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475 2021-09-07 00:36

某个被讨论的王爷正在自己的书房生闷气呢,自从那日从唐府回来,这宸王府的一直都是低气压,小厮丫鬟都小心翼翼,唯恐一个不小心惹了某个王爷,脑袋不保。

“王爷,季公子回来了。”

云厉一进书房便看到一地的纸团,他倒是稀奇,许久不见他家王爷这么喜形于色,沉不住气了,那叶家大小姐倒是好手段啊。

“他回来做什么?!”宋寒濯又将一张宣纸揉成团,扔在地上,“叶修安身子好了?”

“自然是好了,听说……”云厉一顿,果真他家王爷停笔看向他,不耐烦地问,“听说什么?”

“听说叶大小姐已经回了叶府。”

宋寒濯傲娇地哼了一声,“她倒是舍得回去了。”如同琥珀般的眸子突然溢出了笑意,“吩咐下去,本王要沐浴更衣。”

宋寒濯的笑让云厉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家王爷只要这样一笑,那就是没有好事。那他是该替季公子捏把汗呢,还是替叶大小姐捏把汗呢。

这几天叶浮珣的神经一直在紧绷的状态,回到叶府后,叶翰良外出办事不在府中,谢姨娘也借身子不适没有见叶修安,只有叶云裳和叶金玉露了个面,便很有自知之明地回去了,叶玿璃坐下陪叶浮珣和叶修安说了一会话,见叶浮珣脸色疲惫,也起身告辞了。叶浮珣这几日因为叶修安的病情一直没有休息好,回到浮笙阁,安排了一些事情,便倒头就睡。

醒来已是二更天,迷糊之中感觉自己房间多了一个人,以为是青若,“青若,给我杯水。”刚醒的叶浮珣声音没有了平日里的清冷,糯糯的,很甜。

很快一直大手递过一杯水,叶浮珣也没有接,就着那双手就喝了起来,心满意足后,又躺了下来了,正要准备再次入睡时,突然清醒,刚才那个人不是青若!

“青若,你过来,天气有点热,给我打着点扇子。”叶浮珣边说边摸向枕下的簪子。她记得她睡觉前将一个簪子随手放在了枕头下面。

人影越来越靠近,叶浮珣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手心都出了汗,待人影走进时,叶浮珣猛的一捞那人,那人不防备,顺势倒在了床上,一个冰冷的簪子抵在他的喉咙处。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还是个男子?!

“呵。”那人轻笑一声,“珣儿,上次你拿扇子挡本王的脸,这次你竟然用簪子抵在本王脖子上,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略带笑意的声音,无比熟悉!宋寒濯!叶浮珣深深地松了一口气,手不由得松了几分,簪子刚一离开某个王爷的脖子,叶浮珣便被宋寒濯一个翻身压在身下。

“这就是珣儿的待客之道?”宋寒濯离叶浮珣非常近,灼热的气息撒在叶浮珣的脖颈处。

“王爷这半夜不在宸王府待着,偷偷跑到女子闺阁之中,难道这就是王爷的君子之道?”叶浮珣试图挣扎起来,这个无赖,就该拿着簪子跟他说过,一没了威胁,他就无法无天,自从唐府不声不响地走后,宋寒濯便一直没有露脸,现在大半夜的又跑到她的闺房之中,占她便宜,叶浮珣越想越委屈,“王爷,您这恐怕于理不合吧,您不要名誉,小女子还要,这要是传了出去,珣儿日后该如何嫁人,还是说珣儿在王爷心里就是这么一个随便的人。”说着一把推开宋寒濯,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坐在床边看着某个心情貌似不错的无赖王爷。

听了叶浮珣的话,宋寒濯忍不住笑出声来,“珣儿是在意细节的寻常女子嘛,再说了,不是还有季南北要你当他的季家夫人嘛,或者本王看那唐筠珩对你也甚是喜欢,嫁到唐家也不错啊。或者你求求本王,本王一开心也纳你为妃了。”

叶浮珣看宋寒濯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十分不爽,说起话来更是带刺,“哼,王爷的大门我叶浮珣高攀不起,就算有朝一日我叶浮珣出家为尼,我也不会嫁给王爷呢。”

“你宁愿出家为尼,也不愿意嫁给本王?!?!”某个钢铁直男的王爷,听了叶浮珣这句话,完全忘了是他先挑的头。

“要你管,你给我出去!”

“小姐,你醒了?!”门外想起青若的声音。紧接着便青若推门进来。

刚刚还剑弩拔张的两个人,被青若的声音吓了一跳,叶浮珣一把扯过杯子,盖在某个王爷的身上,警告道,“别出声!”

