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七十五章 争权夺位

嫡女归 云舒 2459 2021-09-07 00:36

知意似乎很难受,这会儿已经哭个不停了,容妃抱着孩子,轻拍她的背部,都快急死了。

“可除了母乳,本宫也没有喂知意吃过其他什么呀。”

而且今天一整天,知意都在她身边,最多也只给了乳娘抱了一会儿,一直都在她眼皮子底下。

容妃急得话都有语无伦次了:“刚皇上没走多久,知意就哭了起啦,本宫就发现她哭个不停,怎么会这样呢。”

叶浮珣帮脸上也是凝重之色,扫了一眼殿内的宫女,皆是熟悉的人。

见容妃着急,安慰道:“知意出生虽是公主,可皇上对她的关注,只怕引起了其他人的不满。”

皇室里那些肮脏的事,却不想竟然连累到小孩子的身上,叶浮珣一时也有些气。

经她这一提醒,容妃立马反应过来:“知意是个公主,公主能做什么,这些人难道连女孩都不放过吗?”

当初是个公主,多少人唏嘘不已,唯她欢喜,就是因为女孩便可少去那些个争权夺位,也少些人忌惮。

这话叶浮珣没有去接,也不知道怎么跟容妃说,人性本恶。

知意虽是女孩,可帝王爱屋及乌,爱惨了容妃,也爱惨了知意,只怕成为了某些人的眼中钉。

念云动作很快,不过小半个时辰就把药煎好端了过来。

等药吹凉,容妃小心翼翼的给知意服下,因为小孩都不喜欢苦药,喂了许久才把一碗药喂下去。

好在叶浮珣开的药见效很快,知意喝下药之后,就退了烧,并且昏昏欲睡。

将知意给乳娘抱着去休息,容妃脸上的表情才稍微松懈了一下。

叶浮珣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水:“这次还好发现的即使,没有出什么大乱子,下次你可得小心注意一些。”

容妃眼里透着一股恨意:“本宫的知意招谁惹谁了,那些个没良心的,连个满月的孩子都不放过!”

叶浮珣不是来跟她争这些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叮嘱道:“这些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行了,其他人面前可不要这么说。”

在宫里久了,久而久之,容妃也被侵染了,差不多知道深宫里的生存之道,脸上脸色虽然不好,可还是听叶浮珣的话,点头同意。

叶浮珣这才放心下来:“从今天起,不要吃御膳房那边的饭菜了,让自己人在小厨房做。”

知意什么都没吃,就中了奸人的计谋,只怕问题还是出现在容妃的身上。

母乳里的营养跟母亲吃的东西有关,从而也会影响服用母乳的婴儿。

那些人恐怕想通过容妃,杀害知意,到时候也查不到他们的身份,顺便还能解决一个眼中钉。

容妃大概也明白了叶浮珣的意思,点头同意。

乳娘将纪知意完全哄睡后,就出来复命了。

容妃叮嘱她:“好好收着知意,不准其他人触碰知意。就说是本宫的命令。”

有些事容妃自个儿都能弄明白,别看她长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处理起事来却也很果断。

也不需要叶浮珣提醒,直接召集殿内所有的宫女到大厅里:“这件事,谁都不准去跟皇上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们应该知道,不需要本宫多费口舌了吧。”

殿内所有人齐声:“奴婢遵命。”

三日后。

丽妃端着茶坐在贵妃椅上,手上是个青花瓷茶杯,可怎么看那双眼睛都没有聚焦。

一旁的小宫女忍不住在她眼前晃了晃:“娘娘,你怎么了?”

“啊——”

丽妃手中没个留神,茶杯倾倒在小几上,好在其中的茶水都已凉透了。

一身裙子却被毁了,丽妃神色阴婺,一巴掌打了过去:“叫什么叫!还不给本宫收拾干净。”

小宫女被打了一巴掌,也不敢哭,缩着脖子将狼狈的小几收拾干净,还给她重新添上了茶水。

而丽妃的大宫女绿韵此刻从外面进来了,看到丽妃不高兴,低眉顺眼的走了过来。

“娘娘。”

看到绿韵,丽妃脸色稍霁,着急忙慌的问道:“怎么样,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这三天,绿韵是三天两头的往容妃那边宫里探头,可就是没打听到什么消息,风平浪静的。

今日也不例外。

绿韵如实回到:“容妃那里一切如常,只是这几天不见御膳房送膳食过去,能看见烟子,应该是用的小厨房。”

丽妃神色莫测,一时变化了几轮,思绪翻飞。

“难不成那个的狐狸精发现了什么?”没等人回答,她又问,“纪知意呢?太医院那边就没过去人?皇上那边有什么消息?”

这话问的,绿韵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通通摇头。

“都没动静。”

丽妃神色恍然,不清楚容妃到底知不知道她做的那些事。不吃御膳房的膳食,是发现了?可顾知意怎么会没事?

思绪万千,丽妃一颗心怎么都安静不下来,朝一旁的绿韵吩咐。

“你派人去容妃宫里偷偷打听一下,我要知道容妃宫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绿韵抬头看了她一眼,转身退下了。

一个宫女悄悄的混进容妃宫中,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悄悄的往小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正当她在门口打量的时候,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月白色长衫的女人。

一看到那人,宫女就忍不住腿软,战战兢兢的行礼:“太太太王妃娘娘”

叶浮珣从小厨房里走出来,步子优雅的走到小宫女的身边,蹲下身和她对视。

“你是谁,本宫怎么不记得这里有你这么一个小宫女了?”

小宫女也就是香儿低着头,眼神闪烁,颤颤巍巍的:“奴婢,奴婢是是”

西洛和念云守在门口的方向,防止她突然逃跑,香儿处于被包围的趋势。

叶浮珣等了三天,好不容易等来了人,可没有多少耐心了,直接从身上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香儿面前晃了晃。

“你知道的吧,本宫是大夫。这人身上大大小小的穴位,本宫闭着眼睛都能扎准。从百汇穴上扎下去,每进去一寸,你就感觉全身被蚂蚁咬了一万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