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四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81 2021-09-07 00:36

当今玄睿帝一共有五子一女,除了皇后所出的三皇子夭折外,还有太子宋瑜琏,二皇子宋瑜瑢,四皇子宋瑜淙,五皇子宋瑜禇,还有玄岳王朝第一公主宋长宁,二皇子与五皇子皆由贤妃所出,这是除了皇后外,生育皇子最多的妃子,就连圣宠一时的祝贵妃都没有留下一儿半女,唐凤初神色恍惚地走到佛像上,耳边一直回响着玄睿帝方才说的话,她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虔诚地看着佛像,“佛祖,信女唐凤初,一生无所愿,只求佛祖保佑我的几个孩子平平安安地长大,信女愿长年茹素,香火永奉。”

唐凤初刚从小佛堂出来,便看到宋长宁一身骑马装从外面进来,唐凤初看着英姿飒爽的女儿,一扫方才的阴郁,“宁儿,你这是又去骑马去了?”

“对啊。”宋长宁抓起桌子上的茶一饮而下,搂着唐凤初的胳膊说道,“母后,您不知道左家的嫡子左孺笙真的特别笨,连赛马都不会,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玩。”

“你呀。”唐凤初宠溺地点了一下她的琼鼻,“左尚书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平常宝贝的不得了,人家也算是文武双全了,你一个公主,跟他比什么马,万一伤着他,左尚书能到勤政殿哭上一天一夜,要是你出点事,你父皇还不得扒了左家的皮。”忽而想起了之前赛马受伤的洛安郡主,问道,“素儿那丫头也不知道身体怎么样了,你回头没事去看看她,跟她说说话,省的她无聊。”

长宁公主乖巧地应下,想来她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洛安郡主了,不过一想到自家哥哥比自己跑的勤,也就放心了,“母后,她才不会无聊呢,皇兄时常往雪斋跑,一有好东西就全部送到雪斋去了,就连我这个亲妹妹都被比下去了。”

唐凤初心思微转,说道,“你素儿姐姐只身一人在京城,你皇兄多照顾一点也没什么,毕竟你姨母不在了,还有啊,以后不准欺负你素儿姐姐,听到没有。”

“我哪儿敢啊,她有皇祖母疼着,母后护着,还有皇兄宠着,打死我也不敢欺负她呀。”长宁公主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眼波流转,讨好地说道,“母后,听说三皇叔去了那个药域谷,我也想去。”

“胡闹。”唐凤初从长宁公主的手里抽出来,脸色一沉,“你要是敢踏出京城一步,看你父皇不得打断你的腿,到时候就是太后也救不了你。”

长宁公主不高兴地坐到一旁,看到萌萌地跑过来,看到宋长宁十分开心,“皇姐,皇姐,你怎么来了?是来陪我玩的吗?”

“小家伙!”宋长宁欣喜地抱起他,捏捏他的小脸蛋,“对啊,皇姐带你去骑马,好不好?”

“好呀好呀。”

唐凤初慈爱地看着这一对姐弟,目光变得十分柔和,又想起玄睿帝今天得那一句话,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药域谷。

纪明南走了,无寻仿佛恢复了正常又好像不正常,她依旧每天按时起床,去药田里转转,然后去给孩子们做饭,之后坐在凉亭中缝衣服,有时偶尔抬头看看不远处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有时望着希儿发呆,唯一不变的就是无寻依旧无视宋寒濯以及青若。

“小姐。”青若坐在她的旁边,见她神色淡淡的,小心翼翼地说道,“您跟奴婢回去吧。”

“青若姑娘,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的小姐,我是药域谷的夫人。”无寻头也不抬地说道,青若一愣,有些受伤地看着无寻,也不再刻意找话题,而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也是我家小姐才不会这么自暴自弃,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会笑着面对,说起来,来这么久,我还真是有点想念京城里的郡主了,也不知道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听到青若提到洛安郡主,无寻缝衣服的手微微一顿,自然而然地接过话题,“她没事,断骨已经接上了,只要好生休养着,不出三个月便可如同正常人一般行走。”说完无寻又叮嘱了一句,“以后尽量少骑马。”

宋寒濯坐在不远处的凉亭,看着无寻低着头认真的模样,身后的云厉说道,“殿下,皇上已经连下三道圣谕,要您回京。”

“知道了。”宋寒濯淡淡地说道,“你去回圣上,我处理完事情就回去。”

“可是……”

“殿下,京城急报。”云堂急匆匆地走过来,说道,“边北异族哈达甄又开始蠢蠢欲动,圣上命您即可回京。”

