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六十六章

嫡女归 云舒 3313 2021-09-07 00:36

“诸位,阿言还需要休息,各位有什么事情改日再来吧。”无寻笑道。一旁的伯棋上前拉着无寻的胳膊说道,“重公子,您什么时候回明月阁啊?我们姐妹们可都是盼着抿回去呢。”

“明月阁有阿言和季画打理着,我十分放心,不过我还是会去看望大家的。”

“重公子……”仲琴红着眼睛,欲语还休,带着风情,无寻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明月阁的重公子回归,在京城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潮,明月阁的一些新老顾客都挤破了头想要挤进去,一睹当年重公子的风采。

世人都知道,这重公子就是当年和紫凌王和离的紫凌王妃,众人好奇的是,这紫凌王妃都去世十年了,怎么一夜之间又重新出现在了京城呢,还是纪宅的夫人。传闻纪宅里住着一位神医,曾救活过四皇子。

“准备好了吗?”一旁的季画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无寻,轻轻地问道。无寻莞尔一笑,精致的脸上,不见丝毫紧张,说道,“回家有什么好紧张的。”

风吹动纱幔,隐约看见里面坐着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悦耳的琴音缓缓从里面传来,起初是低低的哀鸣,一点一点敲击着所有人的心,后来逐渐变得激昂,像是凤凰涅槃的鸣叫,悲彻中带着求生……

“这是涅槃。”大厅一楼忽然有人说道,“当年重公子,就凭这一曲名震天下。”

当所有人都以为曲子结束的时候,又有琴声传来,不同于前面的悲彻与激昂,似是四季变换,仿佛让人看到了春暖花开,夏天绿树成荫,鸟鸣四起,秋天树叶落下的声音,冬天雪落下的声音,带着惬意,带着几分安乐隐士的味道。把人带入到一个世外桃源的境界。

一曲既终,万声俱籁,片刻后才爆发出鼓掌声。二楼之上,对面的房间内,一个男子负手而立,看着对面纱幔里的女子,目光变得深沉,身后的随从说道,“殿下,王妃的琴技又长进了不少啊。”

宋寒濯撇了一眼身后拍马屁的云厉,目光紧锁着那抹身影,放纱幔打开那一刹那,一身素衣的女子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莞尔一笑倾国倾城。

“没想到今日能够再一次听到这首涅槃。”底下人有人感叹道,抬首看到无寻的容貌后,见过当年叶浮珣的人惊呼一声,“天哪,真的是清扬县主!”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而复生……”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死而复生。”无寻微微一笑,“当年的事情一言难尽,病入膏肓地人承蒙神医相救,捡回一条命而已。”

“三皇兄啊,美人没有求助你,有没有一点小小的失落呢。”挪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身青蓝色衣袍的宋寒清风骚的手持一把玉扇,目光从对面的女子身上收回来,看着脸色有些阴沉的宋寒濯,不怕死的火上浇油,“啧啧啧,看来某人的英雄救美要泡汤了。”

云厉和云堂深深地为宋寒清捏了一把汗,六王爷啊六王爷,您这是在生死边缘试探啊,您就不怕王爷一巴掌拍死您吗。

被说中心事的宋寒濯脸色阴沉的可怕,冷冷地开口道,“听说圣上想让你去边南巡查民情,本王看这个主意不错。”

“三皇兄,你这样做就没有意思了。”宋寒清忙收了玉扇说道,“为弟倒是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帮助三皇兄再次抱得美人归啊。”

“三皇兄,要不要听听……”宋寒清贱贱地说道,目光落在云厉兄弟二人身上,二人十分有眼色地退了出去,只留下一脸傲娇的宋寒濯。

“三皇嫂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救洛安郡主,她想通过天下人的口,把自己回来的消息传给皇宫里的那几位,本王敢用皇室血脉打保证,不出三日,太后娘娘一定会召见她,到时候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恢复县主封号,由于太后的喜爱,再次给她择婿也说不准。”

“废话少说。”阴冷的声音让宋寒清打住了自己的长篇大论,小声嘟囔道,“难怪你追不到媳妇儿,就你这张冰山脸,三皇嫂能回来才怪……”收到宋寒濯杀人般的眼神,宋寒清闭上了嘴巴,说道“你现在出去,放着所有人的面将三皇嫂带回王府。”

“她会生气的。”

