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九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29 2021-09-07 00:36

温言拉住叶浮珣的袖子,说道,“一时没忍住嘛。”叶浮珣翻了一个白眼,伸出手点着温言的额头,“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边北魏家人,刚刚争权失败,现在他的哥哥满天下的追杀他,你还敢跟他扯上关系,不要命了。”

“争权失败了?还被人追杀?那你还要人家三万两!”

“怎么心疼了?”叶浮珣手里的玉骨扇一扔,信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下。温言撇了一眼那把价值千两的玉骨扇,大冬天的,那把扇子装风流,也不知道拿把便宜的。

“谁心疼了。”温言拾起那把玉骨扇,嘟着嘴说道,“你怎么会认识他?”

“自从你收了他的玉佩,我就派人去查了,而且说起来他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上一次云天寺被劫持,还是他身边的那个侍卫救了我,”

“那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坑人家三万两,还落井下石?”

听了温言的话,叶浮珣单手撑着脑袋看着温言,温言被看的头皮发麻,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阿言,你就这么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三万两也不值?”温言被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转身走进内室,不打算理某个得了三万两的小女人。

不过叶浮珣有一句话一直在温言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魏公子已经定亲,听说未过门的夫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理家的一把好手’

温言将头埋进枕头里,满是他清冽的问道,心里一气,将软枕扔了出去,扔出去又后悔了,忙起身捡了回来。

这一切,叶浮珣全部看在了眼里,娇唇微勾,眼里闪过狐狸般的笑意,这段时间恐怕不会太无聊了吧。

天色还未黑,叶浮珣便回到了府里,青若迎了出来,帮她换下一身男装,“轻云这几日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大夫说在过几日,就能恢复如初了。”青若十指翻飞,灵巧地给叶浮珣挽了一个当下最流行的发髻。

“嗯,那就好,命厨房这几天多给轻云做点好吃的,补补身子,另外从库房里每日那一两燕窝,熬好给轻云送去。”叶浮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从一个英气俊俏的少年郎,变成了一个妩媚多姿的美少妇,转身拉着青若的手说道,“还是我家青若的手巧。”

抬头看天色也不早了,便让丫鬟们去传膳,这是青画掀帘进来,笑着说道,“回王妃,方才王爷差个人回来说今天晚上要陪客人,让王妃先吃,不必等了。”

叶浮珣擦了擦手,随口问道,“什么客人?”

“这个奴婢也不知,只听说王爷挺看重那位客人的。”

“好了,你去回王爷,就说本妃知道了。”叶浮珣捂着鎏金雕刻小火炉,坐在软榻上想,到底是什么客人,竟然让宋寒濯如此看重。

想了想,又低声吩咐,“青颖,派个可靠的人,去明月阁把温姑娘接过来。”

一旁的青颖听了点头应下,退了下去。没一会儿,几个丫鬟鱼贯而入,将晚膳摆了起来,都是叶浮珣爱吃的菜,吃到一半时,青画回来,手里拿着一块玉佩,递给了叶浮珣,说道,“王妃,王爷奴婢把这个给您。”

叶浮珣接过玉佩一看,这边是那日买云天寺被翎羽拿走的那块,难道今日来的客人是魏冥堇,他来宸王府做什么?难道他和宋寒濯一早就认识了。

几个问题一直在叶浮珣的脑海挥之不去。

便低声吩咐青若去查。

此时书房内。

魏冥堇悠闲自得地喝着上好的碧螺春,哪儿里有半点求人的样子。宋寒濯把玩着某个小女人给她绣的荷包,看向魏冥堇,笑道,“今日魏公子恐怕不是来喝茶那么简单吧?”

“宸王殿下,不应该先谢谢在下救了宸王妃吗?”

“魏公子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返回边北吧。”

魏冥堇听了此话,薄唇微勾,“还得仰仗殿下不是吗?”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宋寒濯瞅了一眼,坐在檀木桌边,喝着他上好的碧螺春,一副主人家的样子。

“本王凭什么帮你?”

“帮我夺回魏家,对宸王殿下来说,只能是有利无弊。”

宋寒濯一双漆黑的眼睛,看向胸有成竹的魏冥堇,问道,“你哥哥魏冥罗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你倒说说本王若是帮了你,有什么利呢?”