一向不可一世的宸王,第一次乖乖地听一个女人的话,躲在被子里。这要是传出去,定成为京城百姓饭后茶余的谈资。

“小姐醒了,奴婢让人去热的饭菜。小姐过来吃点吧。”青若绕过屏风,点燃了蜡烛。接着几个人丫鬟端着几样小菜和粥进来了。

“不用了,我不饿,你下去休息吧。”叶浮珣隔着幔帐,对青若说。

“小姐,这几日您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再不吃您的身子会吃不消的。”

“好了好了,你把饭菜放到桌子上,我一会自己去吃,你也累了一天了,去休息吧,今天不用守夜。”叶浮珣因为床上有个人,还是个男人,现在她只想把青若给大发走。

“是,小姐。”虽然感觉今天的小姐有些怪怪的,但是看看叶浮珣的脸色,还是将让丫鬟们把饭菜放在桌子上,自己领着几个丫鬟退了下去。

待青若出去后,叶浮珣松了一口气,一扭头才发现某个躲在被窝里的王爷正支着脑袋,侧卧看着她,平日里淡漠的眸子闪着点点光芒,一副慵懒的模样,格外迷人,见叶浮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唇角一勾,眉尾上挑,绽放出一抹勾魂的笑,叶浮珣忍不住按住胸口,按下心里的那悸动。

“王爷,是不是该回去了?”

谁料某个王爷竟然翻个身躺平,微微一笑,“这宸王府的床,竟然没有珣儿的床舒服,这让本王都不想回去。”

外界传闻清冷如仙的宸王,此时就像一个登徒子,赖在一个贵女的闺房。叶浮珣有些意外地看着宋寒濯,这个男人竟然真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闭上眼睛准备睡觉!“既然王爷这么喜欢,这床就让给王爷睡就好了,小女子就不打扰了。”说着叶浮珣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嘛,喜欢给你就好了!

叶浮珣刚穿好鞋正准备起身,手腕便被宋寒濯抓住,还未来的及反应,宋寒濯轻轻一用力,就让某个准备逃的女子顺势倒在了床上,一只大手搂住叶浮珣的腰,轻轻一带,便带进了某人的怀里。叶浮珣挣扎了几下,奈何男女力量实在悬殊,叶浮珣忍不住翻白眼,堂堂一个王爷,能不能别每次都欺负她这个弱女子!

这种情况叶浮珣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也反抗不过,还不如找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呢,免费的宸王牌抱枕,不抱白不抱,于是前一秒还张牙舞爪的小人儿,此时却乖乖地将小脑袋靠在宋寒濯的怀里,鼻尖萦绕着熟悉的味道,不是一般皇子身上的龙延香,而是一种很清冽,很好闻,很安心的味道。这种感觉有点久违了。

“你喜欢季南北嘛?”

“不喜欢。”叶浮珣想也不想地回答道,季南北对她来说顶多就算是个朋友,谈何喜欢。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他做他的夫人啊。”某个王爷开始翻旧账。

叶浮珣蹭了蹭脑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他可以救安儿啊,再者,季公子人长得不错,家世身世都清白。怎么算都是季公子吃亏啊。”

某个王爷听了,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庆幸,他怀里的这个小女人这么理智,嫁人都不吃亏。伸手把玩着叶浮珣胸前的一缕头发,“那唐筠珩呢?”

“表哥?”叶浮珣抬眸看了一眼宋寒濯,有点差异他怎么会问唐筠珩,“表哥就像是安儿一样的存在,你见过有妹妹嫁哥哥的嘛。”叶浮珣又想了想,说道,“不过,若是嫁到唐府再好不过了,舅妈舅舅定不会让我吃亏。”

合着她还真想过啊,某个王爷有些不平地拽下叶浮珣的一根头发,叶浮珣眉头一皱,伸手打了一下某个王爷的手,又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闻着他身上的清香,闭上的眼睛。

也许是太过于安心,也许是这几日太过于劳累,不一会叶浮珣的倦意又上来了。

“若是你嫁到宸王府,算不算吃亏啊?”某个王爷问道,等了许久,不见回答。而怀里的小女人也不在有动静,低头一看,躺在自己怀里的人,早已熟睡,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丫头对他还真是放心啊。这问题算是白问了,脑海里突然闪过第一次见她的样子,倔强冷静又机智。那日听到她回季南北的话,心里便十分不舒服,而后又看到她对唐筠珩紧张担心的样子,让他十分不爽,从小到大,他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在她这总有让他无奈的地方,所以他才躲在宸王府来理自己的思绪,结果思绪还没有理好,就迫不及待的爬墙来见他。不过,今晚这墙爬得倒是值。没有出息的某王爷,搂着温香软玉,满脸忠犬笑意。

叶浮珣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早已没有某王爷的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