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二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421 2021-09-07 00:36

安之娇哼一声,一点也不顾礼节地坐到宋长宁身边,磕着瓜子说道,“我可听说了,纪公子不日就到京城了。”

宋长宁面带羞意,说道“那又如何?跟本公主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是吧,那长公主就当奴婢什么都没有说好了。”说着站起身来拍拍手就要离开,宋长宁一把拉住她说道,“你等等。”

“怎么,长公主又有关系了。”宋长宁一把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问道,“纪公子他来做什么啊?”

安之神秘一笑说道,“公主你忘了,过几日就是王妃娘娘的生辰了,这纪公子向来跟王妃娘娘亲厚,一定会进京祝贺的。就算他不来,王妃娘娘也会把他绑来的。”

“长公主,你可要把握好机会咯。”安之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奴婢可听说今年皇后娘娘一定要把公主嫁出去,要不然您真的就成了皇室的笑话了。”

“你……”

“好了,天色不早了,奴婢要回宫了。”安之起身对着宋长年微微福身,笑嘻嘻地朝东宫走去,留下宋长宁一个人对着糕点发愣。

一抹斜阳射进窗子里,安之趴在桌子上看戏本子看得正出神,宋瑜琏悄悄走进来,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这戏本子可好看啊?”

吓得安之猛地一激灵,回头看得逞的宋瑜琏,说道,“殿下,您也太幼稚了吧。”

宋瑜琏坐到她的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说道,“谁叫你看这个看得如此痴迷,以至于孤进来你都没有发觉呢。”说着将安之放到榻上,自己放松地躺下,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戏本子,问道,“可好看?”也只有现在这个时刻对他来说,是最幸福的时刻了。

“比殿下的兵书好看多了。”安之顽皮地伸手玩着他的头发,这个人的头发真是比那些女子的都要黑,皮肤白皙,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捏上一把。

宋瑜琏握住她作怪的小手说道,“你老实一点,孤今日可听宁儿说你欺负她了?”

“我哪儿敢啊。”安之笑道,“只不过奴婢说了几句实话而已。”宋瑜琏宠溺一笑,“宁儿那丫头总算是遇到能够欺负她的人了,孤甚感欣慰啊。”宋长宁要是听到这句话,太子殿下又要不得安宁了。安之抿嘴一笑,说道,“过几日便是紫凌王妃的生辰了,到时候我能不能跟着殿下一块儿去啊。”

宋瑜琏抬起头捏捏她的鼻子说道,“可以,你好像很喜欢紫凌王府啊。”

“当然啊。”安之理所当然地说道,“紫凌王妃人那么好,小县主又那么活泼可爱,奴婢自然想去紫凌王府玩了。”

“好,孤就带你去。”宋瑜琏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趁着安之不注意,低头偷了一个香。惹得安之满脸绯红。

紫凌王妃的生辰向来过的低调,只是一家人和好友们在一起罢了,宋瑜琏一下朝便带着安之来到了紫凌王府。

宋寒濯率众人忙出来迎接,“见过太子殿下。”

“三皇叔,姨母。”宋瑜琏亲自扶起二人说道,“今日没有太子殿下,只有家人。”说着亲自将叶浮珣扶了进去。

宋长宁朝宋瑜琏做了一个鬼脸说道,“皇兄,你来晚了,一会儿可要自罚三杯哦。”话刚落音,胖乎乎的宋念若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拉拉她的衣袖,口齿不清地喊道,“长宁姐姐,我要。”

宋瑜庭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的小妹,掂起脚尖从桌子上拿了一块儿糕点说道,“给。”宋念若接过冲他一笑,嘴角荡起一个梨涡。这副画面看得宋长宁心都化了,抓起宋瑜庭往他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庭儿,你好萌啊。”宋瑜庭依旧一脸嫌弃地想要推开宋长宁,奈何这个女人的力气太大了。

安之戳戳宋长宁低声问道,“怎么不见纪公子跟小县主啊?”

“大哥和姐姐来信说是在路上,。”宋瑜庭逃脱了宋长宁的魔爪揉着自己的小脸说道,一向不喜欢跟他人亲近的他,不知道为何,莫名其妙地喜欢眼前这个清丽的女子。

“哦。”安之看着宋瑜庭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小世子,那纪公子有没有说住几天啊?”

