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八十八章

嫡女归 云舒 2489 2021-09-07 00:36

“主子。”王蒙回来后,脸色有些不大好。

“讲。”

宋瑜琏单手持书卷,一身素色长袍,有些懒散的卧在美人榻上。只抬眼看他一下,就又垂下了眸子。

“您派我于暗处观察,那祝家小姐在纪府门口闹事的事情,那祝家小姐非说自己派婢女查纪公子的信息却惨死,故而坚信是纪公子做的。”王蒙的拳头紧了紧,

“祝家两兄弟先后过来,替纪公子解了围。我因为好奇,就跟着他们过去了,听祝承的意思,是想给纪公子全府上下下毒。”

宋瑜琏一顿,缓缓地说:

“当年苏家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主子是觉得……”

王蒙的眼睛亮了亮,“属下这就去查。”

与此同时,祝兹尧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界。

祝承想要给纪府下毒,这一手段已经算是祝家的传统,虽然他一直都觉得不妥,却碍于身份问题,没有办法制止;另一方面,纪轩和祝兹舜的相似度实在是太高了,他已经潜移默化的把那个温润尔雅的人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尽管两人接触的并不多。

想到这里祝兹尧突然觉得,只要能够保护他就好,人生在世总要为自己想保护的人拼一拼,如果当初自己能够有这样的觉悟就好了。

“大哥。”祝兹炎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祝兹尧忍不住反感,他半点都不想见到祝兹炎,不知不觉中,他对他母亲的敌意已经移到了他身上,或许是因为他跟父亲越来越像,也或许就是自己心里过不去那个坎。

“什么事?”祝兹尧打开门,站在了门外,显然是不想让祝兹炎进去。

祝兹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大哥,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一脉同支地兄弟,没有过不去的坎子。”

“如果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情,那大可不必。”祝兹尧不想跟他说话,正准备关门却被祝兹炎用手挡住了。

“父亲已经下令,纪家上下一个不留。如果大哥需要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帮你的。”祝兹炎道。

“你是说,父亲已经明确下令了?”祝兹尧急切地问。

“对。”祝兹炎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已经揽了下来,只要你不想杀他,我就到父亲那里帮你求情。”

祝兹尧闻言苦笑:

“就连你也知道,我在父亲那里没有一点话语权了?”

“不,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祝兹炎连忙解释,但是祝兹尧却打断了他:

“不必多说,我自己回去求情的。”

说完,绕过祝兹炎径直去了祝承地门外。

很显然,他并不会成功,而且还被用了家法奄奄一息,祝兹炎为了帮他求情,也跟着被罚了。

祝珠听说这件事情,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而是冷笑一声道:“活该,别人家的事情,一个个上赶着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病。”

“小姐,你莫要这样说……啊!”新婢女才说了几句,就被祝珠一鞭子抽倒在地。

“本小姐的事情,用不着你一个奴婢多嘴。”祝珠道。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奴婢知道错了。”小婢女连连磕头。

媚夫人恰巧走到门外,看到这一幕丝毫没有劝的意思,反而是坐在一旁看戏。

“好了!我不想看见你,滚下去吧!”祝珠看了一眼媚夫人,而后讨好的走了过去,“母亲怎么来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你为了一个小婢女,跑去人家家里闹事,有些不大正常,所以来问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媚夫人媚眼如丝,笑起来依旧风情万种,就连祝珠都晃了一下神。

“女儿这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母亲啊!”祝珠抱着媚夫人的胳膊晃了晃。

媚夫人轻轻拂开她的手:“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那我不管多大,在母亲这里就应该是小孩子的。”祝珠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母亲,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连哥哥都不知道哦~”

“是嘛?那你说说看,说不定母亲可以帮到你呢。”媚夫人把玩着手里面的扇子,饶有兴趣地问祝珠。

她这个女儿跟自己越来越像,自己越看越满意,真的是太好了。

“我就是看上了纪家的那位公子,小婢女是我派出去查他的没错,但保持一点秘密,有时候反而更让人感兴趣。”祝珠小声地说。

“哦?我倒是想见见,是怎样的一个人,让我家祝珠这么上心。”媚夫人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听说这个人跟你大哥的关系挺好,不知道他听说你大哥被罚,会不会动恻隐之心过来看,到时候你来一招美人计,再不济下了药就是。到时候,就算你爹爹看不上他,也会让他对你负责的。”

“母亲真好,一下子就替女儿拿了一个好主意,我这就派人过去传话。”祝珠高兴的手舞足蹈,急忙去安排。

媚夫人翘起了二郎腿,笑骂道:“急性鬼,跟你爹一个模样!罢了罢了。”

纪府。

宁城的消息传得极快,祝珠对纪衍诺有意思的消息,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还说祝家的两位少爷,因为替纪公子求情,双双被请了家法,至今不能够自由行走。

纪衍诺听了这个消息,只是笑了笑,道:“不过是坊间传闻,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别说那祝大小姐生得一副恶毒心肠,就连那长相我都入不了眼。”

“祝家想要的人或物,哪里有一个得不到的?”苏祉延笑着说,“怕是纪兄你啊,是真的被盯上了,不然这灭门之灾,怎么还迟迟降不到你的头上?”

“苏兄似乎见不得我好似的,这么不希望这件事情就此作罢?”纪衍诺晃了晃手里的扇子,“且不说你跟祝家的恩怨,我与那祝家可是血海深仇,怎么着都不可能跟那祝大小姐在一起。”

见纪衍诺认真了起来,苏祉延只好转移了话题。

“我最近查到,那个朱奇德似乎跟海盗有什么勾结。”苏祉延突然严肃了起来,“那些海盗的来历肯定不简单,我打算深入调查一番。”

“怎么说?”纪衍诺问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苏祉延笑着说,“我呀,打算亲自进去走一遭。等到时候我再回来,记得喊我英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