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一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55 2021-09-07 00:36

叶浮珣眼睛一沉,一个侍卫慌忙跑进来,说道,“王妃,外面有一队人马,打了进来。”

莫有里一听,大手一挥,喝道,“来人,把大厅给本官围住!”

门外的官兵纷纷走上前来,将大厅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大厅外的百姓纷纷站在叶浮珣的面前,将门口堵死,“王妃,您不用怕,我们跟他们拼了。”一个中年男子说道,颇有壮士之意。

章老夫人哪儿能想到会有如此变故,紧紧拉着一旁赖婷儿的手,唯恐伤及到自己,却不料,叶浮珣一把扯过赖婷儿,她那把好久没有用的匕首,抵在赖婷儿的脖子间,冷冷地说道,“那好啊,大家一起死好了。”

“你……”赖大总管竟然忘记了赖婷儿的存在,他的手一紧,叶玿璃白皙的脖子就出现了一道血痕,疼得叶玿璃微微皱起眉头。

“啊……”赖婷儿惨叫一声,她的肩膀出硬生生地受了一刀,叶浮珣那把染血的刀再次抵在了赖婷儿的脖子上,看得章老夫人胆战心惊。

“你可以再动璃儿试试,下一刀本妃不知道会捅进哪儿里。”叶浮珣边说,边幽幽地将刀子在赖婷儿的脸上比划来笔划去,借此来分散赖大总管的注意力,这赖婷儿是赖大总管唯一的女儿,自小捧在手里宠着,哪儿里让她受过如此的伤,果真赖大总管乱了阵脚,手不自主地离叶玿璃的脖子远了一些,轻云瞅准时机,软鞭一挥,牢牢地缠在了赖大总管的胳膊上,用力一拉,将赖大总管摔在了地上,筝儿趁机把叶玿璃拉到安全区域,摔在地上的赖大总管捂着胸口,朝莫有里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一个活口都别留!”

莫有里反应过来,大喊一声,“来人把他们给本官拿下!”只不过话刚喊完,便有两个官兵被打了进来,一个青衣女子便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着翩翩公子的季南北,眨眼间,那女子便来到了莫有里面前,只听‘咔嚓’一声伴随着一声惨叫,莫有里半跪在叶浮珣面前,右手垂了下去,估计那条手要费了。

季南北手中的玉扇一开,上面画着几棵翠竹,面带三分笑地走到叶浮珣面前,见她完好无损,暗松了一口气,戏谑道,“没想到宸王妃有一天也差点会称为瓮中鳖啊。”

叶浮珣松开赖婷儿,看了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的某个神医圣手,也不答话,再抬首轻云已经将人全部解决了,门口的百姓还极为有眼色的拿了绳子将赖大总管跟莫有里以及那些官兵全部绑了起来,赖婷儿也受了一刀,捂着肩膀,苍白着一张脸,看着这一切地发生,脸色看向叶浮珣,变得有些阴沉。

季南北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叶玿璃,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药瓶,递给筝儿,让她给叶玿璃擦一下。

“章老夫人,抱歉让您受惊了。”叶浮珣看着一脸恐意的章老夫人,对她笑道,“恐怕今天的晚膳不能留章老夫人,本妃这就派人送老夫人回去。”

“不用了,老婆子自己能回去。”说着一旁的丫鬟从凳子上扶起章老夫人,那爽看似混浊的眼睛,却闪着常人不可有的智慧,又看向一旁的赖婷儿说道,“这婷儿我这老婆子可否能带走?”这章老夫人自称一句老婆子,实则给足了叶浮珣面子。

“自然可以。”叶浮珣一向不喜欢迁怒别人,赖大总管是赖大总管,她虽然不喜欢赖婷儿,不过也不会因这点小事而为难她。

“婷儿,跟祖母回去吧。”说着便让身后的一个丫鬟去扶着赖婷儿往外走去,谁知还未走到门口,那赖婷儿便迅速捡起地上的匕首,朝叶浮珣刺过去。

“小心。”跟叶浮珣面对面的季南北,一把拉过叶浮珣,反身挡在了叶浮珣的前面,将叶浮珣护在身后他的身子微微躲过那把刀,一个反手将那把匕首打落在地,又一巴掌打在了赖婷儿的胸口处,整个人被打飞到章老夫人的脚下,几个侍卫上前围住。

“你没事吧?可有受伤?”季南北担忧地看着叶浮珣,方才要不是他答应块,恐怕眼前这个小女人就有生生地受那一刀了,一想到这里,季南北侧头看向赖婷儿,他就想杀人。

“我没事啊,你都放在本妃前面了,能有什么事?倒是你,可有受伤?”