“哎呀,我的三皇兄,你放心,三皇嫂绝对不会生气,你把她带回王府,等于告诉所有人你承认她是清扬县主,你的前王妃,经过你这么一加速,事半功倍,三皇嫂那么聪明的人,肯定会知道你的用意,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虽然宋寒濯觉得宋寒清出的就是一个馊主意,但不可否认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目光落到那个笑意晏晏的女子身上,觉得楼下那群男子十分刺眼,脚尖轻点,运气飞身,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落在无寻身旁,单手搂住无寻的腰,楼下的人惊呼一声,还未看清动静,两个人便消失不见,不过也有眼尖的看清楚了来人,喊道,“那是紫凌王!”

无寻也是一惊,没有想到宋寒濯会从天而降出现在她的面前,坐在马车里的无寻也是晕乎乎的,待反应过来已经到了紫凌王府。宋寒濯拦腰将她抱起,一路抱进了别亦阁。

紫凌王府的下人们都惊呆了,这十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王爷带女人进王府,更别说还是抱着进来的女人,还抱进了别亦阁,那可是先王妃的地方,除了打扫的丫鬟们,可是没有人敢进去的。但是由于无寻的脸朝内,所以看得不是很真切。

“宋寒濯,你想干什么?!”无寻气呼呼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见他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心里就来气,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搅了她所有的计划。

“我想让你回来了。”宋寒濯盯着无寻的眼睛说道,“你为什么不来找本王,而是非得大动干戈地在明月阁,本王猜想温言也没有生病吧,这不过是你的一步棋,对不对?”

“紫凌王殿下,您的想象力还真是好啊。”无寻一点为没有被戳中的尴尬,说道,“我不知道王爷您在说什么。”

“你在本王面前还装什么。”宋寒濯掀袍坐下,径自倒了两杯茶,抬眸看向一旁有些拘谨的女子说道,“你这么大费周折不就是为了就若素嘛。”

“你知道还问我。”无寻转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也不在掩饰自己的目的,说道,“既然殿下都知道为何还要拦我。”

“自然是为了帮你。”宋寒濯笑道,他很喜欢现在跟无寻相处的模式,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初遇的时候。

“你不就是想让宫里的那几位注意到你嘛,有本王的介入,效果会更好一些不是吗?”

“哼。”无寻冷哼一声说道,“殿下若是真的想帮我,那为何不直接向皇上求情饶了素儿,要是由殿下直接出面,恐怕也用不到我这么大费周折了吧,殿下明摆了不想帮忙,何必又在这儿说这番话呢。”

宋寒濯食指弯曲轻敲着桌面,抬起一双冷凝的眸子看向无寻,一字一句地说道,“若是本王告诉你,都是为了你,你可相信。”

无寻微微一愣,清冷的眸子对上宋寒濯的眸子说道,“自然相信。但是我不会领你这个情,殿下,我回来了,从未想过跟您再续前缘。”

“那又如何。”

“不用你跟本王再续前缘,本王会为你恪守良缘。”宋寒濯笑着说道,眼里的深情让无寻心里一震,心底里的那道防线似乎有了裂痕,无寻收回眼神别开了脑袋,说道,“随你。”起身正打算离开,宋寒濯含笑看着她打开门,又立马关上了门,对着她耸耸肩,无寻气呼呼地说道,“外面怎么那么多人?”

“他们只不过是想看看本王这十年来第一个带回王府里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而已,不用太在意,这不是你正想要的吗?”宋寒濯起身来到无寻的身边,弯下腰说道,温热的气息撒在无寻的皮肤上,熟悉的味道包围着她,让无寻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与宋寒濯保持距离,说道“那也不用这么多人吧。”刚才她一开门,门外全部都是人头,她看着都心里发怵。

“王府里还是由周姑姑打理,本王向你保证不出一日,母后她老人家就会找上门来了,比你在明月阁里弹曲子效果来的快。”宋寒濯撇了一眼门外说道,“这些人里,不乏有一些王府里的老人,他们可都对你这位旧主人印象深刻。”

“有病吧你。”无寻一把推开越来越近的宋寒濯,怒吼一声,转身打开了门,说道,“看什么看,全部都散了!”本来是一院子的人,瞬间消失了。无寻没好气地对着宋寒濯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大步离开了别亦阁。某个王爷难得见无寻这么吃瘪,笑得像一只老狐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