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零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348 2021-09-07 00:36

“好,你多加小心。”说着青若正准备上马车。

“等等!”温言骑着马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一同赶来的还有叶修安和凌安郡主。“青若,才一天的时间,太后怎么会下旨让阿珣离京回封地,她不是……”

“温姑娘,太后下旨让清扬县主带其义女回封地。”温言还没有说完,青若便出声打断了,叶浮珣早已离开的消息,只有几人知道,在外人的眼里,这清扬县主,以前的紫凌王妃是带着义女奉旨离开的。

“此次离开,山高水远,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照顾好自己,若是他日回京能够用得到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温言说道,并将明月阁的信物交给了她。

“沼邑离习水不远,若有什么事,大可去找我母妃,她定会帮忙,你们带着一个孩子,恐怕在习水,不会太顺利。”凌安郡主难得一次说点靠谱的话。

“舅舅,言姨,凌安郡主……”小若素坐在马车里听见有人说话,掀开车帘一看是温言和叶修安,便开心地喊道,温言走过去,轻点她的鼻尖,“素儿,你要乖乖的,好好听若姨的话,以后有时间,言姨会去习水看你的。”

“小丫头片子,可别让本郡主听说你调皮啊,要不然小心你的屁股。”

小若素朝凌安郡主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叶修安将一块儿玉佩递给小若素,“这个是舅舅送给你的,收好了,日后用得着。”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就此一别吧。”青若说道,伸手抱住温言和凌安郡主,声音有些呜咽,“保重。”

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凌安郡主担心地问道,“他们能行吗?”

“放心吧,阁主肯定叫人一路上暗中保护了。”温言将手搭在凌安郡主的肩上,说道,“这阿珣也真是的,说走就走,一点征兆也没有,连给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现在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提到叶浮珣众人都沉默了,他们不知道在未来的十几年里,这个名字成了所有人心上的一道疤,提不得,说不得,因为那是心底最深的痛。

马车走得很稳,走到郊外时,突然停了下来,坐在车外的轻云小声对里面的青若等人说道,“青若姐姐,紫凌王来了。”

青若挑起车帘看见紫凌王带着云厉挡在官道上,她轻轻地问道,“王爷可有事?”紫凌王一愣,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说叶浮珣要离开,自己竟然不受控制地骑马追了出来,“我来送送清扬县主。”

青若讽刺一笑,“王爷您挡着路了,我家县主说了,从她拿到和离圣旨的那一刻起,她就挥剑断情,您和她便是从此陌路,王爷的心意,奴婢替县主领了,只是我们还要赶路,县主身子不适,就不见王爷了。”说着放下了车帘,轻云对着紫凌王微微点头,马夫扬起马鞭,车子又缓缓地向前驶去。

“王爷,若是您舍不得,大可以去求太后收回旨意,毕竟太后最疼您了。”一旁的云厉实在不忍心看到两个主子就这么分道扬镳了,两个人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说和离就和离了,快的让她都摸不着头脑。

宋寒濯一言不发地看着远去的马车,心里空落落的,王府亲兵骑马过来,“王爷,府里传话,侧妃病了很严重。”

宋寒濯心里一紧,调转马头,朝京城驶去。

三日后。

“今晚我们就在仙霞镇休息一下吧。”一男一女落脚在一个小镇里,男的长得十分俊秀,剑眉星目,温润如玉,风度翩翩,而女的则一副病态,如同三月弱柳扶风,眉间却带着隐隐贵气,长相也是世间少有的美貌。

“好。”叶浮珣实在没有力气了,他们两个一路走走停停,倒也不是很累,但是叶浮珣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睡得时间越来越长,精神也越来越差。

“两位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一个机灵的小二忙迎上来热情地问道,一看二人气度不凡,必不是一般人家。

“来一间上好的客房,再烧些热水送上去。”季南北掏出一定碎银子递给小二,随即扶起叶浮珣,小二掂了掂银子,开心地应了一声,领着两个人上了楼,“公子,您家夫人还真是美,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呢。”

季南北不动声色地将叶浮珣的脸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也没有开口解释她跟叶浮珣的关系,此时叶浮珣已经有些昏沉了,根本听不清小二在说什么。