宋寒濯眸子一沉,看向不远处的那么倩影,起身说道,“备马,回京。”

唐筠珩刚下早朝,便看到温馨和一个妙龄女子在凉亭里说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正欲转身离开,却不料早就被温馨看见,扬声叫住他,“珩儿啊,下朝了,过来过来。”

唐筠珩转过身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施施然行礼,“母亲。”

“这位是陈御史家的姑娘名唤陈娉婷。”温馨热情地介绍道,唐筠珩礼貌而又疏远地对着她点点头,温馨满意地看着二人,说道,“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珩儿你陪陪娉婷,她第一次来我们家做客。”

“母亲孩儿……”

“老了老了。”温馨仿佛没有听见唐筠珩话,对陈娉婷笑笑,由冬梅扶着自己离开,刚走到拐角处,没有了方才半点倦意,躲在暗处看着凉亭里的一举一动。

“夫人,依奴婢看,世子好像不太喜欢陈姑娘。”冬梅说道,温馨一巴掌打在她的背上,“你懂什么,他眼看都要奔三十了,一个侍妾都没有,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啊?”冬梅不解地问道,“世子整日忙于公务,又心系国家,不在意这些儿女情长也很正常啊,为何夫人如此担心?”

“他要是正常本夫人还用这么操心吗?”温馨吐槽道,“你瞅瞅赵家夫人比本夫人还小,孙子都会跑了,他呢,出了公务还是公务,要不就整天待在军营,我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喜欢男的!”

冬梅一惊,“夫人,您不会说世子他……”

“别胡思乱想!”温馨白了一眼身后的丫鬟,我的夫人到底谁在胡思乱想啊,冬梅敢怒不敢言地看了一眼有些专职的温馨。

唐筠珩有些尴尬地看着凉亭内的陈娉婷,深吸一口气,说道,“陈姑娘,在下还有一些公务,不便陪你,你请自便。”

陈娉婷也是一个大胆的女子,唐筠珩虽然二十七八了,但生的俊俏,又长年沙场一身阳刚之气,再加上成熟男子的魅力,让陈娉婷心动不已,对于唐筠珩的冷淡一点也不在意,盯着他的眼睛笑盈盈地说道,“世子公务在繁忙也要注意身体啊,今日候妃要世子陪着我看看这候府风景,世子何不当做是休息呢。”

唐筠珩有些无奈地摸摸鼻子,“本世子的确有不可推开的公务,先告辞了。”

“哎~”陈娉婷挡在他的前面,拦住去路,“你先别走啊,我陪你去做公务好不好?反正我还没有见过将军怎么办公务呢。”

陈娉婷扬声一张姣好的面容,一点也不避讳地说道,这让唐筠珩想起了记忆里的一个女孩,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么嫌弃她麻烦,她总是笑嘻嘻地挡在他的面前,俏皮地说道,“唐筠珩,我陪你一块办公务好不好?办完你就陪我。”他好像从来没有答应过,这次他将陈娉婷与记忆中的人相重叠,竟然鬼使神差地说道,“好。”

陈娉婷一喜,“你答应了!太好了。”说着亲密地挽着唐筠珩的胳膊,说道,“那我们走吧。”

唐筠珩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胳膊,心里懊悔刚才怎么就答应了,他有意无意地与陈娉婷保持着距离。

躲在暗处的温馨看到这一幕欣慰地笑了,原来她的儿子喜欢热情奔放这个类型的啊。

“我们去哪儿啊?”陈娉婷有些累地捶着自己的胳膊,看着大步走在前面的唐筠珩,气喘吁吁地问道,从忠义候府出来,就一直走到郊外,还没有到目的地,陈娉婷一个弱女子能承到现在实在不易。

“军营。”唐筠珩淡淡地说道,目光落在身后的女子身上,没有半点怜香惜玉。陈娉婷有些恼火地说道,“世子刚才为何不说?!”

“是陈姑娘说要陪本世子一块儿办公务的,本世子还以为姑娘知道呢。”唐筠珩无辜地说道。

“那……为什么不坐马车,非要步行呢。”陈娉婷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在刷自己。

“平日里,本世子都是步行去军营,今日自然也不例外。”某个男人开始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

“我不管,我不走了。”陈娉婷无言以对,就开始耍起大小姐脾气,平日里她哪里吃过这个苦。

唐筠珩愣愣地看着坐在地上的人,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女子无赖地坐在地上,大眼睛里满是控诉,“你骗我,我不管,我不走了,你自己看着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