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六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80 2021-09-07 00:36

“怎么坐到这儿啊?”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叶玿璃一惊,转身朝声源处看去,只见月光下站着她最熟悉的人,一身淡紫色的衣裙,乌黑如同瀑布一般的秀发只简单地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绑起,夜风微微吹起,衣带翩翩起舞,在月光下浅笑盈盈,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眉眼间的清冷如同天上的星河,眼里的笑意又那么亲切。

叶浮珣走到叶玿璃身边,摸了摸她身上有些凉意,关心地问道,“在外面吹风怎么不让丫鬟准备个披风,万一着凉怎么办?”

“我哪儿里有那么娇气啊。”叶玿璃满不在乎地说道,一旁的筝儿听了转身进了内室拿了一件披风披在了叶玿璃的身上,然后跟青若一起默默地退了出去,给姐妹二人留下说悄悄话的空间。

叶玿璃将头靠在叶浮珣的肩膀上,感性地说道,“姐姐,谢谢你。”

“好好的,怎么说谢谢啊。”

“就是想说。”叶玿璃抬起头对着叶浮珣一个甜甜的笑容,望着天空的繁星,问道,“姐姐,你说天空哪颗星星是母亲啊?”

“那颗吧。”叶浮珣指着最亮的那一颗星星说道,“都说人死了就会变成天空中的星星,婶母她一直在天上看着你呢。”叶浮珣摸着叶玿璃的头笑道,“我的璃儿也长大了。”

“我今天要跟姐姐睡觉。”叶玿璃搂着叶浮珣的胳膊撒娇道。叶浮珣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亲人了,她又何尝不是想拼尽全力来护她周全,不过叶浮珣太过于强大了,她不知道能为她做些什么。

“好。”叶浮珣起身拉起叶玿璃说道,“夜凉了,别在这坐着了,回去休息吧,今天我跟你在蘅芜苑休息。”

叶玿璃甜甜一笑,用力地点点头。

*************************

“王妃,王妃……”一向稳重的青若一路小跑跑进别亦阁,叶浮珣正在跟轻云下棋,头也不抬地问道,“什么事?怎么连你也慌慌张张的。”

“王爷……王爷回来。”青若喘着气说道。

叶浮珣执棋的手微微一顿,转而看向气喘吁吁的青若,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

“王爷回来。宫里边传来了信,说王爷的车马已经到了京城的郊外,这次唐大将军跟唐少将军也都回来了。”

“快去叫周姑姑去准备一下。”叶浮珣放下手里的棋子,忙吩咐道,终于回来了,自从收到宋寒濯回来了的信,她就每天数着日子,终于把他等回来了,叶浮珣平生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等一个人。

她在柜子翻着自己的衣服,拿起一件淡蓝色的衣裙,问道,“这件衣服怎么样?”自己看了看又觉得不好看,不待丫鬟回答便又放下,拿起一件绯红色云锦做的衣裙,又觉得太过于艳了,摇摇头又放下了,挑来挑去,一件相中的衣服都没有,有些气急败坏地看着这些衣服,一旁的轻云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王妃,王爷又不是没有见过您,您穿什么都是那么好看,奴婢觉得这件淡蓝色的衣裙就不错。”

“你懂什么啊。”一旁的青颖打趣道,“王妃呀,这是太久没有见过王爷了,这是想给王爷一个眼前一亮的效果……”

“好了,我的好王妃,您在不梳洗打扮,王爷可就要回来了。”青若拿起一件鹅黄色用水锦织成的衣裙说道,“这件就不错,眼色既不艳又不会太素,最适合不过王妃您了。”

几个丫鬟纷纷附和道,叶浮珣感觉还不错,拿着衣服在苏夫人送来的洋镜子前照了照,的确不错,便让丫鬟伺候着她换上了,轻云又给她梳了一个当下最流行的发髻,一只翠玉簪子插在发间,简单又大方,素中带着华贵,素手拿起红片放入两唇之间,抿嘴一笑,倾城倾国,叶浮珣打扮好后,又命小厮去打听宋寒濯的车队走到哪儿了,带着丫鬟嬷嬷们在门口等着。

如今大军班师回朝,百姓们自然夹道相迎,为首的是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男人,虽然带着面具,根据全身的气度依旧能够感觉出来这是一位英姿飒爽的男子,身后跟着一身银色盔甲的唐筠珩跟唐远,而晋王宋寒澄也骑着枣红色的高头大马据宋寒濯只有半步之遥,他神色抑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车队的中间有一辆马车,里面不知道坐着什么人,风吹起车帘一角,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