“没有。”

季南北仔细打量了一下叶浮珣见其确实没事,才转身看向赖婷儿。

此时的章老夫人是想扶都不敢扶啊,方才赖婷儿那可是刺杀王妃的行径啊,这是要诛九族的呀,章老夫人就算在疼赖婷儿,也不敢贸然开口。

“章老夫人,这赖婷儿,你恐怕带不走了。”叶浮珣整了整衣衫,看向章老夫人冷冷地说道,“这刺杀王妃可是要诛九族的。”

“王妃……”

章老夫人还没有说叶浮珣便自顾地说了起来,“本妃知道,这件事跟章家没什么关系,但是若是传到父皇耳朵里,章老夫人应该很了解父皇,他一向注重礼法。”

叶浮珣直接搬出来了玄康帝,就算章老夫人有心就赖婷儿,她也救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浮珣的手下将赖婷儿带了下去。

“王妃。”青若从门外走来,朝叶浮珣微微行礼说道,“章大人求见。”

“哪儿个张大人?”叶浮珣淡淡地问道,其实她心里早就料到章家一定会来人将章老夫人给带走。

青若低着头,说道,“是章斌章大人。”

“还不快请进来。”

叶浮珣话刚落音,门外便走进来一个身穿灰色锦袍的中年男子,浓眉大眼,虽说是个文官,倒有几分武官的英气,见到叶浮珣拱手行礼,“下官见过宸王妃。”

“章大人客气了,论起来,你与本妃还是亲戚呢。”叶浮珣浅笑道,“章大人快请坐。”随后吩咐身旁的人去备茶水。

季南北则坐在一旁看某个小女人演戏,宋寒濯一走这京城冷情了许多。难得遇到这么好玩的事儿,他自然是要凑个热闹。

章斌对叶浮珣一拱手,说道,“下官是来接家母回府的,叨扰到了王妃,真是实感抱歉。”

“章大人客气了,本想着今日留章老夫人用了晚膳再派人送回去,不料庄子出了事情,让章老夫人看了笑话。”

章斌没想到叶浮珣如此好说话,外界皆穿这宸王妃跟宸王殿下是绝配,脾气性格皆古怪,而且也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光听闻她二话不说刺死谢贵人的宠物,又开青楼,又大庭广众之下鞭打倾舞县主种种事迹让章斌来之前做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到了汀兰居,叶浮珣竟然跟他这么客气的说话,让他开始怀疑眼前这个气质温婉,沉着大度的女子和传说中的那个嚣张跋扈的宸王妃是一个人嘛。

章斌只好赔笑,看到地上的莫有里,剑眉微蹙,问道,“这莫大人是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打算联合家奴刺杀本妃,不过已经被本妃的贴身丫鬟给打残了。”叶浮珣淡淡地说道,‘刺杀’‘打残’这种字眼竟然云淡风轻地从眼前这个弱女子口中,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眼前这个女子必成大器。

“章老夫人目睹了整个事情,到时候还得劳烦章老夫人给本妃做个认证。”叶浮珣笑道。

章斌看了一眼脸色有些苍白的章老夫人,又看了一眼不远处捂着胸口流着血的赖婷儿,忙笑道,“那是自然。”说着走到章老夫人身边,伸手扶住章老夫人,转而对叶浮珣说道,“那下官就不打扰王妃了。”

叶浮珣笑着点点头,而后吩咐青若送章斌出庄子。

“王妃,这些人怎么处理?”轻云问道。

坐在上座的叶浮珣,单手支着手,一脸天真地想着,转头跟季南北轻云等人商量着,“本妃这个人有一个特别好的优点,那就是小心眼,你说这三个人想刺杀本妃,这个可不能轻饶,让本妃想想,是先剥皮呢,还是先断骨?”

“王妃,本公子倒是有一个很好的建议。”季南北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叶浮珣眼睛一亮,问道,“什么建议说来听听。”

“本公子最近正在研究一种毒药,正确试毒的‘小白鼠’这三个人虽然长的丑,试毒估计还可以的。”说着季南北凑近跟叶浮珣眉飞色舞地讲着他最近研究新的毒药,“本公子研究的这个毒药,吃下后可以让人全身奇痒无比,如同万只蚂蚁蚀心,然后全身的皮肤一点一点的溃烂,还散发着恶臭,比厕所的屎还要臭,这种情况一直会持续七天,七天后他们的外面的皮和肉全部溃烂,化成臭水,里面的肠子、心、胃、等等全部的内脏,都流了出来,上面全部爬满了蛆虫……”

“好了……你别说了……”凌安郡主捂着口鼻,一脸恶心地说道,“你怎么能研究这么恶心的东西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