“会的,不过在她回来之前,你要变强大,这样你才能保护她。”

“嗯嗯。”小若素握紧拳头,说道,“若姨你放心,素儿一定会变强大!不让任何人欺负娘亲!”

次日。

“青若姐姐,一切都收拾好了,可以出发了。”一个丫鬟说道。

青若回身看了一眼雪斋,当初她跟叶浮珣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转眼间,物是人非了。

“我把这边处理好便去习水跟你会合。”青颖拉着青若的手说道,“照顾好小郡主,你们多保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