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59章 如释重负

嫡女归 云舒 2496 2021-09-07 00:36

叶浮珣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完美的八颗齿笑容熟悉地爬回脸上:“能够替殿下分忧是妾身的福气,只是这虽说已经是春天,但春寒料峭,夜里更是寒气多了些。

妾身能不能提几个小小的要求?”

她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比划,用力表达她的要求真的只是小小的要求。

纪衍诺半张着勾人的桃花眼:“说。”

“那个……妾身要是想解手的话,要去哪里?”叶浮珣嘴里蹦出一句话。

让纪衍诺的嘴皮陡然一僵,他勾了勾嘴角,一字一顿道:“还、有、呢?”

叶浮珣忙又补充:“还有就是,这地面上太冷了,能不能给妾身一床褥子和一床被子,啊,最好是再加一个枕头?”

这话瞬间让纪衍诺的脸罩上一层寒霜,叶浮珣识趣,飞快地说道,“别的就没有了!殿下,妾身很愿意在这里陪着您!别说一个晚上,就是一百个晚上也没问题!”

前提是您先解决下内急和温暖的问题。

纪衍诺闭了闭眼,努力将一手把叶浮珣丢到窗外泰昇湖喂鱼的念头压下,拍了拍手让门外候着的徐安进来:“褥子,被子和枕头。另外带叶良媛去更衣。”

徐安效率高超,在叶浮珣去竹屋后隔间解手完回来,就发现专属于她的地铺已经妥妥安置在长榻的旁边。

她喜滋滋地对着纪衍诺道了谢,然后像鱼儿一般滋溜地就钻进了被窝里。

柔软又芳香的被窝一霎间就把幸福指数提升到百分之百,叶浮珣笑眯眯的在被窝里小小地翻滚了一下,只露出一个脑袋看向纪衍诺道:“殿下,妾身先睡了。

夜深了,您也早点睡,祝好梦!”

语落,朝着纪衍诺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叶浮珣转过身欢喜地闭上眼睛。

全然没看到长榻上的纪衍诺,拳头握紧了又放开,才把再次想将她丢下泰昇湖的念头压下。

这女人!

居然大喇喇地在他面前睡觉?

她这是活腻了吗?

纪衍诺深吸了口气。

下一瞬,无意识地打了个哈欠,茫然地睁了睁眼的叶浮珣就发现纪大魔头的脸竟然出现在她面前!

他眼底含着刀光剑影,嘴角噙着冷笑:“爷、有、让、你、睡、觉?”

叶浮珣被纪衍诺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磕巴着说道:“殿下,若您还无睡意,那让妾身陪您聊聊天如何?或者给您念书讲故事?又或者您有没有什么想聊的?”

纪衍诺沉默了一瞬:“你觉得,一个不喜欢作画的人被逼着作画时,心里是什么感受?”

这是在说先太子吗?

叶浮珣琢磨着回应:“妾身觉得这种情况下心里一定是不乐意的。”

“如果当时的情形是必须要作画呢?”

“那就心里骂上几句,然后……”叶浮珣想了想,“大抵有两种可能。”

“其一,随便画画应付了事。”见纪衍诺瞭起眼看她,又补充道,“其二,就是找自己想画的东西,尽自己所能好好画。”

“尽自己所能好好画?”纪衍诺低声重复着她的话,无意识地问了句,“那样他的心情会好些吗?”

“画自己想画的场景,即便不擅长作画,心情应该也会因此变好。”叶浮珣肯定地点了点头。

莫非纪衍诺这发了小半日的呆,就是在想先太子作那幅画的时候心情好不好?

“当真?”纪衍诺抬起眼,看向一直立在一旁的画架。

“当真。”叶浮珣顺着他的目光往画架看了过去,“殿下您看,画中的少年看向身旁幼童时候的目光,充满了温暖和爱护。他是笑着的,开心的。”

纪衍诺再度沉默了。

皇兄自幼文采过人,只唯不好作画。

他从小一直到七岁,从不曾见皇兄作过画。

皇兄在生辰宴上被众皇子逼着作画,画的又正好是当日他们兄弟俩相处的情景,让他总不自觉地想起皇兄说过的话。

皇兄说他会为了早日将他从齐国接回来,而努力做一个最完美的储君。

皇兄为了他,对那些人虚与委蛇,甚至被迫作画,都是为了他。

每每想到这一点,纪衍诺就觉得心里有股气堵得厉害,喉头忍不住发噎。

然,叶良媛的话,让他莫名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如果那时皇兄心里念着他作画是开心的,那就甚好。

纪衍诺不说话,叶浮珣自然也就识趣地闭上了嘴。

只是悄咪咪地用被子把自己裹紧,裹得跟蚕蛹似的,在温暖中乖巧地等待纪大魔头发招。

扑闪着双眼,冀盼着纪大魔头一高兴就大手一挥让她去找周公。

“念书吧。”

现实无情地打击了叶浮珣想要睡觉的心。

她伸手把蒲团上的书拿了起来,认命地翻开书页小声念了起来。

纪衍诺随意地躺下,双手背在脑后,似睡非睡。

叶浮珣的声音在竹屋里流淌,无端生了几股暖意。

隔日一早,兰熙宫。

清晨起来的太子妃一脸怒火,连梳洗的盆子掀翻了。

吓得屋里头伺候的婢女们各个提心吊胆,生怕不小心被迁怒受了处置。

只有碧翠和碧柳两个大宫女可以勉强定住心神,张罗着人将地面清理干净,重新捧来温水替太子妃净面净手。

“娘娘,您消消气。”碧翠见太子妃饮了温茶,小声在旁劝慰道。

太子妃睃她一眼,心中的火气已然按捺下了不少。

碧柳忙在旁补充着:“虽说叶良媛昨夜在竹屋过夜,可奴婢打听了,她是打的地铺,殿下并没有和她……”

太子妃的脸色又稍稍缓了些。

可一想到叶良媛竟然陪着殿下过了夜,哪怕是睡在殿下的脚下,也让她心中闷闷难受。

昨天她才为自己在殿下眼里是不同的而雀跃,今天一早起来就被叶良媛生生打了脸。

那滋味,只有她自己才能懂。

真恨不得立即将叶良媛这个贱人掐死在眼前。

可是,心里头另外一个声音却提醒着她,并不宜这样做。

从小到大,她除了学习琴棋书画,打理中馈外,同样学习了要坐稳中宫之位应有的手段和胸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