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六十一章

嫡女归 云舒 3324 2021-09-07 00:36

叶浮珣慌乱抬头,不其然地撞进了宋寒濯的眸子里,他温热的大手就放在自己的腰间,而且这个不要脸的王爷还用他那粗励的大拇指隔着裙带轻轻抚摸着她的腰间,叶浮珣娇目一瞪,伸出脚狠狠地踩在了某个王爷的脚上,得意地看着某个王爷痛得跳了起来,心情大好地往前走,却不知这点力气都常年习武,皮糙肉厚的某个王爷来说,就跟蚂蚁咬一口似的,他只不过喜欢看她小人得志的样子。

宋寒濯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光,轻咳一声,整了整衣衫,神态自若地追了上去,站在不远处的云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家王爷可真是个戏精。

“珣儿。”听到宋寒濯的声音,叶浮珣一回头,便撞进了某个人温暖的怀里,成功偷了腥的某个王爷,伸手搂住某个好不容易乖巧地女人,笑得像个狐狸,“这么迫不及待地对本王投怀送抱。”

叶浮珣伸手打了他一下,这个人越接触他,他就越和传说中的不一样,现在在她面前的宸王,哪儿里还有半点传说中清冷俊贵,阴狠毒辣的样子,明明就是一个见色起意的地痞流氓。

宋寒濯心满意足地抱着叶浮珣,轻轻在她的发顶落下一个吻,“下个月你就要嫁给本王了。”两个人的婚期越来越近了,宋寒濯竟然有些迫不及待地把怀里的这个女人娶回去,藏起来。

叶浮珣也难得享受某个傲娇王爷的温情,在他的怀里寻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轻轻地嗯了一声,这是繁星满天的夜空中绽放了朵朵烟花,叶浮珣抬头看向天空,夜空下一对璧人,让一旁的云厉和青若忍不住羡慕,两个人忍不住想起了一句话,这大概就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吧。

七月的天,热的狗都耷拉着脑袋,树上的知了热得叫个不停,叶府只有皇上按每年惯例赏得冰块,每个院子里只能分一点,叶浮珣天生怕热,分给浮笙阁的冰早就用完了,叶修安怕她害热,也把松风园的冰送了过来。在浮笙阁,叶浮珣只穿了一件丝质的齐胸襦裙,外披了一件淡青色的纱衣,侧卧在榻上喝着青若煮的绿豆汤,青颖青画两个人在一旁给叶浮珣打着团扇。

“行了,你们两个下去歇一会儿吧。”叶浮珣看着两个丫鬟热得直冒汗,挥挥手让她们两个下去,“青若煮的绿豆汤,你们两个下去每个人喝一碗,免得中暑。”

青颖青画两个人受了扇子,福身出去,青若上前自然的拿起团扇,轻轻地为叶浮珣打了起来,“今年这夏天还真是热啊,奴婢突然有些想青川的后院了,那里一到夏天满院子的树荫,小姐可最喜欢在树荫下乘凉看书了。”

听青若这么一说,青川仿佛成了她最遥远的记忆,青若看着自家小姐有些惆怅的神情,一时间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触到了叶浮珣的伤心事,忙低下头,“小姐,对不起,奴婢……”青若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浮珣坐正了身子,握住青若的手笑道,“没事,只是一下子想起了以前的事儿。”

青若看着自家的小姐不知从何时起从唯唯诺诺变得杀伐果断,这样的小姐让她既怕又欣慰,她更喜欢这样的小姐,最起码不会让人欺负。

青琴掀帘走了进来,行礼后,笑道,“小姐,周姑姑来了。”

这个时候周姑姑来了,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叶浮珣整了整衣衫,领着青若和轻云去了前院,只见周姑姑指挥着几个小厮搬着几个大桶,抬头看见叶浮珣忙笑着走过来,“大小姐,天这么热,怎么出来了?”

“听丫鬟说姑姑来了,这么热的天,姑姑可是有什么事情?”侧身吩咐青若,“快去沏完消暑的茶。”

“不用麻烦了。”周姑姑慈爱地拍了拍叶浮珣的手,看着叶浮珣越看越顺眼,“这儿天越来越热,王爷知道大小姐害热,特地让老身送来了一些冰块。”

原来这几只大桶里面全是冰块啊,叶浮珣盘算着应该可以够用一个月了吧,一个月后嫁入宸王府,冰块自然是不愁了。

“有劳周姑姑。”

这时叶翰良听了下人的通报,忙来到前院,看见周姑姑和叶浮珣站在凉亭下说话,忙上前,施然行礼,“老夫不知姑姑光临,有失远迎啊。”

周姑姑淡淡地说道,“丞相多礼了,老身是奉宸王殿下之命,前来给大小姐送冰块的。”

“珣儿能得宸王殿下如此厚爱,真是三生有幸啊。”

