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五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406 2021-09-07 00:36

“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纪衍诺笑着说道,随即望着江面,迎面带着咸腥的江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此次宁城之行,原本就是刺探祝家之事。身份真真假假,必许让人摸不着头脑,上船之前,纪衍诺已经命人将书信带回玄霄阁,有了玄霄阁为护盾,就算遇上祝家人一时半会也查不出什么。

几日的水路终于到了宁城。宁城安排的人见到纪衍诺,快步登上甲板,向纪衍诺行礼,笑容满面地说道:“收到消息,算着日子这几日应当就到了,天天盼着公子能来,今日可算等到了,公子路上可还顺利?”

此人是言家在宁城暗桩的负责人,先前他就收到了有贵客将来宁城,让人无比照顾好,

“托宁伯的福,一切都好。”纪衍诺笑着说道,转而向船家说道,“这一路多谢老伯照顾。”

话音刚落,白术便又递上了一些银两,船家推辞,“公子这可舍不得,您已经付了我船钱,这钱我不能再收了。”

“老伯收下吧,这一路您对我很是照顾。”白术将钱塞给船家,船家接过钱,对着纪衍诺再次拜谢。

“还有这个,老伯也收下。”纪衍诺将一张纸递给船家,温声说道,“这几日我见船家身子不适,那日探了一下船家的脉象,有些虚弱,这是药方。”

“老伯年纪大了,身子才是第一位,拿着这些钱回家做一些小买卖吧。”纪衍诺说完,便对着船家一拜,转身离开。

船家望着纪衍诺飘逸的身影,轻声呢喃道:“这莫不是遇上什么神仙了吧,真是一个菩萨心肠的人,不做官可惜了。”

“宁伯,你不该来接的。”纪衍诺并未去暗桩,而是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客栈住了下来,小二上了一壶茶,便退了出去,白术出去打探这里的地形。

“少东家派人送来的信,老奴不敢不重视。”宁伯惶恐地说道,他早就听闻少东家身边有一个自幼长大的玩伴,此人出身于药域谷,似乎还与江南季家有所联系。

纪衍诺并未再多说,信手倒了一杯茶推至宁伯面前:“此次前来,皆是隐秘而行,若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与言家暗桩联系。”

“老奴知道了。”宁伯起身说道:“若是需要老奴帮忙,公子派人通知一声便可,纪公子一路舟车劳顿,老奴便不打扰了。”说着宁伯转身离开。

纪衍诺起身望着窗外,宁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皆是商贩,偶尔还会看见几个异域商人。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白术推门而入,“公子。”

“怎么样了?”纪衍诺淡淡地问道。

“方才属下去转了一圈,街上流民、乞丐较多,城门与码头来往商人频繁,还有异族商人进行贸易往来,在这条街的尽头有一家玄鸟标志的店铺,言家的暗桩与此客栈隔了三条街,是一家成衣店。”白术顿了顿,上前走到:“祝家也在这条街上,通过这个窗户便能看到祝家大门前的情况。”

顺着白术的方向看去,祝家门前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这个客栈位置十分刁钻隐蔽,“属下方才看过,客栈位置隐蔽,那边酒肆旗帜能遮挡这边一二,不易被发现。”

纪衍诺满意地点点头,“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也下去休息吧。”白术领命走了出去。

夜色如墨,祝家灯火如昼。

祝家在宁城扎根了近百年,除去十多年前与季家短暂的交手,虽伤了季家掌门,但祝家也收到了不的冲击,直到这几年,才逐渐又发展了起来。`

一位身材妖娆的女子,拖着长长的裙摆走了来,女子肤如凝雪,着红色轻纱银丝裙,借着烛光可以隐约看见精致的锁骨以及下面风情,女子白嫩的脚踝之上,系着一串红绳铃铛,走起路来,清脆悦耳,她走到门口,将鞋脱下,然后推门走了进去,声音娇媚动人:“夫君可在?”