“这戴面具的是谁啊?”人群不知道是谁发出一个问题。

“应该是宸王殿下。”

“宸王殿下,怎么会带个面具啊。”

“我家隔壁的王大爷他兄弟家的姨娘家的小儿子的邻居家的大儿子在宫里方差,据他说,这宸王殿下在跟敌军作战的时候,中了敌军的圈套,受了重伤,经过神医救治,保住了腿,不过这脸是毁容了。”一旁的一个中年男子得意洋洋地说着他听来的小道消息,听得周围的人一阵可惜,这天下谁人不知,这宸王殿下生的比女子还美,如今毁了容还真是可惜啊。

宫门口,许久不上朝的玄康帝拖着病躯率领文武百官亲自迎接,越贵妃跟张贵妃也伴他身侧,宋寒濯跟宋寒澄快大军一步,率先到到宫门口,翻身下马,单膝跪在玄康帝面前,“儿臣见过父皇。”

玄康帝骄傲地扶起两个儿子,笑道,“都起来吧。”

“谢父皇。”

“濯儿……”玄康帝看着带着面具的宋寒濯心疼地问道,“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你这脸……”

“回父皇已经好了。”又低声对玄康帝说道,“就是脸上留了一道疤,怕母妃看了伤心这才戴了面具。”

听了宋寒濯的话,玄康帝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又听说宋寒濯脸上留了疤,心里又一阵心疼,宋寒濯是他所有儿子当中长相最好看的一个,如今毁了容,怎么能不叫他这个做父皇的伤心呢。

唐筠珩跟唐远随后也到达了宫门口,“臣参见陛下。”

“两位爱卿快快请起。”玄康帝说道,“两位爱卿为我玄岳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朕代天下百姓感谢二位。”

“这乃是臣分内之事。”唐远说道。

玄康帝颇为赞赏地看着唐家父子二人,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爽朗一笑,转身大步走上玉撵,文武百官立刻跪下,高呼,“恭迎宸王殿下,晋王殿下凯旋而归。”声音嘹亮,回荡在整个京城的上空。

张贵妃坐在另一个玉撵上,回头看着骑着高头大马的晋王殿下,深吸一口气,后面是她这一生所有的倚仗,之前她就命董嬷嬷给晋王宋寒澄传信让他速速回京,没想到宋寒澄竟然还是很宋寒濯一块儿回得京城。

玄康帝在政德殿论功行赏后,这才放宋寒濯等人离开,一出了政德殿,丁姑姑便在殿外等候,“殿下,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宋寒濯虽然急着回去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但是越贵妃又不能不见,跟着丁姑姑朝云霄殿走去,一进云霄殿,便看见越贵妃背对着他站着。

“娘娘,殿下来了。”

越贵妃淡淡嗯了一声,丁姑姑便十分有眼色地退了下去,只留下母子二人。

“跪下!”越贵妃并没有看到自家儿子的欣喜而是厉声说道。宋寒濯一愣,乖乖地跪在了地上,越贵妃这才转过身来问道,“知道为什么让你跪着吗?”

“儿臣不知。”宋寒濯冷声说道,面具下一脸倔强。

“慕容又是怎么一回事?!”越贵妃看到自家儿子的脸,眼里闪过一丝心疼随后又语重心长地说道,“这珣丫头是多好的王妃啊,你怎么又把慕容带了回来?!你可想过珣丫头的感受?!”

宋寒濯跪着的身体微微一僵,随即说道,“母妃,慕容她救了儿臣两次,这次儿臣将她带回来只是想给她一个安定的居所,儿臣相信珣儿会理解的。”

“本宫不同意。”越贵妃说道,“本宫是绝对不会同意慕家的人进宸王府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越贵妃斩钉截铁地说道,“本宫这一辈子只承认珣丫头一个儿媳妇,其他人还没这个资格,尤其是这个慕容。”

“母妃,那儿臣也把话说明白。”宋寒濯透过面具,一双眼睛坚定地看向越贵妃,“慕容儿臣纳定了。”说着起身,对越贵妃行礼,“儿臣先行告退。”

“濯儿,你就不怕伤了珣丫头的心吗?”在宋寒濯转身离开的那一刻,越贵妃扬声道,她还是了解她的儿子的,若是他认定的,那就是谁也没办法改变的事,不过他希望宋寒濯能够为叶浮珣而改变,宋寒濯脚步一顿,坚定地说道,“珣儿她会理解的。”说着大步走出了云霄殿。越贵妃望着宋寒濯高大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而宋寒濯却不知道,他做了一个让他后悔一辈子的决定,这个决定让他失去了他最爱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