周姑姑也懒得跟叶翰良周旋,指着那几只大桶说道,“殿下吩咐了,把这些冰块存入冰窖,日后供大小姐用,现在大婚在即,热坏了大小姐,王爷可是会心疼地。”

“叶城,把冰块存到冰窖去。”叶翰良转身吩咐一旁的叶城,叶城应了一声,叫了几个小厮,把冰块抬走了。

周姑姑见任务完成了,也懒得待在这里,看见叶翰良就添堵,“大小姐,冰块已经送到,王爷还在王府里等着老身回话呢。”

“幸苦姑姑了,青若替我去送送姑姑。”叶浮珣笑着周姑姑点点头,打第一面见周姑姑,叶浮珣就感动周姑姑眼里的那份善意。

“姑姑慢走。”叶翰良抱拳行礼,看着周姑姑走出去的身影,抬头对上自家女儿的眸子,轻咳一声,露出一副慈父的模样,“珣儿啊,以后浮笙阁缺什么,尽管给父亲说。”

“这是自然。”叶浮珣微微一笑,眼珠一转,说道,“这几日天气太过于炎热,女儿天生怕热,听说父亲屋里有一物是冰玉所做,可以驱热。”叶浮珣所说的物件是叶翰良屋里的冰玉翠竹,此物件为冰玉所做,全身散发寒气,可以驱热。

叶翰良笑容微受,他这个女儿还真是不客气,这冰玉本来就是稀罕玩意儿,也是他好不容易才寻来的,送出去还真有点舍不得,但是刚才话又放了出去,只好咬咬牙,说道,“回头为父命人送到浮笙阁。”

“谢谢父亲。”叶浮珣瞬间笑逐颜开,让叶翰良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透过她又看到了多年前,某一个女子对他也这样笑过。

由于宸王殿下送来了不少冰块,又有了叶翰良送来的冰玉翠竹,浮笙阁成了叶府最凉快的地方,叶浮珣命人将冰块分别送到了叶修安的松风园和叶玿璃的菡院,就连叶老夫人的和阳院也送去了,叶翰良那里自然不会少,唯独没有送谢姨娘的香凝院和叶云裳的芙蓉楼。

芙蓉楼。

叶金玉穿了一件淡黄色的薄纱,一旁的丫鬟打着团扇,兴许不够解热,扭头把那丫鬟骂了一顿,“你没吃饭嘛?力气那么小,本小姐都快被你热死了。真是的笨手笨脚!”

“玉儿,你骂她做什么,天这么热,你还是静一静比较好。”叶云裳在一旁的桌子上打着算盘,算最近叶府的开支,叶金玉坐在一旁,气呼呼地说道,“姐姐,你是不知道,宸王殿下给浮笙阁那位送来了好多冰块,她也不说送点过来,还有她这么当大姐了嘛,菡院都有,唯独芙蓉楼和娘亲的香凝院没有,你说她不是欺负人嘛?!”

听到叶金玉的抱怨,叶云裳没有搭话,而是水波的眸子里闪过阴鸷,随即恢复正常,低头看账本,却发现最近有一笔支出,比较古怪,便低头仔细查看。

没有得到回应的叶金玉,抬起头,叫了几声叶云裳的名字,见其没有反应,以为叶云裳给她脸色看,立马带着丫鬟赌气而去。

叶云裳皱着眉头查完账本,扬声吩咐丫鬟,她要去一趟香凝院。

此时浮笙阁。

叶浮珣和叶玿璃两个人正在榻上下棋下得不亦乐乎,轻云走到叶浮珣身边,低身附耳,说道,“刚才奴婢听说,二小姐和叶夫人在吵架,好像是因为叶府的账本。”

叶浮珣眸子一收,素手执棋,轻轻地落下,说道,“去查一查。”

轻云领命,走了出去,这是叶玿璃将一个白子放错了位置,忙嚷着要从下,叶浮珣伸手打了回去,笑道,“君子落棋无悔。”叶玿璃忙抬起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叶浮珣,“可是我不是君子,我是个小女子。”说着从棋盘上捻起一颗棋子,重新落到了别处。

叶浮珣也任由她胡闹,转而又走了一步,又一次把叶玿璃的路给堵死了,惹的叶玿璃哇哇乱叫,一点为没有接初见时的内羞,而是多了一分活泼,趁叶玿璃在思考如何反悔的空闲,叶浮珣笑盈盈地说道,“听说这几日董副将听关心你?”

一提董凌信叶玿璃脸一红也顾不得悔棋了,脑海里全部都是董凌信的笑容,趁此机会,叶浮珣把叶玿璃杀了个片甲不留。

等叶玿璃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被姐姐扰了心绪,暗自吐槽叶浮珣的狡诈。这时叶修安带着一个人来到了浮笙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