“论不好惹,宸王殿下恐怕是天下第一把。”

这倒是个实话,他宋寒濯从小到大混世魔王一个,离经叛道的事儿没少干,说起宸王哪个不知道他狠戾毒辣且不按常理出牌。

紧接着魏冥堇冰冷的眸子看向宋寒濯,淡淡地说道,“我可保边北百年安定。”

魏冥堇这句话算是打蛇打七寸,天下人皆知,这三王爷宋寒濯跟太子殿下虽然不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但是关系非常好,将来太子继位,这关乎到玄岳王朝的稳定。

“本王拭目以待。”宋寒濯薄唇一勾,这正是他想要的,边北哈达甄一直是个隐患,若是有魏家在手,边北哈达甄就不足为惧了。

商量完事情,宋寒濯抬头看了一下天色,低身吩咐云厉,“送客。”抬腿便往门口走,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魏冥堇笑道,“王妃倒真是个奇女子,明月阁开得可真谓是风生水起。”

宋寒濯脚步一顿,淡漠的眸子里染上点点笑意,不过接着就听魏冥堇说道,“王爷真是好福气啊,边北有个慕容姑娘,府里有个王妃。”

听到慕容的名字,宋寒濯眸子一沉,掀袍走了出去。

在暗处的翎羽听着自家主子这种挑衅的话,头上一排黑线,主子,您是来求人的呀,能不能有点求人的意识和态度。

孤月高照,月华似霜。

“云堂,可有慕容姑娘的下落?”宋寒濯负手而立,问向暗处的一抹黑影,云堂抱拳说道,“暂时还没有。”

“接着查!本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股冷气萦绕其中,云堂低头称道,“是!”忽而听到不远处有声响,云堂身影一晃,快速向那声响处移去,“谁在哪儿里?!”

宋寒濯回头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脸色一变,快云堂一步,反手当回云堂的气流,单手搂起某个脸色有些苍白的小女子。

叶浮珣惊魂未定地靠在宋寒濯的怀里,方才差一点她就命丧黄泉了。宋寒濯低头查看有些失魂的小女人,大手抚上她的脸,关切地问道,“珣儿,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听到宋寒濯低沉关切的话,叶浮珣才回过神,对上那双淡漠的眸子,脑子里一直回响着一个名字——慕容。她愣愣地摇摇头,从宋寒濯怀里推了出来,低声说道,“我没事。”

“属下差点伤了王妃,请王爷责罚。”云堂低头说道。

“下去,自己领罚!”泼澜不惊地声音里含着怒意,想到方才若不是他反应快,此时眼前这个小女人恐怕就……宋寒濯不敢往下想。

叶浮珣起一双莹然的眸子打量着云堂,在月光下,他低着头,看不清楚脸,一双柔荑握住了那双有点凉的大手,说道,“不知者无罪,不知道王爷在这里商讨事宜,是本妃莽撞了,这不怪他,王爷还请息怒。”柔柔的嗓音,让宋寒濯散了心头的怒意,反手握住那双手,冷声对云堂说道,“下不为例。”

“是。”云堂这才太有看了一眼传说中的宸王妃,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月光下好似天上的仙子,一身绯红的锦裙,带着淡淡的西安,那双清莹的眸子,仿佛能够看透人的内心。

眨眼间,云堂便消失在院子里,只留下摇曳的树影,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你怎么出来不带个丫鬟,连外套也不穿。”宋寒濯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到叶浮珣的身上,又单手搂过她的腰,往别亦阁方向走去。

“突然想起明日要回唐府一趟,想问王爷有没有时间,便没让她们跟着。”叶浮珣不自觉的把称呼有改了,宋寒濯听了剑眉微绉,以为她是吓着了,说道,“下次,这种事情,派个丫鬟来就行了。”又低头见怀里的小人儿心不在焉,便笑道,“怎么,连死都不怕的珣儿,被云堂给吓着了?”

“倒是有一点。”叶浮珣扬起头微微一笑,朝宋寒濯做了一个鬼脸,随即低下眼睑,遮盖住眸子里的情绪。

慕容,这个是宋寒濯上一世最喜欢的人,她竟然把这位女子给忘了,叶浮珣突然心生一股恐惧之意,宋寒濯在找她,叶浮珣有点想不明白,既然眼前这个人这么放不下那位慕容姑娘,为什么会向圣上请旨赐婚,一个个问题涌上了叶浮珣的心头,抬起眸子打量着宋寒濯那刚毅的下巴,心里稍微定了定。

第二日,平乐候府一大早就派人来接叶玿璃过去小住几日,青若为叶浮珣梳洗完毕后,见轻云掀帘进来。

“王妃,王爷差人来问,您准备好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