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四百五十七章 后顾之忧

嫡女归 云舒 2543 2021-09-07 00:36

叶浮珣倒是也并没有怀疑他,看到他如此真挚,还点了点头,又奉上了一盒礼品,表示感谢:“那本宫就先在这里谢过大人了,这些不过是小小心意,如果大人能够把长安王找回来,到时候不光是本宫的赏赐,皇上,王爷都会重重有赏!”

县令听了,连连点头,但是脸上却没有了之前的兴奋。

如今的他,心里只剩下懊悔。

等到送走叶浮珣以后,他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椅子上。

完了,完了。

现在他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两个字。

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天过来报案,说自己是长安王,他以为是骗子的那个孩子,竟然是真的长安王。

那可是皇长孙,那可是王爷和王妃的儿子,皇上的皇长孙。

可是他竟然把人拒之门外,完了,一切都完了。

不,不行,他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县令不想死,也不能死,他连忙书信一封让人快马加鞭送给了富商。

跟他表明了一下那个孩子的身份,然后让他马上把孩子给弄死。

县令已经决定好了,要是真的等到王妃找到皇长孙,那孩子要是供出了他,他不仅乌纱帽不保,说不定连这条命都没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

最好的办法就是死无对证,只要皇长孙死了,任由谁也别想栽到他头上。

富商得知了纪若白的身份,也是直接吓出了一身冷汗。

知道这简直就是一个烫手山芋,他的想法跟县令不谋而合,为了避免生出什么变故,当夜,他就派人把纪若白绑了起来,连夜运往了悬崖。

他准备把人从悬崖上面丢下去,这样就永远不会有后顾之忧了。

时时刻刻担惊受怕,自己会被发现,担心自己的乌纱帽戴不稳。

终于,他等到了富商的消息。

小厮马不停蹄跑来,跪倒在县令面前:“回,回大人,我们家老爷已经说过了,已经把那人给处置了……”

最后一句话是凑近县令的耳边偷偷说的。

县令听了以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明白这个处置是什么意思。

处置了就好,处置了就好。

这下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县令很高兴,还特意给了小厮一锭银子的打赏钱。

小厮乐不思蜀,拿着打赏钱离开了。

县令这边虽然放心了,不过他还没有忘了太子妃那边。

太子妃为了寻找皇长孙的下落,也会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

因此,这段时间县令一直在太子妃面前装腔作势。

派出了自己所有的人出去寻找,做足了一副尽职尽责的模样。

到了最后到了恰当的时间,县令用来太子妃面前回复:“回禀太子妃娘娘,下官已经派出所有兵力去寻找了,可是我们找了那么多的孩子,也没有发现小殿下的身影,下官,下官也实在是尽力了。”

顾荨听了,脸上当然是难掩失望。

不过这样的话,她已经听到过很多次了,很多的县令都是这样回复的。

看来这个县城也没有。

又失望了一次,顾荨脸上露出了一抹颓丧的表情。

县令见状,又好声安慰:“娘娘放心,小殿下吉人只有天相,相信有一天一定能够回来的,娘娘为了自己的身子,可要放宽心啊!”

顾荨勉强笑了一下,不过却有些说不出的疲惫,也打不起精神。

只是轻声道:“你有心了,那我就借你的吉言了。”

说着,她点了点头,离开了。

西洛跟在她身边,见她的身影有些摇摇晃晃,上前扶住了她:“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支撑着西洛的力量,顾荨勉强稳定住了身体,不过脸上的表情依然不怎么宽慰。

许久,她叹了一口气,道:“看来这里也没有小白,我们在这里也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能继续耽搁了,明天我们就启程,下一个县城……”

话刚刚说到这里,西洛就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赞成地劝阻:“小姐,可是你已经许久没有休息了,再这么下去的话,你的身体……”

顾荨抬手,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无所谓了,我现在静不下来,我只想去找小白,哪怕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小白!”

西洛嘴唇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她知道自己无法改变顾荨的想法,最终也只能默默表示赞同,陪在她身边。

另一头,纪若白身上一穿着一件粗布衣,带着一方小小的帽子,看上去就像是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流民一般。

不过他身上没有多少盘缠,而且这些盘缠还是要用来找人的,他必须得省着用。

晚上的时候他找到一个马厩一样的地方,趁着店家不在,偷偷溜了进去,睡在了那里。

这么些天,他也有了一些经验,呆在这个地方会软和一点。

而且有了这些马匹,马匹不知道为什么不会伤害他这个小孩子。

能够和它们一起,反而比那些和人在一起更有安全感。

纪若白看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残月,缩了缩手臂,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陷入了梦乡,或者说又回到了那一天的记忆。

那一天,他已经被押了马车,赶赴了悬崖。

他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懂,糊里糊涂的,但是富商的话他还是听懂了。

富商好像一直在担心什么,然后突然嘱咐那些侍卫把他丢到悬崖下,一定要让他毁尸灭迹。

纪若白听了,当时就是心里一寒。

这么快就要杀了他吗?

就因为他逃跑了,所以要灭口吗?

纪若白不敢想,他害怕自己就算想了以后,也不敢相信。

可他最后还是被押上了马车,但是抵达了悬崖以后,那个侍卫却并没有把他推下去,反而是帮他松开了绑手的绳子。

纪若白呆住了,他看着眼前这个面色有几分憨厚的侍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很恐惧,就连这是询问的话也说不出来。

侍卫看到他这副模样,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从自己短打的衣服里,掏出来了一锭银子,就这么放在了纪若白的手心。

纪若白觉得是天气有点冷,吸了吸鼻子,看着自己手心的银子,又看了看侍卫,一双眼睛看上去楚楚可怜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