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七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14 2021-09-07 00:36

关丞相身居高位多年,何时让一个小孩子呛过声,心里顿时十分恼火,可是看到德宁太后淡淡的神色,又不好发作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计较,显得太没有风度了。可是眼前这个丫头又是如此的嚣张,气得能让人吐血。

“希儿啊,不得无礼。”德宁太后满意地看着关丞相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嘴上教训着纪绵希可是眼里却含着笑意,哪儿里有半点指责的意味。太后娘娘您这样做表面功夫好嘛。

“关丞相啊,你这大晚上的跑过来打扰哀家休息就是为了一个如此丑的……”德宁太后嫌弃地看着关海宝说道,“你可知罪!”

关丞相忙跪下说道,“老臣知罪,不过还请太后娘娘看在老臣多年来为国效力的份上,还看在老臣老年丧子的份上,饶了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吧。”

“关丞相,你怎么比哀家还糊涂,哀家念你为国效力的份上就不计较你打扰哀家的罪了,不过这个人,脑袋是掉定了。”德宁太后冷哼一声,不再给关丞相和贤贵妃任何狡辩的机会,挥挥手说道,“送客,哀家奔波了一天了,也乏了。”

淡竹笑着说道,“关丞相,贤贵妃。请吧,”

“贵妃娘娘……丞相大人!”关海宝哭喊着想要追上去,轻云单手劈向他的肘关处,他痛叫一声,眼睁睁地唯一能够救自己的两个人离开,几个侍卫上前将他带走,王姑姑紧跟着离开了。

“丁姑姑。”德宁太后卸下妆容后,轻声问道,“你怎么看今天得事情?那个所谓的远房表亲。”

“奴婢愚钝。”丁姑姑眼眸微垂,梳着德宁太后已有华发的头发说道。

“你呀,在哀家面前有什么不敢说的。”德宁太后笑道,自顾地说了起来,“哀家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珣丫头一肚子坏水,以前她是嚣张跋扈,率真可爱,现在不动声色都能让哀家入局!”

“清扬县主得了您那么多的宠爱任性而为也是您宠出来的不是吗?”德宁太后一个眼神,丁姑姑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别听嘴上说着不喜欢,这心里自然还是向着清扬县主的,这么多年,早就把清扬县主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了,若不然也不会那么疼洛安郡主跟纪绵希了。

“哀家只是有点难过,以前的珣丫头想要什么她都会直接跟哀家说的,现在就一声不吭就让哀家入局帮她。”德宁太后叹口气说道,“青若的死恐怕跟关家脱不了关系,当初素儿那丫头也是为了青若才被贤贵妃设了局,如今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清扬县主向来重情重义,又跟已逝的青若姑娘情同姐妹,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更何况奴婢倒觉得清扬县主这么做没什么不妥,毕竟关丞相是皇上身边的人,若是直接让太后娘娘出面恐怕会和皇上生了嫌隙,如此一来,清扬县主既能借您威严出一口气,也不会让您在皇上面前太过于为难。”

见德宁太后脸上露出来笑容丁姑姑就知道自己说中了德宁太后的心思。

“这珣丫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孩子。”由丁姑姑扶着坐在床边德宁太后笑道,“她和濯儿的事情一直是哀家心头的一块儿病。”德宁太后说道,“虽说这十年里她嫁过人,又生了希儿这么一个粉萌可爱的丫头,但是哀家还是想让她做哀家的儿媳妇,也不知道这个丫头是怎么想的。”

丁姑姑笑着放下床幔,劝慰道,“太后娘娘,儿孙自有儿孙福,依奴婢看那,这清扬县主心里还是有紫凌王殿下的,要不然也不会回来,您就别担心了,让他们两个自己去处理吧。”

挽芳苑房间里的灯一息,十几名黑衣人趁着月光跃上房顶,齐刷刷地落在了最偏僻的一个小院子里。

“郡主跟小姐都休息了?”一身素衣的无寻坐在院子里,自顾斟了一杯茶,月光下,墨发微微飞起,清冷的月光撒在她的脸上,如同误落人间的仙子一般,淡竹立在一旁伺候着。

“都休息了,县主请放心,一切安好。”轻云回道。

隐约听着小院处传来了打斗的声音,轻云轻声问道,“县主,用不用去帮忙?”

