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412 2021-09-07 00:36

画里的女子带着浅浅笑意望着他,让宋寒濯不由得出神。越贵妃自然把自家儿子的反应看在眼里,娥眉一挑,顿时风情万种,笑道,“濯儿,这是母妃又寻了几家宗室之女,你看可有钟意的?”

见宋寒濯看叶浮珣的画像出神便笑道,“这个是叶丞相之女,名唤叶浮珣,和你二嫂还是表姐妹,听说为人温婉谦顺,知书达礼,是个不错的姑娘。”

温婉谦顺?这个丫头可跟这四个字搭不上边啊。宋寒濯想着,嘴角不由得挂起了一抹笑,今天以来所有的阴霾都一扫而空。抬眸却看见自家母妃面含三分笑地看着自己,一双美眸透着算计。

宋寒濯收起笑容,淡淡地放下手中的画卷,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道,“母妃,这叶家小姐是不错,不过,儿臣现在还不想成婚。”他自然明白自家母妃的意思,不过就是不喜欢自家母妃总是插手他的婚姻大事,说白了,在京城不可一世的宸王殿下,骨子里也是孩子般的叛逆。

“不想成婚?”越贵妃凤眸里闪过一丝狡黠,笑道,“行,算本宫多事,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懒得管你,不过,母妃奉劝你一句,到时候京城里的好姑娘都嫁给别人了,看谁给你当王妃。”伸手打开叶浮珣的画卷,一脸可惜,“这么好的姑娘,看来跟本宫没有缘分了。不知道谁那么好福气,能够娶到她。”

“奴婢听说唐老夫人回来了,想必多少可能是因为叶大小姐的婚事回来的,毕竟叶夫人去世得早,叶丞相又不懂女儿心思,奴婢也很好奇这么美的姑娘会嫁给哪家公子爷。”丁姑姑站在越贵妃身后,叹息道。

这话显然是说给某个王爷听的,但是某个王爷却偏偏装作没事儿人一样,让越贵妃一拳打在软棉花上,越贵妃自然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主,扭头问身边的丁姑姑,“这唐家少将军是不是也到了成婚的年纪了?”

丁姑姑看了一眼宋寒濯,回答道,“回娘娘,这唐少将军的确到了婚配的年龄,这么好的姑娘唐老夫人定不舍得送到别人家去受委屈,听说这叶夫人身前与唐夫人姑嫂关系特别好,这唐少将军和叶大小姐自幼长大,感情深厚,说不定,能成就一段美满姻缘呢。”

“本王竟然不知道丁姑姑什么时候也喜欢听这种八卦了。”某个王爷听了自家母妃与丁姑姑的一唱一和,心里十分不舒服,到底是沉不住气,丢下手里的画卷,对越贵妃说,“儿臣还有事,先行告退。”不待越贵妃说话,便转身大步走出云霄殿。

看着宋寒濯消失的身影,丁姑姑担忧地问,“娘娘,你说这王爷钟意这叶家大小姐吗?”

越贵妃一笑,说道,“本宫的儿子,本宫还是了解的,你何时见过他这般,依本宫看啊,濯儿成婚有望!”

“可是刚刚王爷不是还说他不想成婚嘛?”

“那小子就是嘴硬,看来本宫要加把火候了。”越贵妃坏坏地一笑,转身问身边的丫鬟,“皇上现在在何处?”

“在乾元殿批奏折。”

“让御厨房去做碗参汤,本宫要去乾元殿。”是时候,开始张罗濯儿的婚事了。

京城繁华的街道上,有一男一女十分吸引人的眼球,男的俊朗,女的秀美。并肩逛着这繁华的京城,青若和石竹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表哥,你看这个好看吗?”叶浮珣走到一个买簪花的摊位前,拿起一只白银制作的梅花簪,笑盈盈地问唐筠珩。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个样式的发簪今年是最流行的。”买发簪的老妇人笑嘻嘻地夸着叶浮珣,“姑娘,长得这么好看,配上这支梅花簪最合适不过了。老婆子我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姑娘这么美的呢。”

唐筠珩伸手从叶浮珣手里接过梅花簪,凑近插在了叶浮珣的发髻上,宠溺地说道,“真好看。”

好久没有出来真正逛过街的叶浮珣,一心只扑在街上各种好玩的,根本没有注意唐筠珩看自己的眼神,扭头看见了一个买面具的摊位,高兴地扯着唐筠珩的袖子,指着那个摊位说,“表哥,你看。”

说着像只小鸟似的跑了过去,唐筠珩忙跟了过去,唐竹上前掏出一些碎银子给了老妇人。

叶浮珣拿着一张兔子面具,放在自己的脸上,接而又看到了别的稀奇的玩意儿,放下兔子面具,又欢快地跑了过去,唐筠珩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叶浮珣了,低头看见叶浮珣拿过的兔子面具,提步追了上去,留下唐竹来付账。

