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九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2538 2021-09-07 00:36

“既如此,老夫也不便多留公子。”思及此处,祝承心里犯了嘀咕,也不想多跟这个狐狸多聊。

正巧,纪衍诺也不想跟他多说,趁这个老匹夫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还是先走为妙。

祝珠躲在帘子后面看,被纪衍诺的从容淡定进一步吸引,她愣怔了许久,直到看不见纪衍诺的背影,她才问自己的小婢女:“季颖,刚才他是不是骂我父亲了?”

“啊?有么?”季颖像是也才从纪衍诺那里收回目光,这下子让祝珠更不爽了,她生气的给了季颖一巴掌:“本大小姐的人,你也敢肖想?”

“小姐饶命啊!季颖没有,季颖就是在想大小姐怎么就,喜欢上了这样的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实际上拒人于千里之外。奴婢是在担心你,怕小姐以后受委屈啊!”

“呸,凭他也能够让我受委屈?”祝珠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觉得,只要人是她的,其他的都无所谓。

不知不觉她竟然忘记去看自己的母亲,等到从原找到祝珠的时候,祝珠正在小凉亭子里,撑着脑袋睡觉呢。

“大小姐在睡觉呢?”从原大老远就扯着嗓门子喊,祝珠一下子就被吵醒了。

季颖很无奈,这显而易见的事情,为什么非要那么大声的问?

“你但凡长有眼睛,就应该知道本大小姐我睡着了。”祝珠看了一眼从原,却没有发火,反而是好声好气地说话。

自己不小心惹恼了哥哥,到时候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哥哥不帮自己了可怎么办啊?

“这不是隔得远,奴才还以为大小姐您在赏花呢,好想夸夸大小姐优美的姿态呢。”从原向来油嘴滑舌,但是在祝珠这里却很适用,“大小姐,我们家公子有点事情没有闹明白,想要问问你。”

“有什么事情不明白的?”祝珠的心下不由一慌。

难不成是哥哥发现了自己做的事情?他会怎么样,会罚自己么?

“大小姐不用担心,我们家公子一向疼爱小姐,有些事情您还不懂,等长大了您才能明白。”从原说的语重心长,三言两语竟然就把祝珠哄去了祝兹炎的房间。

“来了?”还没有走进门,就听见祝兹炎的声音,祝珠不由得有些心虚。

她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说:“听说哥哥有事情找我聊?”

“也不是什么大事,进来吧。”祝兹炎此刻已经穿好衣服,坐在了桌案旁边,他还给祝珠倒了一杯水。

对于今天的刑罚,祝珠还是挺过意不去的。原本看见祝兹尧受罚,她头脑一冲动就加了一把火,没成想到这把火最后还烧到了自己的亲哥哥。

“哥哥。”祝珠一改跋扈的模样,乖巧的坐在了祝兹炎的身边。

祝兹炎叹了一口气,而后语重心长地说:“大哥的母亲对我亦有教养之恩,我不能够对他不尊敬,这点你可明白?”

“但是她又没有养过我。”祝珠嘟着嘴说,“你也不看看祝兹尧的那个模样,像极了丧家之犬,半点没有祝家人的模样。”

“祝珠!”祝兹炎意识到自己拔高了语调,立刻又降了下来,“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兄妹和睦真的很重要。”

祝珠显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祝兹炎见状也不打算强求:“说说看,纪家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好好的就去查人家纪家,这种事情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你啊。”

“我……我就是那日,看见他从大哥的房间里面出来,感觉好奇所以就让人去查一查。”祝珠撇了撇嘴。

一看到这个动作就知道,她一定在撒谎。

祝兹炎也没有继续追问的兴趣,他接着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不管他怎么得罪你,总得留个余地吧?”

“哥哥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祝家什么时候需要给他人留余地了?”祝珠高傲的扬起了头。

“如果你是因为喜欢,那起点就不应该是伤害,这样只会让对方离你越来越远。”突然想起了坊间的传闻,以前自己只是嗤之以鼻,现在却不得不试试。

“你……哥哥你怎么也知道了。”祝珠有些不好意思,兀自烧红了脸。

祝兹炎的脸色一白:“果真是这样?”

“对啊!我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人,当然想要多看几眼。”祝珠笑眯眯地说,“可没想到这个人越看越好看。”

“那你还是快求父亲放过纪家吧。”祝兹炎说,“不然到时候,他怎么可能原谅你?”

“我不需要他的原谅,我只要他的人就好了。”祝珠强势的说。

祝兹炎被气得不行,总感觉背上已经止住血的伤口,突然间裂开了。

他没有再劝,反而说:“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真以为母亲她快乐么?不是所有的率性而为,都能够换取快乐。”

祝珠不是很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我会好好想想的。”

“你怎么还不明……算了,不明白算了。”祝兹炎已经没有心思再跟她辩论什么,“从原送大小姐回去吧。”

“是,公子。”从原说着就拎着祝珠的后颈,在对方的抗议声中,把人扔到了门外。

“每次都这样!”祝珠指着祝兹炎的门直嚷嚷,“我这就到母亲那里告你状去。”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了媚夫人中毒的事情,急得直跺脚:“季颖,你为何不告诉我?!”

“什么事情啊,小姐?”季颖一脸迷茫。

“我母亲现在还中着毒的事情。”祝珠气的推了季颖一下。

后者一个趔趄,就摔倒在地。她委屈地说:“这府上没有一点紧张的氛围,想来夫人并没有大碍,况且老爷在她身边照顾着。”

“那才不一样呢!”祝珠气的不再理她,兀自去往了媚夫人的住处。

此刻的媚夫人正半倚在祝承的怀里,言辞凄婉的诉说着自己的无奈。

“夫君可一定要相信我,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女儿的将来,你想想,那纪轩气宇轩昂,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若想让他能够老老实实的呆在珠儿的身边,就必须挫杀他的傲气。”媚夫人的话的确很有道理。

“可是夫人啊,祝珠若是没有嫁给一个高官子弟,我们祝家又如何能够长久呢?”祝承担忧地说。

“若是他没有了依靠,就算之后我们祝珠有了新欢,他又能怎么样呢?”媚夫人的声音不大,却刚巧被祝珠听到。

她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