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八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430 2021-09-07 00:36

温言接过一看,是一块温泽圆润的圆形玉佩,上面雕刻着类似于麒麟似的的猛兽,将其反过来用小篆刻着一个字,仔细看来,貌似是一个魏字,虽然温言不识玉,但感觉是个上乘的玉,抬头问道,“王妈妈,何人给的?那人在何处?”

“是一个公子,看穿着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公子,听口音也不像是京城人士,长相嘛,那也是十分俊俏啊,不似咱这儿的公子温润,多了几分刚硬。。”王妈妈颇为八卦地凑近问道,“温姑娘,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一位公子啊。”

温言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一个挺拔俊逸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面对王妈妈的八卦,她笑盈盈回答,“这个我也没有印象啊。”

王妈妈撇撇嘴,显然不相信,涂得厚厚胭脂的脸堆着满满的笑容,世故的眼睛转了一圈,又问道,“最近怎么不见重公子来了?”

温言把玩着手中的玉,十分敷衍地说道,“可能有什么事情吧。”

王妈妈肥大的身子挤进椅子里,拿起桌子上的茶一饮而尽,又接着问道,“你说重公子娶妻了没有?那重公子长得明眸皓齿,简直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不对比女子还要美几分。”

温言暗自翻了一个白眼,明明就是一个女子,琉璃眸子里闪过一起狡猾,深叹一口气,一副闺中幽怨的样子说道,“谁知道?说不定现在真在哪个红鸾帐内呢?”说着拉起王妈妈肥肥的手,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要不等重公子回来,王妈妈问问重公子。”

王妈妈一脸陪着笑,小肥手轻拍着温言的柔荑,她不敢啊,虽然重公子见人三分笑,可是那笑意更多的时候,让她觉得笑里藏刀。

“哪个美人的红鸾帐也不如温姑娘的美人窝啊。”一道含着笑的声音传来,一抹月白色的身影走了进来,叶浮珣手持一把玉骨扇,看见温言笑得如同一只狐狸。

王妈妈讪笑地站起身来,手里的帕子一甩,“重公子,您可来了,奴家很想您呢。”叶浮珣轻咳两声,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天不怕地不怕的宸王妃最怕的就是王妈妈的帕子,那个味道,可以让她打好几天的喷嚏。

温言白了一眼某个女扮男装的王妃,大冷天的拿把扇子,也不怕动,又看到叶浮珣对王妈妈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心里舒坦多了。

叶浮珣美目微瞪,看着某个看戏的女人,玉骨扇唰地一声打开,遮挡在鼻翼处,绕过王妈妈,伸手拉住温言,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想爷吗?”

王妈妈看此情景,一副我懂的样子,掩着嘴走了出去,还体贴地关上了门,吩咐别人不能打扰。

“戏精。”温言没好气地挣开叶浮珣的手,转身坐到桌子上,抬眸笑道,“怎么不在家恩恩爱爱的宸王妃不在王府里陪王爷,怎么有空跑到这明月阁来啊?”

叶浮珣拂衣而坐,目光落在了温言桌子上的那块玉佩上,伸手拿了起来,仔细观看,“这么好的玉哪儿弄的?”

“不知道,听王妈妈说是一位公子送的,不像是京城人士。”说着温言凑了过来,问道,“这玉佩是不是特别值钱?”

叶浮珣用玉骨扇将温言的脑袋推开,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能不能有点出息,明月阁缺你银子花吗?”

“攒钱赎身啊。”

“这块玉不仅值钱,还可以救命。”

叶浮珣信手捏起桌子上的茶点,“你看见玉佩后面的那个魏字了吗?”

温言翻过玉佩朝叶浮珣点点头。

“这块玉佩名叫薇麟佩,正面是麒麟猛兽,这在边北代表着一个家族最大权利的象征,说明,给你玉佩的这个人身份尊贵,那么玉佩后面刻着一个小篆的魏字,是这块玉佩的主人姓魏,在边北地区,有一个大家族就姓魏,这个家族在边北势力强大,边北三分之二的经济皆掌握在这个家族手里,就算是当今圣上见了魏家的人都要礼待有加。”

听了叶浮珣的话,温言两眼冒星,“真的。”说着就从叶浮珣手里夺过薇麟佩,反复地看着。

“你真不认识给你薇麟佩的人?”