“他们能够解决好。”无寻淡淡地说道,秀眉微挑,“淡竹你去看一下别让他们下手太重留一两个活口。”

“是,夫人。”淡竹应了一声朝那边打斗声渐弱的小院走去,还未踏进院子,迎面飞过来一个黑影重重地摔在了她的面前,那个黑衣人还未起身,淡竹就从容地将一根银针插入他的穴位之中,黑衣人立马昏了过去,淡竹拍拍手说道,“你们下手轻点,他们夫人还有用呢。”话刚落音,一个黑衣人又扑面而来,淡竹甩出一根银针,黑衣人口吐鲜血,瞪大的眼睛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抱歉。”淡竹一脸无辜地说道,“手抖,插错位置了。”抬眼望去,四个黑影在一群黑衣人中间大开杀戒,还真是血腥,最后一个黑衣人落地,淡竹轻咳一声,“魑魅魍魉,你们下手也太重了吧。”

本来四个面无表情地黑影,看到淡竹一边说,一边往最近的黑衣人身上又扎了一针,顿时脸一抽,对着淡竹点头,动作算不上温柔地领起一个黑衣人,摸摸鼻息还活着,递给了淡竹。

一根银针入体,那个黑衣人惨叫一声,多年的修为就这样没有了。女人啊还真是狠。

“还有哪个的没有废?”淡竹拍拍手说道,魑魅魍魉四人纷纷背后一凉,目光落在了地上的黑衣人身上,一一指给淡竹看,不一会儿江湖上少了十几个高手,多了几个废人。

淡竹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拍拍手说道,“把他们全部关进地牢里去吧,等着夫人发落。”说着抬脚走进小院最偏僻的一个房间,推开门看见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人躺在地上,淡竹冷笑一声,厌恶地捏起他的下巴将一个药丸塞到他的嘴里。

“你对我吃了什么?!”关海宝扣着嗓子想要吐出来,淡竹笑道,“别白费力气了,这可是我家夫人最新研制的一种毒药,入口即化,这种药一般不会要人命,但是一道说谎,必死无疑,而且还会穿膛烂肚而死,死相极其难堪。”说着上下打量了一下关海宝啧啧两声说道,“你长得本来就丑,也不在意这些了吧。”

“你!”关海宝正欲发怒,淡竹起身说道,“我说错了吗?你现在这个样子连头猪都不如,对了这个药有个好名字,叫做真言丸,好自为之吧。”

“你回来!你回来!”关海宝抓起地上的干草之类的东西扔向淡竹,但由于没有力气,根本就没有扔多远,对于淡竹来说就算是个大汉,估计也不能伤她分毫。

第二日唐凤初便派了心腹宫女尔雅过来,见宋长宁安然无恙这才放心,德宁太后说道,“回去告诉你的初儿那丫头,长宁有哀家照顾着,绝对不会让她伤分毫的。”

“有太后娘娘照顾着皇后娘娘自然是放心的。”尔雅笑道,“皇后娘娘听说含文含章受了伤,担心太后娘娘您受累,这才让奴婢过来,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忙的,要是让太后娘娘受了累,别说皇后娘娘了,就是奴婢也要心疼死。”

德宁太后笑骂道,“你们都听听,都听听,这个丫头啊可是整个皇宫里最嘴尖牙利的丫头咯。”屋子里的宫女姑姑们都赔笑道。这是一团粉红色的团子像一个小炮仗一样冲了进来,“皇祖母,皇祖母。”

“哎哟我的小宝贝儿啊,你慢点。”德宁太后搂住纪绵希眉眼含笑,宠溺地说道,“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啊。”

“因为今天有好玩的事儿啊。”纪绵希扬起一张天真可爱的笑脸,说道,“昨天淡竹他们去捉小偷了,捉了好几个呢,今天一清早我就听丫鬟们在议论,这就跑来告诉皇祖母了。”

“小偷?”

“对啊。”纪绵希比划着手说道,“听说他们穿一身黑色的衣服,叫什么……夜行衣,皇祖母,希儿告诉您,那些小偷简直笨死了。”

“怎么笨了?”

“你说平常的小偷都会偷主院,那里有钱珠宝啊,可是这几个小偷竟然去了西南最偏僻的院子,那里什么都没有,你说他们笨不笨?不仅什么都没有偷到,还被淡竹他们揍了一顿关了起来,真是笑死希儿了。”纪绵希说的眉飞色舞,德宁太后听了脸色微沉,冷声吩咐道,“丁姑姑。”

“奴婢在。”

“去查查什么人敢这么放肆!”德宁太后眼里闪过一丝冷光,西南院能有什么还不是只有一个关家人,这些人到底是来灭口的,还是来救人的?!不管如何,还有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竟敢夜探她的住处,真是胆大包天,嫌命太长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