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四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421 2021-09-07 00:36

纪衍诺顺着言睿渊的目光看了过去,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到了一个十一二岁左右的女孩,一身红衣,身旁跟着两个随从打扮的人,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唯恐行人冲撞到她。

宋长宁,纪衍诺只是看了一眼便淡淡的移开了视线,他不喜欢皇家人,从一开始进到京城,在纪明南还在的时候,他就不喜欢皇家人,尤其是之后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纪衍诺有时候会想,如果当初若是没有答应叶修安进京,他们一家人是不是就会永远快乐地生活下去。

想到这里,纪衍诺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明明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如今不得不快速成长。

言睿渊似乎感受到了身边少年的情绪变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之间无需语言安慰。

正说着,那抹红色的身影便走进了聚客楼,路过雅间时,一眼便看见了坐在那里的少年。修长的身姿,清冷的面孔,不似自己的皇兄矜贵冷酷,她知道这位便是纪宅的少爷,也是她皇婶的儿子。

脚步一顿,转身走进了雅间,“鹤轩哥哥。”鹤轩是纪衍诺的字。

两个少年没有想到女孩会走进来,只是一瞬间,纪衍诺变将自己眼底的所有情绪敛去,起身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道,“草民见过公主。”

宋长宁径自走了进去,目光只是在言睿渊的身上扫了一眼,便落在了纪衍诺身上,“不必这么多礼,本公主是跑出来玩的,鹤轩哥哥就叫我长宁吧。”

“草民不敢。”纪衍诺低头说道,语气疏离而又清冷,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距离感。若是换成别人,必然是惶恐,眼前的少年,与其说是惶恐,不如说不在乎,他好像……真的不喜欢皇家人。

宋长宁身为王朝的第一公主,从小便深得帝后的喜爱,这几年宋瑜琏成长颇快,对自己的妹妹甚是护佑,整个京城谁见了她不得诚惶诚恐地讨好,面前这个少年面对自己的亲近,竟然冷冷地拒绝了。

她性子虽然娇蛮,但是不傻,甚至有着皇室独特地敏锐,眼前这个少年不喜欢她,甚至带着淡淡的厌恶。

想到这里,宋长宁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讨厌,还是一个草民。

宋长宁心里莫名有一种难过,嘴巴微微一瞥,上前一步,扯过纪衍诺的衣角,杏儿眼里透着一股委屈,“鹤轩哥哥,你是不是讨厌我?”

纪衍诺微微一怔,看着面前精致的小姑娘,只是比自己的妹妹大两三岁而已,那双杏儿眼里带着一些委屈,清澈的眸子甚至可以映出他的脸,仰着头问自己是是不是讨厌她。

“公主多虑了,草民不敢。”只是一瞬间的心软,纪衍诺后退一步,与宋长宁保持距离,将自己的衣角从他的手里抽出来,站定身子,说道,“草民还有事情,先行告退!”

言睿渊自始至终都未说一句话,只是抱拳行礼,随着纪衍诺一起离开,宋长宁望着纪衍诺离开的背影,杏儿眼里那里还有半分委屈,尽是戏谑。

“去广恩斋买一些芙蓉糕给雪斋的小姐送过去。”宋长宁侧首吩咐道,身边的随从领命便走了出去。

或许她可以曲线救国一下。

叶琈珣带着纪绵希与纪衍诺回到了药域谷,只是简单的祭拜了一下,然后叶琈珣便将自己关在了梨落院,吩咐谁也不能去打扰。

纪绵希趴在栏杆上,望着药田里的草药,一个少年正在小心翼翼地打理着药田,言睿渊亦是覆手而立。

“师兄怎么不去帮哥哥?”纪绵希歪着头小声问道。

自从这个小丫头醒来,从一开始黏着,到后来躲着,与自己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而言睿渊也不是一个会聊天的性子。

“这块药田他自己能打理好。”言睿渊侧首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扎着两个小发髻,原先胖乎乎的小脸,如今有些消瘦,眼睛像是圆圆的,像是猫儿眼,清澈明亮,让他的心软了一下。

纪绵希不再说话,要是搁在以前,这个丫头定会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想到这里,言睿渊竟然有几分心疼。

药域谷素日里是有人打理的,一阵清风过后,送来淡淡的药草香,似乎又回到了那段幸福的时光。

多年以后,身边的女孩又变回了当初的模样,可是言睿渊却忘不掉,趴在药亭栏杆上的那个女孩,小小的年纪,眼睛里充满了忧伤。自此他便想照顾她一生。

只在药域谷待了数日,宋寒濯便亲自来接人,这次纪衍诺没有选择跟叶琈珣离开。

叶琈珣看着面前这个已经长成少年的孩子,柔声问道,“你真的不打算跟娘亲回去?”