今天叶浮珣从唐老夫人的院子里出来,温馨就让唐筠珩带她出来玩,美名其曰,从回来后,还没有好好玩过京城。

叶浮珣在前面一路扫荡,唐筠珩在后面给她善后,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恰巧这副景象落到了某个从皇宫出来的王爷。

跟在宋寒濯身边的云厉自然感觉到了自家王爷瞬间的低气压,说着宋寒濯的目光看去,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气,这不是叶大小姐和唐少将军嘛,两个人这么亲密,怪不得自家王爷吃醋,于是他小声地问道,“王爷,要不要上前去打个招呼。”

某个王爷面色沉郁地调转马头往宸王府走去,丁姑姑的话便一直在他耳边回响。

叶浮珣终于逛累了,便到一个茶楼去休息。唐筠珩信手为其倒了一杯茶,笑道,“你到还是小时候的样子,一到街上就像是出笼的鸟。”

叶浮珣端起茶一饮而尽,笑嘻嘻地说道,“小的时候,娘亲管的严,每次出去玩还得搬出表哥的名头才能出来。但表哥又宠着我,回回凤初姐姐要回府,我就闹着不回去,你和凤初姐姐那可是想尽了法子来哄我,后来误了回府的时辰,娘亲大怒,每次都是表哥来替我背黑锅。”

“记得那么清,算我没有白疼你。”

两个人喝完茶,天色已晚,于是唐筠珩便把叶浮珣送回了叶府。刚进叶府,便有丫鬟过来通报说,叶翰良在大厅等她。

叶浮珣和青若先回了一趟浮笙阁,然后让王姑姑陪自己去了大厅,叶翰良自从罚了叶金玉,还没有传见过她,这次又要出什么幺蛾子,王姑姑的战斗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父亲,您唤女儿有何事?”叶浮珣朝叶翰良盈盈一拜,自觉忽略了叶翰良身边的谢姨娘。

“宫里送来了请柬,过几日,越贵妃要宴请各大臣之女,到时你带着裳儿和玉儿去吧。”

叶浮珣心里冷笑一声,带叶云裳和叶金玉去,偏偏不提带叶玿璃去,这叶翰良还真是忘恩负义地彻底啊,不知道九泉之下的二叔,会不会心寒。

“父亲,虽然您把谢姨娘抬正了,但是二妹和三妹的身份恐怕是……”

“大小姐,你说这话可要伤了裳儿和玉儿的心啊。”谢姨娘现在仗着自己肚子里有块‘肉’,叶翰良都得让她三分,所以对叶浮珣说话有了不少骨气,“老爷当初把妾身抬正,那裳儿和玉儿就是嫡出的小姐,身份一点都不比大小姐低。”

叶浮珣自然不会答谢姨娘的话,因为一旁的王姑姑不卑不亢地开了口,“叶丞相,不知您抬正了谢姨娘,那二小姐和三小姐族谱身份可有改正?可有到有司那里去做官文备案?”

王姑姑这么一文谢姨娘一脸懵,叶翰良也是一愣,看着二人的反应,王姑姑冷笑一声,“玄岳王朝的律法可有规定,这子女地位变更,需到有司去做官文备案,若没有官文备案,则身份变更不成立。这玄岳王朝的律法,丞相大人应该比奴婢清楚吧。”

“老爷……”谢姨娘气的拉着叶翰良的手跺脚,叶翰良忙握住她的手,好脾气地说道,“别着急,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王姑姑睨了一眼谢姨娘,不卑不亢地说道,“若是二小姐和三小姐没有有司的官文,那去参加贵妃娘娘的宴请于理不合,不过奴婢倒觉得,四小姐是忠义候的遗孤,又是叶府的嫡出,去参加宴请最合适不过了,更何况,现在三小姐还在佛堂,佛经还未抄完。”

“璃儿她……”

“四小姐年纪还小,到时礼数不周冲撞了贵妃娘娘怎么办?”谢姨娘一听叶玿璃,幽幽地说道。

“据奴婢所知,这四小姐小的是忠义候的夫人便给其请了宫中的嬷嬷来授其礼仪,奴婢也在府里见过几次四小姐,其礼数不输二小姐和三小姐,怎么夫人认为,宫里的嬷嬷教授礼仪的能力?”

叶浮珣暗自给王姑姑拍手叫好,气得谢姨娘浑身发抖。

“好了,这叶府一共就四个小姐,都是姐妹哪有什么身份高低之分,一家人血肉亲情,岂能用身份高低来隔阂?过几日贵妃娘娘的宴请,就由珣儿带着裳儿和璃儿去吧,玉儿在佛堂静心抄诵经文,就不必叫她了。”

王姑姑虽然是女官如今又派给了叶浮珣,但是这叶家毕竟还是叶翰良说的算,叶翰良这么坚定,王姑姑也不敢再说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