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零一章

嫡女归 云舒 2628 2021-09-07 00:36

宋长宁因为先前的事情心存芥蒂,不咸不淡地问了句:“那个话痨找到你了?”

“你还是快些回去吧,听说你哥哥已经在小院门口等着了。”纪衍诺笑容疏远客套。

宋长宁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多谢公子搭救,剩下的路就不劳烦公子了。”

说完,便带着王蒙离开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纪衍诺心里颇有些五味杂陈:“你去跟着吧。”

白术闻言,领命前往。

远远地就瞧见一抹玄色身影打着灯笼,宋长宁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这是第二次了。如果……

“哥哥!”宋长宁扬起了一抹笑,飞快地跑到了宋瑜琏的身边,“哥哥终于肯来找我了,我都等了好久了。”

宋瑜琏嘴角微微扬了扬,却很快被自己压了下去:“下不为例。”

闻言,宋长宁不敢相信地看向宋瑜琏,这件事情这么容易就过去了?

可是,宋瑜琏并没有发火的迹象,甚至允许她自由出入,只不过有一个条件:要带侍卫。

“公主,你可是吓坏我了。”落葵脸色微微泛白,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惊吓。

宋长宁抱过落葵怀中的小白,对落葵说:“把墙根的狗洞填上去吧,别让小白再随便乱跑了。”

“是。”落葵笑着回道。

事情淡然不是那么简单,宋瑜琏已经搬家搬了一半。

“瞧瞧,嘴上什么也没说,还不是想要看住我。”宋长宁伸长脖子看了一阵,只觉得脖子疼得厉害,

“他的东西怎么这么多?你说他是不是来游玩儿的?”

落葵在一旁处理着新摘的花瓣儿,正准备给宋长宁做花茶,听了她的话也跟着探出了头:“殿下肯定不是来游玩的,公主就不要说笑了。”

“落葵啊!”少女长长的衣袖耷拉在窗框上,皎月当空映照在她如玉般的脸颊上。

“嗯?”落葵扭头就是这般场景,不由得怔了怔神。

也对,没有这样的容颜,主子也不会这么在意了。

“你说……算了。”宋长宁欲言又止,有些事情问别人怎么可能有答案,还不如自己体会呢。

落葵却说:“主子心里是有公主的,不过之后会怎么样,要靠你们自己。”

说完,落葵就拿起处理好的花瓣站了起来。

“落葵,我不想喝花茶,我想要花酒!”宋长宁的话音才落,自己也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了。

“长宁。”宋瑜琏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那种地方以后不许再去。”

“?!”

宋长宁猝不及防看见自家哥哥,差点从窗户上掉下去,等她恢复平衡时,却发现宋瑜琏早就没有了身影。

“奴婢前段时间就埋好了桃花酒,若想更好喝一些,还得再等等。”落葵笑着说,“不过我家主子有许多好酒,若得了空,公主不妨去试试?”

闻言,宋长宁想起了落葵的前一句,脸颊涨得通红:“我才不要去找他!”

另一边,王蒙已经在宋瑜琏的书房前跪了许久。

“差不多就够了哈,该干嘛干嘛去。”擎苍忍不住道。

要不是王猛被派出去查探消息,这个时候跪在这里的怎么着都不会是他的胞弟。

“这件事情终究是我的疏忽,倘若殿下不责罚我,我的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王蒙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的说。

“那就罚你两个月的俸禄吧。”宋瑜琏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王蒙欣喜若狂,连忙磕头谢恩。

“下去吧。”宋瑜琏的依旧面无表情,可是擎苍明显感觉自家主子,好像很高兴。

“主子,你似乎心情不错。”擎苍跟着宋瑜琏走进书房后,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宋瑜琏拿起一根毛笔,道:“研墨。”

闻此,擎苍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与此同时,宋寒濯已经成功摸清楚了,几个人的身份以及任务。

小苏的确是因为自己才来到这里,可他也是海盗的一部分,是负责把客人留在海岸上。这对中年夫妇和那位妇人,都是人贩子,可也是为了给海盗提供充足的人力资源。

其他被抓的壮丁和女眷都在其他的房间,这个房间里都是老弱病残,那对年轻的夫妇就是看管人。

此时此刻,他们坐在一艘前往孤岛的船上。

如果不是知道,晋王的家眷曾经被流放到这个地方,宋寒濯是怎么都不会把晋王给划入危险行列的。

怎么办?

如果到了那个地方,就是真正的孤立无援了。

“韩老翁,你不要太担心,像你这样的人,那岛上肯定不会让你干重活的,就是可能要委屈你,帮忙烧个水什么的。”小苏笑着说。

他见宋寒濯面不改色,不由得好奇了:“您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着急啊。”

“我有什么好着急的?”宋寒濯说,“你既然能够为了我上来,那肯定是有一点希望的。”

“韩老翁,你果然是明白人。”小苏收起笑,冲他招了手。

一旁的中年夫妇登时警觉了起来,郑常阴阳怪气地说:“我劝你们省省力气,小苏你之所以能在这里,完全是仰仗上面的人。”

“这就不劳烦你费心了。”小苏嗤笑了一声,“我向来看不起拐卖孩子的人,所以你也别跟我假客气。”

尽管小苏是海盗的“自己人”,但是既然上了岛,那就不是那么容易下去的。因为岛上有许多秘密,不是靠得住的人,那么就会被永远留在岛上。这也是为什么李叔等人那么紧张的缘故。

那对中年夫妻能够往返两面,说明他们不是简单的人。

听了小苏的解释,宋寒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若不是历经多年,根本不可能形成这样严谨的体系。

“那我们……”宋寒濯小声地问,“离开这里的把握打不打?”

“如果跟他们关系好,或许好有机会,但是你也看见了。我不待见他们,他们对我也不是多友好。”小苏耸了耸肩,

“不过我们商贩是很团结的,李叔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救我的。到时候我肯定会带上你的。”

“那些孩子呢?”宋寒濯问道。

“没有办法带走,他们在这里会很安全的。”小苏说,“顶多以后会成为我这样的人。没想到吧?我也是被拐卖出来的,要不是李叔他们,我可能一辈子都得待在岛上。”

“既然你离开了岛,为什么没有想过离开呢?”宋寒濯追问道。

“因为这个。”小苏拉开袖子,只见手腕中间有一条黑色的长线。“每三天一颗解药,可保性命无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