“应该认识吧。”温言想了一会儿说道,“那天我从宸王府出来,碰见了一个受伤的人,天寒地冻的,我就顺手救了他。那天他身上好像就佩戴了一块这块玉佩。”

“这么好的宝贝,赶紧收好啊,要不然我可带走了。”

温言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想得美。”

叶浮珣看温言的眼神多了几分深意,那个人果真来了,但她没想到救那个人的竟然是温言。

“想什么?”温言在叶浮珣眼前挥了挥手,促狭一笑,“怎么想你家王爷了?”

叶浮珣好笑地推开了温言,说道,“坐下,我问你点事。”

“我就知道,某人啊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情?”

“听最近关系叶府事情,你听说了吗?”

“京城妇孺皆知,好不好啊。”温言坐到叶浮珣一旁,不由的看向叶浮珣,问道,“不会出自你手吧。”

“你够狠的呀,身为一个丞相,处于谣言的漩涡之中,你让你那老爹如何在朝中立足啊。”说着仿佛又想到什么事情,说道,“貌似,你也不认那个爹。”

也只有温言敢在叶浮珣面前这么说话了,某个被戳中的女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道,“对待敌人,要用尽一切手段打垮,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狠,我个人啊,没什么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不舍得对自己狠。”

“说吧,你又想做什么坏事?”

“以明月阁为渠道,给叶府最后一击。”叶浮珣风轻云淡地说道。明月阁对京城贵公子,可以将谣言深入到上层圈子里。让叶翰良在京城彻底无立足之地。

“够狠。”温言邪邪一笑,伸手玉指挑起叶浮珣的下巴,说道,“够味,本姑娘喜欢。”

两个人在屋子狼狈为奸,合计着怎么算计叶府。聊着聊着天就已经暗了,温言吩咐侍女去准备晚饭。叶浮珣抬头看看天,说道,“不用了,该回去了。”说着拿起屏风上的褐色披风,走了出去,温言也不强留,刚走出明月阁的大门,迎面装上一个人,熟悉的药香,叶浮珣抬头一看一张清风霁月般的脸映入眼帘,她惊喜地喊道,“季公子。”

季南北看着那张红扑扑的脸庞,他没想到刚一入京城就能碰见叶浮珣,如星辰般的眸子里迸出丝丝笑意,“叶大公子好兴致啊。”

“彼此彼此啊。”叶浮珣抱拳笑道,“季公子来京城不到王府去,单单来了这明月阁,可是看上这明月阁的哪儿位姑娘了?”

“可惜看上的佳人已不在了。”季南北颇为遗憾,半真半假地说道,一双清澈的眸子映出叶浮珣的身影。

“是明月阁的吗?”叶浮珣好奇地问道。上一世她关于季南北的印象非常少,也没有听说这位神医圣手季先生有心仪的姑娘啊。

“算是吧。”季南北含笑看着叶浮珣,只见她皱着一张见,苦苦思考着,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

“你骗我。”叶浮珣柳叶眉一挑,说道,“季公子回了一趟南方,都学会骗人了。”

“叶大公子,不知可否伤个脸,陪在下进去喝杯热茶呢?”

经季南北这么一说,叶浮珣才想起来两个人正站在明月阁的大门口,来来往往都是人。忙侧身让季南北走了进去,吩咐王妈妈招待贵客。

“季公子此番来京城是所谓何事啊?”

“访友人。”季南北端过叶浮珣到给他的茶,修长的手指无意中碰到了叶浮珣的手背,冰凉的感觉让叶浮珣微微皱起眉头,问道,“季公子的手为何这么凉?”

“天生带寒气,不要紧的。”季南北不甚在意地说道。

不知道为何这次季南北回来,让叶浮珣感到他十分温和,不像之前的季南北,虽然见人也是三分笑,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是那种疏离感始终伴随着叶浮珣,这次回来的季南北,让叶浮珣感到十分亲切。

所以某个王爷在王府左等某个小女人不来,又等也不来,只要亲自跑到明月阁来抓人。一进明月阁,王妈妈听说是来找重公子的,就自动地将宋寒濯带到了季南北和叶浮珣的房间。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季南北,不行了,我要笑得肚子疼。”不知道季南北讲了什么笑话,竟然让叶浮珣可以如此开怀大笑。

这让某个王爷十分不爽,伸手推开了门,叶浮珣背对着门口,以为是王妈妈,便不耐烦地说道,“王妈妈,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有人来打扰!”

季南北对上某个王爷阴恻恻的眸子,心里一惊,为某个小女人捏一把汗,叶浮珣见半天没有动静,扭头一看,自家夫君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自己,问道,“夫人,那本王算别人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