小二见季南北脸色不太好,也就闭嘴不在说话了,快出去的时候,季南北吩咐小二多一些清淡的粥。

“珣儿,珣儿……”季南北将叶浮珣安置在床上,给她诊了诊脉,又翻动她的眼皮查看,眉头紧锁,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喂下,照她这个身体,还没有走到边南,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吃了药的叶浮珣很快恢复了意识,只是身体还是很虚弱,看见季南北趴在自己的床边,轻轻推醒他,“阿北……”两个人为了不暴露身份,只能以夫妻身份行走江湖。

“你醒了,饿不饿?我叫了一些清淡的粥,起来吃一点吧。”赶了那么长的路,叶浮珣到真是有些饿了,一碗白粥吃下去一大半,斜靠在床上,看着眼底有些乌青的季南北,竟然没有良心地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季南北不解地问道。

“堂堂神医圣手,季家的当家人,竟然跟着我亡命天涯了,还搞的这么狼狈,哪儿里还有一点风度翩翩,丰神俊秀的贵公子模样啊。”

“臭丫头,你还真是没良心,若不是因为你,我能成这样嘛?”食指弯曲,季南北在叶浮珣的头上轻弹了一下,笑道,突然听到窗边有动静,两个人一愣,季南北安抚地看了一眼叶浮珣,然后慢慢地起身,映入眼帘地是一道白色的身影,季南北快去出手,那道白影轻松躲过,“是我!”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熟悉,季南北收手老家了眉间朱砂,一头银发的叶修安,“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姐姐给我留了信,我便让阁里的弟兄一直留意你们的行踪,若不是玄霄阁有意隐瞒你们的行踪,你们早就被别人发现了。”叶修安大步走到叶浮珣床边,关心地问道,“姐姐,你还好吧。”

“挺好的。”叶浮珣坐直身子,她早就猜到叶修安会找来,所以叶修安的出现并不惊讶,“可还有谁知道你来了吗?”

“没有了。”叶修安掀袍坐在床边,“青若他们已经带着素儿回了习水,我已经派阁里的弟兄一路保护,直到他们平安到了。”

叶浮珣点点头,笑道,“素儿和阿言就交给你来照顾了,别让她们受委屈。”

“那个人可知道你回京城了?”叶浮珣口里的那个人,正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叶翰良,叶修安如同死水一般的分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气,说道,“暂时还没有,姐姐你放心,母亲的事交给我,我一定会把事情查一个水落石出。”唐婉的事情,叶浮珣一直在查,可是不管怎么查,她什么都查不出来,当年唐婉身边的人都死了,剩下一个卫嬷嬷,后来到了宋寒濯的手里,也没有活多久,就得到了不治之症,叶浮珣还没来得及问,就死了,所有的事情都像是进了一个死胡同。

“莫急,我相信你。”叶浮珣又来拉着叶修安说了几句话,“回去吧。”叶修安深深地看了一眼叶浮珣,起身看向一旁一直坐在哪儿里的季南北,对他抱拳施礼,“季先生,我姐姐拜托给你了。”

季南北点点头,叶修安轻点脚尖,凌空踏步,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夜空中。

两个人一路南下,有季南北这个神医在,叶浮珣虽然几次毒发病危,但每一次都被季南北救了下来,竟然神奇地活了七个月,两个人终于走到了边南的南野城,叶玿璃一见到叶浮珣的信物,便挺着大肚子亲自出来迎接。

“姐姐。”叶玿璃没有想到叶浮珣竟然会来边南,姐妹两个人相见,必然是相拥而泣。叶玿璃还不知道京城所发生的一切,见叶浮珣跟季南北来了,心里有些疑惑。

“几个月了?”叶浮珣欣喜地摸着叶玿璃的肚子问道,“董将军呢?怎么不见他的人?”

“七个多月了,夫君他去军营了,姐姐怎么跟季先生来边南了,可是有什么事情?”又见叶浮珣脸色苍白,面带病色,边南天气湿热,可是叶浮珣身上竟然穿着京城的秋装,疑惑地问道,“姐姐可是没有带凉快的衣服?”

叶浮珣笑而不语,不动声色地转换了话题,季南北对于女人的话题自是不感兴趣,听了一会儿便无聊地自己在院子里转悠,听见一道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夫人听说今日有贵客登门,贵客是谁啊?”目光落在院子里的季南北身上,惊喜万分,“哎呀,原来是季先生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