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32 2021-09-07 00:36

“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温言提醒道,“你别忘了,关进还没有抓到呢,你也别高兴地太早。”

“我知道。”无寻歪着头,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十分美好,“也不知道少卿查的怎么样了,一个大活人不至于从人间蒸发吧。”

提起叶修安温言的脸色就有些别扭,喝口茶说道,“你去问问他啊。”

“我自然会去问他的。”无寻坏笑道,“不过我很好奇,我提少卿,你脸红什么?表情怎么这么不自然呢?”

“我没有。”温言抓起桌子上的花生扔向无寻,却被一一接住,得意地看着温言,笑道,“口是心非。”

“不过说真的,我不是替我的弟弟说好话。”无寻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该好好想想了,我觉得他心里真的有你。”

“有,却不是全部,我要了又有什么用。”

无寻看着某个别扭的女人,撇撇嘴,不再说话,而在楼下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温言瞧见了,笑道,“你不叫上来喝杯茶。”

“要不要再找几个姑娘陪着啊。”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她的话刚落音,温言便朝下面挥手,“黑!客人,要不要上来喝杯茶啊!”

宋寒濯听到声音,抬头往上一看,便看到温言朝着自己挥手,一旁的无寻趴在栏杆上,神情有些慵懒,像一只矜贵而又慵懒的猫,冰冷的眸子染上点点的笑意,脚尖轻点,引得人们尖叫,看着他稳稳地落在了楼上。

温言伸出大拇指,笑道,“紫凌王殿下好身手。”宋寒濯自然而然地坐在了无寻的身旁,问道,“茶呢。”

“上茶。”温言扬声吩咐道,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三皇兄,你仗着自己的轻功比我好,就这么玩。”只见宋寒清喘着气走进来,'截住侍女手中的茶,一饮而下,住不得自家三皇兄脸色有多么难看。

“自己功夫练不到家,还有脸在这儿找借口。”宋寒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宋寒清留,,一贯的毒舌作风,惹得宋寒清立马跳脚哇哇乱叫,“三皇嫂,你听听,三皇兄他有多么过分,一点面子都不留给我。”

“面子不是别人留的,是自己挣的。”无寻冷冷地说道,“六殿下,请不要随便乱认亲戚。”宋寒清委屈地看着两个人,朝温言寻找安慰,“阿言啊,你瞅瞅他们两个欺负我。”

温言嫌弃地将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给推开,说道,“六王爷,男女授受不亲。”

“阿言,连你也嫌弃本王!”宋寒清戏精上身,控诉地看重温言,惹得在场的人纷纷翻白眼,明明是个清冷儒雅的公子哥,怎么就这么戏精呢。

不过无寻却看着温言和宋寒清这两个人貌似有那么一点点别扭,心里想着自家老弟再不出手,这弟媳妇可能就保不住了。

“小姐,希儿小姐你跑哪儿里去了?”黛眉焦急地唤道,纪绵希躲在一个假山处,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了,待两个丫鬟离开后,这才小心翼翼地起身,没有多久,就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躲在角落里哭,她好奇地走过去,问道,“你是谁?怎么在这里哭呢?”纪绵希上下打量着小男孩,见其娇憨可爱,穿着又不是一般人,但是自己在宫里这么久,又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孩。

小男孩惊恐地抬起头,见是一个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小女孩,这才稍微放下一些戒备,带着哭腔说道,“我叫宋瑜禇,你是谁啊。”

纪绵希躲在他的面前,掏出手帕,笨拙地替他擦着脸上的脏东西,说道,“我叫纪绵希,你一个人怎么在这里哭啊,是受什么委屈了吗?”眼前这个小男孩跟舅舅家的表弟差不多大,哭起来,就让纪绵希想到了叶艾韫。

“我想我母妃。”宋瑜禇抽泣地说道,“我想去找父皇,可是徳母妃不让我去,我也见不到二皇兄了,宫女们都说我母妃被关到了冷宫里,再也出不来了,我想去找他。”

纪绵希年纪虽小,但也听明白了,原来她是贤贵妃的儿子,心里不免有些愧疚,虽说她母妃是咎由自取,但是小孩子是无辜的啊。想着拉起他的手,说道,“你别哭了,我带你去找皇祖母好不好,皇祖母人可好了。”

“可以吗?”宋瑜禇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问道,他的母妃在时,除了平时去给德宁太后请安,平日里很少让他接触云霄殿里的人,在他的印象里,皇祖母就是搂着四皇子和蔼可亲的老奶奶,握着纪绵希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

“哎哟,我的五皇子,您怎么在这儿啊,德妃娘娘可是到处在找您。”一个嬷嬷打扮的人一把扯过宋瑜禇,警惕地看着纪绵希。

宋瑜禇见到来人,小脸一垮,低着头不说话,纪绵希不悦地看着来人,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嬷嬷上下打量了一番纪绵希,见其有些陌生,但是穿着华贵,心里想着一定是哪家大臣的千金,还算客气地说道,“见过小姐,我是芳华宫里的李嬷嬷。”

“芳华宫。”纪绵希心里记下了,说道,“皇祖母说她想念五皇子了,便让本小姐来寻,还不快放开!”

