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零八章

嫡女归 云舒 3331 2021-09-07 00:36

温馨这几天总是阴阳怪气地说话,唐远都有些听不下去了,放下手中的粥碗说道,“好好说话,你还吃不吃饭了?”

“不吃里!”温馨将筷子一扔,杏目微瞪,“唐远你还真是长本事了,敢跟我耍你侯爷的威风。”唐远左瞧右看见周围没有下人忙求饶道,“我的夫人啊,我哪儿敢啊,只是你看珩儿都让你说走了,孩子这几日整天在军营里忙,回到家里还不让他清静。”

“你以为我想啊,你儿子还不是随了你,木头人一个,好不容易有一个心仪的姑娘,他竟然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姑娘嫁人,你说气不气!”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生气也没有用。”

温馨眸光流转,说道,“有办法了,你就等着儿媳妇进门吧。”说着起身离开餐厅,风风火火地离开了,唐远无奈地看着那抹风风火火地身影,心里再一次为自己的儿子捏一把汗,他这个夫人啊,越来越毛糙了,说风就是雨的,又不知道要搞什么幺蛾子了。

“你听说了嘛,江南季家九小姐和孙家三少爷的婚事,听说两家人都很满意这桩婚事,真是羡慕死了。”一个丫鬟说道。

“江南季家?九小姐?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九小姐你都不知道。”另外一个丫鬟嫌弃地说道,“这个九小姐在民间可有名了,不仅医术了得,长得还倾国倾城,如同仙女下凡。”说着声音又压低了,“我可听说咱们家世子可是喜欢九小姐,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九小姐,伤心他嫁。”

“你这是从哪儿里听说的。”下人们都好奇地围了过来,这么劲爆的消息他们怎么都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家世子不喜欢女子呢,原来早已经有了心上人,而且这个心上人就要嫁人了,这么狗血又劲爆的消息,他们身为下人自然是不能放过的。

“这个可是我的独家消息,你们怎么会知道,不过消息货真价实。”她才不知道消息真不真呢,反正有候妃在后面撑腰,就算世子怪罪下来,她也不害怕,毕竟她也是奉命行事,“这九小姐啊,心里还是有咱家世子的,只不过是咱们家世子伤了人家九小姐的人,你说一个好好的姑娘,因为受了咱们世子的情伤就要另嫁他人,啧啧,还真是可怜啊。”

“要是我啊,我就去抢婚,绝不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嫁给别人,先把她抢回来了,然后再求的他的原谅,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嘛。”一个小厮豪气云天地说道,引得下人一片奚落。

“世子,要不要去……”唐识看着自家世子不太好的脸色,低声问道。这世子身上的冷气都快把他冻死了,这季九小姐的事情,他就给候府一个人说了,结果整个人忠义候府的人都知道了。

“不用!”唐筠珩冷声说道,“去查查苓儿的事情是谁传出去的。”说着将目光落在了唐识的身上,吓得唐识忙心虚地低下了头。

唐筠珩冷哼一声,说道,“自己下去领罚。”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何时变得如此大嘴巴了,竟然敢将他的事情告诉别人,还真是皮痒了。

江南季家。

天还未凉,季茯苓便被常静好给拉了起来,“小九啊,别睡了,一会儿花轿就要来了,别误了良辰。”

昨天晚上季茯苓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天亮了,这才入睡,还没有睡一小会儿便被常静好给拉了起来,睡眼惺忪地看着常静好说道,“婶母,怎么了?”

“你这孩子,莫不是睡迷糊了不成,竟然还问我怎么了。”常静好宠溺地点了点季茯苓的额头说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竟然还这么贪睡了,一点准新娘的样子都没有。”常静好接过丫鬟手里的帕子,一边给季茯苓擦脸一边伤感地说道,“一转眼,我的小九也要嫁人了。还真是快啊。”

凉凉地帕子接触到季茯苓的皮肤上,让她瞬间清醒,是啊。今天她就要嫁人了,看着伤感地常静好说道,“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孙家那么近,我定日日来看您。”

“傻丫头,又在说胡话,哪儿有嫁出去的姑娘,日日回娘家呢。”常静好将季茯苓按在梳妆台前,拿过檀木梳子,梳着季茯苓的如同黑色瀑布一般的头发,“一梳梳到老,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四梳相逢遇贵人。五梳翁娌和顺,六梳夫妻相敬,七梳七姐下凡,八梳穿莲道外游九梳九子样样有;十梳夫妻到白头。”