她知道面前这个孩子心性早熟,一旦做了决定,就很难改变,如今他还是想要试试,对于母亲来说,孩子不论多大,始终都是孩子。

纪衍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孩儿答应过爹爹要打理好药域谷,此次回来,孩儿便决定留下来,至于希儿,她若想要留下来,孩儿定会照顾好她。”

“我要跟着哥哥。”纪绵希连忙走到纪衍诺身后,紧紧地扯着纪衍诺的手,望着叶琈珣说道,“娘亲,我要陪哥哥。”

叶琈珣望着两个孩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你们照顾好自己,玉竹,子苏。”

“夫人。”

“照顾好诺儿与希儿。”叶琈珣叮嘱了一番,不在多说,转身跟着宋寒濯离开。

众人十分惊讶,原本以为叶琈珣会留下来陪着他们毕竟在场的人都看出来,纪衍诺实在试探她。

叶琈珣不是没有看见孩子眼里的委屈,她真的动了要留下来的念头,只是一瞬间而已,众人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看着叶琈珣的马车缓缓离开,纪绵希猫儿眼里蓄着泪水,始终没有流下来。

“哥哥,娘亲真的不要我们了。”小姑娘声音颤抖,带着无尽的委屈,两年前她还是父母最宠爱的宝贝,就算她闯了再多的祸,也会有人护着她,父亲走了,似乎母亲也走了。

“不会的。”纪衍诺半蹲下身子,笑着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髻,“你要是想娘亲了,哥哥陪着你去。”

马车上,淡竹倒了一杯清茶递给叶琈珣,“夫人,方才奴婢瞧着小姐都快哭了,少爷虽然不善表达,心里定是伤心的。”

“若是我强行将他们带走,在京城他们更不自在。”叶琈珣抿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我既然又选择了宋寒濯,定然不会反悔,诺儿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在京城他总是躲着我,想必是不自在。”

车帘随着马车的震动,一开一合,叶琈珣望着外面的风景,幽然说道,“只要诺儿相通了,希儿自然也会相通的。”

她素来不在乎世人说什么,说她忘恩负义也罢,说她不知廉耻也罢,她统统不在乎,算上上辈子,她活了这么久从,也该为自己活了,至于两个孩子,想到这里,叶琈珣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与亏愧疚,望着天边滑过的飞鸟,阿南,你是否会怪我?

将叶琈珣送回了雪斋,望着面前这个矜贵沉稳的男人,叶琈珣嘴角微勾,“我就不请殿下进去喝茶了。”

宋寒濯知道她心情不好,柔声说道,“既然舍不得,为什么把他们带回来,或者你留下来陪他们。”

叶琈珣沉吟了一下,抬眸看向面前的男子,忽而笑,像是夏日里的清风,又似湖边的绿柳,“我若是留下来陪他们,殿下又该三天两头地忘药域谷跑,到时候圣上找不到人,娘娘就该来了,这般折腾,还不如一开始我就乖乖待在你能找到的地方。”

宋寒濯悸动,伸手将叶琈珣拦入怀里,沉声说道,“珣儿,我会陪你一起等。”等到你完全没有顾虑的那一天。

过了这么多年,两个人都不是当年的自己。叶琈珣有着她割舍不下的东西,比如那两个孩子,如今若素离开,对于孩子,叶琈珣更加是小心。

人回来了,却派了不少人手留在药域谷,时刻给自己报信。

甘遂刚刚踏入京城,叶琈珣便收到了消息。她把玩着手中的信条,烛火映在她的脸上,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淡竹,让人照顾好诺儿与希儿,另外留意一下甘遂的行踪。”

甘遂是季南易的心腹,此时来京,想必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信纸遇上烛火,很快燃烧殆尽。

单手托腮,望着外面的雨,看来不久之后,她的回一趟季家了。

做了这么多年的无寻,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她曾经想过,若是可以,她愿意做一辈子的药域谷的无寻。在季南北死的那一刻起,世间便再也没有无寻夫人了,而十年前离开的叶琈珣回来了。

窗外的雨依旧下着,夏天就是这样,一场雨说来就来,看样子又要下一晚上了。依稀听见淡竹吩咐人将院子里的花草全部搬进来,叶琈珣念着自己纪宅里那一片药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