房间里面传来低沉的男人,“夫人,进来吧。”

女子娇笑一声,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男子年过中年,但保养极好,那双深沉的眸子,看到进来的女子,陡然变得炽热,上前一把将女子拽到自己的怀里,“夫人今日这身打扮,真是好看极了。”

“夫君喜欢就好。”女子纤手轻抬,抚摸着男子的五官,从额头到鼻梁,声音媚得让人听了骨头都软了:“夫君的眉眼,妾怎么看都看不腻。”

“为夫就让你一直看着如何?”男子低声一笑,女子身上若隐若无的香气,让他浑身发狂,低头伏在女子的胸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声笑骂道:“你就是一个妖精!”说着抱着女子大步走向床边。

女子娇笑声传来,娇小的脚,抵在男子的肩膀处,柔声说道,“夫君,听说最近有找到了一批很好的药材。”

“夫人果真什么都知道。”男子有些心急地一把抓住女子的脚,笑着说道,“那批药材里有几个上等的药材,要是夫人喜欢便送给夫人了。”

“这么好的药材,夫君舍得嘛?”女子身子微倾,胸前的风景隐约可见,媚声说道,“我要是拿走了,夫君可不许生气哦。”

“为夫的就是夫人的,天底下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夫人。”说着男子将女子那层薄薄的衣衫撕开,欺身上去。

两个人正情浓时,忽然听见一阵轻微的响声,男子眸子瞬间清明,冷声喝道:“什么人!”

紧接着听见屋顶有人走动的声音,男子扯过被子,一把将女子包裹住,大步走了出去,外面早已灯火通明,护卫们将院子围得水泄不通,一位身着夜行衣的蒙面男子从屋顶已经轻跃到另一边,身后还跟着一位青年男子,两个人在屋顶上过了几招。

黑衣人一个不慎,生生地受了那个青年男子一掌,往后一退,撒了一把迷烟,转身逃遁在夜色之中。

青年男子并不恋战,转身回到院子当中,单膝跪下,“掌门,属下办事不力,让人跑了,但是他中了属下的断尽散,活不了多久了!”

“让人去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祝承怒声呵斥道,“一群废物,人进来了都不知道!”

祝兹尧跪在地上低头不语,铃铛声传来,一双纤细的双手攀附上祝承的身子,媚声说道,“夫君不要生气嘛,会把孩子吓坏的。”说着那双媚眼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祝兹尧,让他后背一麻。

祝承挥手说道:“滚!把人给我带回来!”

黑衣人跳下墙头,脚步一软,跌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借着月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已经发黑,运气封住了几个主要的穴位,捂着胸口正欲往前走。

没有走几步,便听见祝家那边传来了动静,紧接着祝兹尧带着人走了出来,手掌上拖着一只小鸟,“乖,去把人给找出来了。”

这只年鸟叫循迹鸟,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对祝家的毒药十分敏感,只要有人中了祝家的毒,不论那个人走了多远,它就会顺着气息将人找到。

黑衣人中了祝兹尧的断尽散,身上又受了伤,定然跑不远。

循迹鸟得到了命令扑闪着翅膀走开,众人跟了上去。

“你们去那边看看!”

黑衣人听着祝家人的动静,藏在一个隐蔽的巷子里,听着外面的动静,脚步越来越紧,就在他以为自己快要被发现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人影走了过来,银针射入那只循迹鸟体内,循迹鸟瞬间落在地上。

他视线模糊,来不及看清来人,便晕了过去。

“白术,将人带回去吧。”

声音温和中带着清冷,少年望着祝家方向,嘴角微微勾起,原本打算自己打算在祝家转转,没想到有了意外收获,看来祝家也不是很太平嘛。

阳光顺着窗户撒进来,落在床上,窗外人声鼎沸,有吆喝声,有叫卖声,还有来来往往的车马声,声音嘈杂,似乎在说着人世间如何繁华。

床上的人眼皮动了动,坐在窗户前的男子笑道:“既然醒了,就不要装睡了。”

话音刚落,床上的男子便捂着胸口做了起来,这才看清窗户前坐着的少年,束发玉笄,素白竹纹锦袍,面容清秀,手持一本《宁城风云》看得津津有味。

少年若不是因为束发,总觉得少年不过十四。

“是你救了我?”苏祉延问道,声音有些沙哑,他忽然想起昨晚少年用银针将循迹鸟杀了,赶紧下床,动作一急,感觉腹内疼痛无比,口中带着血腥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不要命了!”纪衍诺将书收起来,看着面前的少年,脸色苍白,“你现在可是中了断尽散的人,能活到天亮,你就的感谢我,现在还感动!”

“你可知道我为何中断尽散!”苏祉延望着面前的少年,见他虽然书生装扮,但是举手之间气质不凡,一时间猜不透他的身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