说着常静好不仅湿了眼眶,亲手将季茯苓的秀发盘起,看着镜子里年画着精致的妆容,相貌美丽的女子,说道,“我的小九,果真是最美的。”

直到下人们来报吉时快到了,花轿已经到门口了,常静好才收起感伤,命人将绣着龙凤呈祥的喜帕盖在季茯苓的头上,又拿了一个红通通的苹果塞到季茯苓的手里说道,“拿好,不许偷吃。”

季茯苓如同木偶一般任人摆布,由陪嫁丫鬟扶着,到大厅拜别常静好和季天夜,夫妻两个看着季茯苓心里既心酸又欣慰,季南易弯下身子,柔声道,“上来吧。”季南北不在了,季南易身为季茯苓的亲哥哥自然由他背着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妹妹出嫁,季府门外花轿喜娘还有骑着高头大马的孙桥晟在等待,看到新娘子出来,喜娘赶忙上前搀扶,将其扶到花轿内,孙桥晟对着季南易拱手一礼,这才吹吹打打的离开,红妆十里,引得百姓夹道观看。

季茯苓现在说不出的感觉,她就要嫁人了,嫁的人不是自己所爱的人,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红带的那头就是自己要共度一生的人。

“第一次结婚感觉怎么样?”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孙桥晟低声问道。孙家二老笑盈盈地看着下面的一对新人,笑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礼仪官高声唱道,“一拜天地。”

季茯苓感到红带的那头有人轻轻地一拽,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麻木地转了一个人,对着外面深深地一鞠躬。

“二拜高堂。”

“好好好。”孙家二老笑着说道,

“三拜……”礼仪官最后一句话还没有喊完,他头顶的帽子便被深深地钉在了柱子上,众人一惊,只见众人不由自主地给一位身穿藏青色锦袍的男人开出一条路来。

孙桥晟看到来到,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还是忍不住来了,算是他的心机没有白费,不过依旧还是要装装样子问一句,“唐将军,也是来喝在下的喜酒的吗?”

季茯苓听到唐筠珩的名字时,身子一怔,只听见孙桥晟说道,“唐将军若是来喝喜酒的,那就请入座,若是送贺礼的,有人专门负责。”

“我是来带走我的人的。”唐筠珩桃花眼含着笑意,可是他的笑意却没有达到眼里,看着一旁的女子,立即压下眼下的汹涌。

听到唐筠珩的话,季茯苓一惊掀开自己的头盖,一张轻灵秀美的脸便露了出来,浓如墨深的乌发全部梳到了头顶,乌云堆雪一般盘成了扬凤发髻,两边插着长长的凤凰六珠长步摇,红色的宝石细密的镶嵌在金丝之上,轻轻地摇摆,碰到少女娇嫩的脸颊,似不忍碰触又快速的移开。不是平日不施粉黛的模样,黛眉轻染,朱唇微点,两颊胭脂淡淡扫开,白里透红的肤色,更多了一层妩媚的嫣红,眼角贴了金色的花钿,平日的娇美变成了让人失魂的娇媚。唐筠珩眸子一紧,紧紧抿住唇角,视线落到大红的喜袍上,繁复的款式层层叠叠,却不见任何累赘之感,仿若盛开的牡丹花瓣,落在女子的脚边,捧得她像是站在花蕊中的仙子。这样的美就落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是抢亲的戏码?

堂堂大将军,忠义候世子竟然跑到江南来抢亲。

“你的人?”

孙桥晟如同狐狸一般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将季茯苓拉到自己的身后,挡住众人的目光,同样也挡在了唐筠珩的面前。

“唐将军,如果你是来祝贺的,那么我们孙家热烈欢迎,若您是找事的,就算您身为世子,皇帝宠臣,老夫也要将您轰出去!”孙桥晟的父亲孙威说道。

唐筠珩嘴角微微扬起,说道,“孙老爷,抱歉了。”话音刚落便朝孙桥晟出手,不过三招便把孙桥晟打倒在地,季茯苓心里一急,正欲去查看孙桥晟,自己的衣服领子便被人领了起来,紧接着唐筠珩便点了季茯苓的穴位,拦腰抱起,将其带着离开,飞身落在门外候着的马上,冷声吩咐道,“唐识,剩下的交给你了。”说着便带着季茯苓策马离开。唐识望着一群拿着棍棒发家奴,暗叹一声,为了自己的主子,豁出去了!只希望他们家世子能够忘记他出卖的事情,不要罚他去西北军营,他就心满意足了,还有希望看在现在她这么拼命的份上,不要计较下面的事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