“不知道。”宋瑜庭说道,“不过母妃想要给大哥说一门亲事,估计得在京城留一段时日。”

“大哥……”在一旁正吃糕点的宋念若眼睛忽然一亮,扔下手中的糕点,像个小皮球似的跑了出去,那么隽涓清逸的少年一把抱起宋念若,“若儿,你又沉了哈。”

宋长宁转身一看,只见他衣着不繁丽却带着贵气,布料都是上好的丝绸,眉目浓黑,眸中炯炯有神,气宇轩昂。乌发如丝勾起,嘴角挂起一抹宠溺的笑容,刀刻似的俊美容颜上,散布着如同春风般的气息。双手轻而易举地抱起了小女孩。身后跟了一个秀丽的女子。

“你还知道回来!”叶浮珣娇喝一声,纪洐诺抱着宋念若大步走进来,笑道,“娘亲的生辰儿子自然要回来了。”

“见过太子殿下,长公主。”纪洐诺看到二人不卑不亢地行了一个礼。

“哥,你又不等我!歌儿姐姐呢!”纪绵希气呼呼地冲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

言雅歌温柔一笑对叶浮珣说道,“歌儿见过王妃娘娘。”

“哎哟,歌儿你都长这么大了,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叶浮珣拉着言雅歌的手说道,“什么王妃娘娘,我还是喜欢听你这个小丫头叫我珣姨。”目光落到自家女儿身上,娇嗔道,“你这个野丫头,知道回来了。”语气中遮挡不住的宠溺。

宴会还没有结束,宋长宁就独自一个人离场,因为纪洐诺身边的那个女孩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压力,两个人看起来很是登对。

“公主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安之看着宋长宁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发呆,悄悄走进问道,宋长宁回过神来,“你怎么出来了?皇兄舍得你离开了?”

“你在想纪公子。”安之一针见血地问道,“还是在想言雅歌。”

“她叫言雅歌?”宋长宁诧异地问道。

“对啊,他就是言家唯一的女儿言雅歌,跟纪公子算是青梅竹马吧。”安之靠在栏杆上说道,“不过依奴婢看,纪公子应该不喜欢言小姐吧。”

“为什么这么说?”

“要是喜欢的话,他俩早就成亲了,还用等现在嘛,言家跟药域谷关系极好,更是把纪公子跟小县主当作自家儿女对待,虽然这言公子跟小县主有婚约,但是小县主不愿意嫁,若是纪公子跟言小姐成婚也算是亲上加亲吧。”

宋长宁听安之这么一说眼神一暗,失落之色显而易见,她等了这么多年,难道等来的是这样一个结果吗?

不远处安之便看见众人朝这边走来,远远地便看到宋瑜琏身边的那抹清俊的身影,眸子一转,拍拍宋长宁的肩膀说道,“公主,你看那边是什么?”

宋长宁顺着安之的方向看去,只见天空一片蓝,什么都没有啊,就在这时,感觉突然有人推了她一把,整个人失重从栏杆上摔了下去。

“公主!”安之话音刚落,只见一道白色身影踏风而来,稳稳地接住了宋长宁,看向上面的安之,眼光如同剑一般,吓得安之缩缩头。

宋长宁本能地搂着纪洐诺的脖子,惊魂未定地看着他好看的侧颜,一瞬间心脏是停止的,忘记了呼吸。纪洐诺手有些微微颤抖地抱着怀里的小女人,有些熟悉而又好闻的香味传入他的鼻翼,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不过随即理智就阻止了她,将宋长宁小心翼翼地放下,拱手说道,“刚才多有冒犯公主,还望公主见谅。”

“无妨。”宋长宁有些失落地说道。这是众人走上前来忙查看,见宋长宁安然无恙,这才松了一口气,纪绵希挽着宋长宁的胳膊上下打量一番问道,“长宁姐姐你好好的,怎么从栏杆上摔了下来了。”

安之急忙忙地走下来,跪到地上说道,“奴婢该死。”宋瑜琏眸子微紧,说道,“自己回去领罚!”

宋长宁狠狠地盯了一眼脸上丝毫没有悔改的安之叹口气说道,“是该罚,她方才推本公主,按律谋杀公主,该斩。”

纪绵希不知为何本能地替安之求情说道,“这个丫头向来毛手毛脚的,长宁姐姐既然没有大碍,就饶了她吧,让太子哥哥把她带回好生惩罚。”

宋长宁看了一眼自家老哥脸色由紧张到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记下算是方才安之算计自己的报复,“皇兄整日忙于政事哪儿里有空管教女官啊,这样吧,安之由本公主带回去好生调教吧,你说呢皇兄。”

“孤……”

“多谢皇兄。”宋长宁完全不给宋瑜琏说话的机会,拉着纪绵希就走开了,路过纪洐诺的身边冲他微微一笑,一旁的言雅歌看得真切,走到纪洐诺身边,笑道,“这个长公主倒是可爱率真得很,一点架子都没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