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507章 历历在目

嫡女归 云舒 2447 2021-09-07 00:36

“你醒了,快躺下。你的身体还虚弱着呢。”景宇连忙放下手中的药碗,走到叶浮珣的身边,扶着她躺下,“药刚熬出来,有些烫,等会你在喝。”

叶浮珣看着景宇忙前忙后的样子,眸子瞬间涌出热泪:“谢谢你,景公子。我还以为我这是在地狱呢。”从任由自己身体下沉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想过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地狱里可没有这般待遇。”景宇拿出布帕递给叶浮珣,浅言轻声说道:“这里是我家,你且安心住着。”

早在救人的时候,他便发现叶浮珣是自愿求死的,他不知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试图让她好受些。

“好。”叶浮珣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一抹浅笑,朝着景宇用力的点头。

她想通了,即便纪衍诺变心了,她还有小白呢,若是她离开了,小白会伤心的所以她不能死,她得好好活着,为了小白,为了那些希望自己活着的人。

她把东西放到一旁的架子上,就过来帮叶浮珣穿衣,做事干净利落又十分细心。

叶浮珣在景府的这些日子,景宇对她十分厚待,就连安排的丫鬟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

兰儿将打湿的帕子拧干递给她道:“公子今天差人去西街的包子铺买了水晶包子回来,这些天姑娘胃口不见好,待会儿要多吃点。”

叶浮珣勉强的笑了笑,清隽的眉眼藏了一丝淡淡的愁怨。

这跟她平时是不一样的,虽然看上去依旧没什么变化,可给人的感觉始终是不一样的。

叶浮珣擦了擦脸,笑而不语。

她是大夫,自然知道自己得的是心病,那日纪衍诺去救李希瑶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替我谢谢你们公子。”

兰儿低垂着眼应下,没有再劝。

洗漱完了之后,兰儿便带着叶浮珣去了大厅用早膳。

景宇早早的便等着了,见她来了,赶忙让人布置碗筷,并将一碗温度刚刚好的小粥放到她面前。

这些天景宇对叶浮珣的事事无巨细,粗中有细,就是为了让叶浮珣能够宾至如归。

“昨晚可睡的还行?”

叶浮珣礼貌性的点点头:“你样样安排的精细,若我睡的不好,可不浪费你的一番苦心。”

闻言,景宇脸上的笑容便更温和了一些,两个人静静地用着早膳,是不是交流两句。

兰儿得了命令,她们用膳期间就在门外厚着,还有其他的几个姐妹,无事便小声的闲聊。

“兰姐姐,顾姑娘跟我们公子可真是般配,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好生羡慕啊。”

另一个粉衣的丫鬟悄悄的道:“公子待姑娘可真好,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姑娘给迎进门。”

“对呀对呀,姑娘这些天在的日子,公子比之前都还要温柔呢。”

对她们说的话,兰儿一笑置之,朝里面看了一眼。

主儿和姑娘多半不能成的,主儿对姑娘再好,可姑娘心里已经有了人,主儿做的这一切恐怕都是郎有情妾无意。

她看得出来,姑娘这些天无事的时候便会发呆,一出神便是大半个时辰,即便主儿在身边陪着,也多半是心不在焉的。

不过她这些都没有说出来,只听着身边的人随意猜测。

屋内的人对屋外的咬耳朵分外不知,叶浮珣小口小口的喝着粥,只觉没什么胃口。

可满桌景宇精心准备的早膳,她不吃,又觉得不好。

景宇瞧出她似乎有心事,也吃不下早膳了,便放下了碗筷。

“叶小姐,你在景某府上也有些时日了,可有什么不习惯的?”

见他放下筷子,叶浮珣也跟着放下,正好没什么胃口。

她抿唇笑了笑:“都挺好的,景宇安排的都挺好的。”

回答的很客套,景宇一直都在努力让两人之间能够更亲密些,不免有些失落。

“若挺好的,可为何你眉眼间却总有一股忧愁,可有什么心事?”

这些事情是她自己的事,叶浮珣不太擅长跟人交心,只好笑着婉拒道。

“让景宇担心了,没有大碍,无妨。”

景宇抿了抿唇:“你既不肯跟我说说,不如我带你四处走走,也好散散心?听说南下的风景为人间一绝,去看看如何?”

叶浮珣不想跟他多说,他便不多加询问。

游山玩水吗?叶浮珣愣了一下。

她如今回去也是徒增烦恼,看着心爱的人同别人恩恩爱爱,光是想到那个画面,她就心如刀绞。

回去也不过是让她更烦而已,倒不如出去走走,散散心,也许就好了呢。

这般想着,她点点头,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便听景宇安排。”

东宫,纪衍诺站在曾经叶浮珣住的院子外,听着里面嘈杂的哭声,有些心烦意乱。

自从叶浮珣落水消失后,纪衍诺命人将护城河里里外外都打捞了个遍,都没有人的影子。

更是把整个京城都翻了一遍,依旧没有叶浮珣的踪影。

那日之后,容妃整日以泪洗面,哀愁不断。

皇上将纪衍诺敲打一番后,眉宇间多了几分倦容。

西洛从皇宫回来,也带回了叶浮珣落水失踪的消息,和念云跟着御林军一起在护城河内搜寻。

谁都不愿意去承认叶浮珣身死的消息,念云哭的泪眼婆娑:“主儿明明可以获救的,可王爷偏偏去救了李希瑶,王妃那么爱王爷,她得有多失望才会连救命都不喊了。”

西洛比她沉稳,此刻哄着眼没哭,私底下却抹了无数次的眼泪。

念云在一旁念叨:“长安王还小,主儿怎么就忍心把他一个人丢下呢?主儿,你怎么就不要奴婢了呢,奴婢好想你啊。”

纪若白现在还在让人一直找叶浮珣的下落,说什么都不肯跟纪衍诺回来,心中对他充满了怨怼,一看到纪衍诺就是那种仇恨的眼神。

他在怨那日纪衍诺为什么先救李希瑶。

念云的哭声能传到半个东宫远,在门外的站着的纪衍诺就更别说了。

飞影和流云被派遣出去找人了,就他一个人站着,剑眉拧在一起,似打结了的绳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