“这儿……”李嬷嬷有些为难地看着纪绵希,听她称德宁太后为皇祖母,立马就想起来了,这德宁太后除了长宁公主,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女孩了吧,把她当做眼珠子护着,可是一想到自家主子的吩咐,说道,“奴婢这就回去禀告德妃娘娘,让娘娘带着五皇子一块儿去请安。”

“不必了,让德妃娘娘自己去吧,我先带着五皇子走了。”说着就要拉着宋瑜禇离开,纪绵希也是自小被娇惯了的人,向来说一不二,更何况,她看这个李嬷嬷根本就不顺眼。李嬷嬷也不敢拦着,毕竟是太后心里的人,他就算有是个脑袋,也不敢啊,只好回去复命。

“谢谢你。”宋瑜禇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姐姐是什么身份,但是看到李嬷嬷对她卑躬屈膝,想到她的身份应该不简单。

“以后你就叫我希儿姐姐吧。”纪绵希这个人十足十地遗传了无寻,只要是认定的,喜欢的人,她都会护着,希儿姐姐只有叶修安家里的那个小屁孩才能叫,如今让宋瑜禇叫自己姐姐,可见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了。

“褚儿。”一道有些阴沉的男声在身后响起,宋瑜禇脸上一喜,转身看向来人,欢喜地挣脱开纪绵希的手,“二皇兄。”

十岁的小男孩伸手稳稳地接住扑过来的小胖子,冷声道,“以后不准这么鲁莽。”宋瑜禇乖乖地站好,紧紧地拉住宋瑜瑢的手,仿佛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一般。纪绵希回首打量着这个有些瘦弱,但一脸戒备看着自己的男孩子,十岁左右的模样,与太子哥哥长的有三分像,只不过眉眼间的阴沉让她有些不喜。

“见过二皇子。”纪绵希微微福身,自觉地与其保持了距离,语气淡淡地说道。宋瑜瑢微微蹙眉,问道,“你是谁?”

纪绵希还未回答,一旁的宋瑜禇忙回答道,“二皇兄,她是希儿姐姐要带我去皇祖母那儿。”

“希儿姐姐?”宋瑜瑢的眸子一沉,上下打量了一番小女孩,粉嫩的小脸上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可以倒映出自己的样子,淡淡地看着自己,不过目光落在自己的身边的宋瑜禇身上,却冲他微微一笑,就像这夏日里的阳光一般灿烂,让他见了,觉得十分刺眼,就是这个人的母亲,将自己的母妃外公打入了地狱,也让自己进入了地狱,让这皇宫里的人,都看自己的笑话,见到自己如同见到瘟疫一般,避之不及,都是拜这个小女孩的母亲所赐!

纪绵希被宋瑜瑢看得有些不自在,转而问向宋瑜禇,“五皇子,你还去皇祖母哪儿里吗?”宋瑜禇听了抬头看了看宋瑜瑢的脸色,而后摇摇头,说道,“希儿姐姐,我下次跟二皇兄一块儿去给皇祖母请安吧。”

“那好吧。”纪绵希耸耸肩,正欲离开,看到了一抹月白色的身影,脸上立马露出一抹甜甜地笑容,让宋瑜瑢微微一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抹挺拔的身影走来,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太子哥哥。”纪绵希立马笑着扑了过去,宋瑜琏不得不稳稳地接住她,就算是宋长宁都不敢这么跟她撒娇,“你怎么在这儿?是不是又把丫鬟给扔下了。”

被戳破的纪绵希皱皱鼻子,说道,“她们太无聊了,我本来打算去找长宁姐姐的,可是遇到了五皇子。”

被纪绵希这么一说,宋瑜琏这才把目光落在了宋瑜瑢兄弟身上,而后轻轻地拍拍纪绵希的脑袋,语气带着淡淡地无奈,“你在不回去,恐怕皇祖母就要生气了,也不知道姨母今天进不进宫,孤还真想跟姨母好好聊聊你最近的表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