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69章 事事如愿

嫡女归 云舒 2592 2021-09-07 00:36

捧起桃花盒子走到马车边上,叶浮珣递给徐安:“徐公公,这是殿下要的桃花糕。”

徐安双手搭在身前,摇了摇头:“叶良娣,殿下是让您送进去。”

叶浮珣觑了觑车厢,迟疑:“徐公公,是说让我送进去再下来吗?”

纪衍诺搞什么东东。

“这……叶良娣不若进去问问殿下便知?”

依他看,殿下怕是要叶良娣和他共乘一车的意思。

只是殿下没有言明,他作为奴才的,哪敢随意妄言殿下的心思。

那桃花糕昨日朱美人便送了一盒过去,殿下可是瞧都没瞧一眼。

倒是夜里被叶良娣全给吃光了。

殿下单单留下桃花糕,怕不是因为自个儿想吃,而是为了叶良娣罢?

徐安看向叶浮珣,目光愈发和善:“良娣,请。”

众嫔妾酸溜溜地看着叶浮珣上了马车。

太子妃捏紧帕子,沉声道:“都上车,回府。”

众嫔妾不情不愿地往回走。

有人拉住朱美人:“你真是傻,明明是你做的桃花糕,怎生就让叶良娣给送去了殿下车里?这么好的机会都让人给抢了!”

朱美人乐呵呵一笑:“是殿下让叶良娣送的。再说了,只要殿下欢喜我做的桃花糕,那就可以了。”

她最好做吃食,有人懂得欣赏比什么都让她高兴。

那人嫌弃地觑了眼朱美人,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成日躲在小厨房里,人也变得没出息了!”

那厢叶浮珣进了车厢,就见纪衍诺金刀大马地坐在正首,冷冷瞧她:“磨磨唧唧!”

叶浮珣将桃花盒子捧到纪衍诺面前,笑意盈盈地说道:“殿下,桃花糕妾身给您放桌上啦,这朱美人的手艺真不错!”说完,起身准备离开马车。

纪衍诺冷哼一声,指着桃花糕让叶浮珣吃。

叶浮珣有点惊喜,侧身坐好,拿起桃花糕递给纪衍诺,问:“殿下,您要不要尝尝?”

“不必。”纪衍诺嫌弃地看一眼桃花糕。

“您真不吃吗?”

叶浮珣可惜地看了眼桃花糕,小声嘀咕,“可怜的糕糕,我们殿下因为长得太英明神武了,跟你不大搭,所以他才不吃你。你别伤心,还是让我来尝尝你的美味吧!”

她自顾自地吃了一块,又吃一块,又又吃了一块。

“殿下,您真不尝尝?”她早上只吃了个冷包子,这会儿真心饿了。

桃花糕又好吃得不得了,眼见就要被她给啃光了。

“今天智空说你什么了?”纪衍诺别开眼,不想看叶浮珣那吃得喷香的馋样。

这女人,尽爱在他面前丢人。

“智空?”叶浮珣目露困惑,“谁?”

纪衍诺嘴角一抽,默默地睇了眼面上写满茫然的叶浮珣。

这女人,连智空的名讳都不知晓?

未出阁前,镇国公府究竟是怎么对她的?

当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来大佛寺上个香都不曾?

镇国公那个老头前几日见他时一副最宠爱叶良娣这个女儿的表情,合着都是忽悠他的?

“今日讲经那个和尚,名讳就是智空。”

叶浮珣配合地张大了嘴,再三确认:“殿下,您是说讲经的大师,昨夜跟您对弈的那个年轻僧人,他、他叫做智空?”

书里头说的智空大师,那可是纪大魔头登基后燕国的国师!

那个可以呼风唤雨,窥破天机的得道高僧!

竟然那么年轻、那么俊逸、身材还那么瘦高轩昂的一个人!

是了,书上说过,智空大师与纪大魔头是刎颈之交的好友,从昨天夜里两人对弈的情形看来,纪衍诺原来确实早早就与智空相熟。

难怪登基后就立智空为国师。

脑子里油然出现两人对弈的情景,那场景绝美得犹如画卷。

纪大魔头一直不曾召幸过后宫嫔妃,该不会心上人其实是他的莫逆之交智空大师吧?

这个念头一生,宛如万马奔腾,拉也拉不回来。

“叶、良、娣?”纪衍诺阴恻恻地眯起眼,唤醒了走神的叶浮珣。

“在!”叶浮珣拉回思绪,“回殿下,智空大师说只要妾身肯努力,会事事如愿的。”

“事事如愿?”纪衍诺皱起眉。

他抿了抿嘴,“智空给人指点迷津几年,还是头一回听他说人事事如愿。”

“对吧?”叶浮珣拈起桃花糕咬了一口,“殿下,您也觉得智空大师逗我开心的对不?说不定正是因为昨天见着妾身去找殿下您,觉得眼熟,所以才说说好话。”

纪衍诺嗤了一声:“智空从不妄言。”

“从不妄言?”叶浮珣把桃花糕咽下,因为有些噎,又赶紧捧起水喝了一口,“殿下,您是说他是真的觉得妾身会事事如愿?”

纪衍诺耸肩:“或许。”

叶浮珣有些呆。

她本来还真没把智空大师说的话当回事。

身为现代人,在她看来,指点迷津这种事情本来就太不切实际。

可,这是在书里。

而她又刚刚才知道,那个大师竟然是书中的智空大师。

在书里,智空大师几乎是燕国的信仰般的存在。

无论多大的天灾人祸,只要智空大师出马,就算不能直接解决问题,但也绝对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而更别提算算小命这种小事。

印象里,智空大师似乎连起死回生的剧情都有过。

纪衍诺被叶浮珣那愣愣的模样看得嘴角微扯:“有本宫庇护你,事事如愿也是正常。”

何须一副吓傻了的样子。

叶浮珣蹭地睁圆了眼,定定地看着纪衍诺,樱唇半张。

纪大魔头刚才说啥?他说要罩她!

他真说要罩她?

他要是真有罩她的想法,何止事事如愿,她根本就是可以在燕国横着走。

“殿下!”叶浮珣蹭地像小松鼠般挪到了纪衍诺身侧,双眼如同小鹿般眨了眨,“妾身就知道,殿下您最好了!只要殿下您庇护妾身,妾身准能事事如愿,长命百岁!”

她斟了杯茶捧上:“殿下,您喝茶。”

纪衍诺似笑非笑地接过茶喝了一口:“可知本宫为何唤你上车?”

叶浮珣摇头,面容诚挚:“还请殿下明示。”

“省得回头有人说本宫承诺保她平安却做不到。”纪衍诺嘴角勾了勾,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