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八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2535 2021-09-07 00:36

“你是说他们原路返回了?”宋瑜琏的手顿了顿,笔尖的墨滴在纸上,晕染出一片墨痕。

“是的,据说还带着一个受伤的人。”擎苍如实禀告道。

宋瑜琏沉思片刻,吩咐道:“派人私下知会护送她的侍卫们,把她关进前阵子才置办的新院子里去,至于那个受伤的人,找一个死人顶替,把那个人私下带到鹤轩府上。”

“殿下思虑深渊,属下这就去办。”擎苍领命后出发。

宋长宁还没有走出多远,一个侍卫就慌慌张张的跪在了她的面前:

“公主,属下失职,那人死掉了。”

宋长宁愣了一下,立刻下马去查看,却被周舒鱼制止了:“别过去了,死人没什么好看的。”

她也是杀过人的,自然知道死人的惨状,她实在不忍心让宋长宁也看见那些。

“周姐姐,那可是那人亲自交给我的,那肯定就是信任我!就算是死人我也要把人送到鹤轩哥哥那里去。”宋长宁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回去看看纪衍诺,她就不信那人的心肠子是石头做的。

周舒鱼犹豫了一阵,说:“我就不和你一同回去了,家里人已经等我许久。”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宋长宁撅了撅嘴巴,“我还想和周姐姐多玩儿几天呢。”

“公主,我家小姐受了不小的内伤,虽然已经行动如常,但还是需要好好养着的。”小洛叹了一口气,很担忧地说。

宋长宁顿了一下,回忆起周舒鱼上次拿剑伤了自家哥哥的事情,自己着实不能够跟她一起回去,就哥哥那边也不好交待。

“如此,周姐姐快些出发吧,不然家里担心,你的身体也吃不消的。”宋长宁说罢,还分了几个侍卫给周舒鱼。

“多谢公主了。”小洛先一步回答,拉着犹豫不定的周舒鱼就离开了。

宋长宁满怀期盼地回了城,脑子里满都是那张清冷的脸:“我回来他肯定很惊讶吧?”

想着想着,她地嘴角就扬起一抹笑来,可前面的侍卫却改了路线,她赶忙喊道:

“喂,你们是不是走错路了!你们不认识路的么?”

可是那些侍卫根本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她挣扎着想要下马,却被侍卫打晕了过去。

香炉里面冒着缕缕烟雾,让房间里的一切都变得真假难辨。言睿渊缓缓地睁开眼睛,他仔细打量着周围既陌生又熟悉的景象,努力的回忆着。

“吱呀――”一声,纪衍诺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

“你醒了?”纪衍诺将手里的粥放下,上前扶他起来。

“我睡了多久了?”言睿渊迷迷糊糊地问,“那波追兵……”

“已经被白术给遮掩过去了,师兄你就放心吧。”纪衍诺把粥递给言睿渊。

言睿渊眉头一皱,努力吸了吸鼻子,严肃地问:“你是不是把他们杀了?”

“谁?”

他的动作一僵,随后淡定如常。

“你是不是把那些官兵给杀了?”言睿渊问道,语气中很是严肃。

“哪有的事,医者仁心,我救你都忙不过来,还跑去杀别人?”纪衍诺似是才恍然大悟一般,但言睿渊显然不吃这一套。

“我的鼻子很灵的。”言睿渊严肃地说,“你莫要忘了初心。”

纪衍诺摇了摇头,说:“人不是我杀了,只是发现他们被杀,帮忙报了官罢了。”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师兄在休息一下吧。我已经替你给小希去了书信,你安心养伤就好。”纪衍诺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言睿渊盯着他的背影良久,神色微变,嘴巴张了张,却依旧没能够说出一个字。

“公子,太子殿下那边送过来一个人,属下看着像季十公子。”白术的声音带着一丝慌乱。

“情况怎么样?”纪衍诺的心尖一颤,自己和这个小叔叔的感情,可是一众叔伯里面最好的,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情才好。

“不容乐观,那边的人说,有人单枪匹马带着他到了城门外,求长公主帮忙带回来。但是殿下觉得长公主离开的时候声势浩荡到也没事,可回来与公子接触,必然会对公子造成不利影响,就把人从公主那边骗过来了。”白术尽快将知道的事情,都告诉给了纪衍诺。

“公子,您要用的东西,我都帮你准备好了。”月娘端着一盆脏水从房间里出来,她干净利索地帮伤者擦了脸,就等纪衍诺救治了。

纪衍诺低声道了句谢,匆忙走了进去。

躺在床上的人面色苍白,却依旧如谪仙般好看,可不就是纪南醒那个祸害么?

“当时他也在金陵城?”纪衍诺先查看了他的伤势,而后诊脉。

“不知道,言家的暗桩折损颇多,金陵城那边的消息并不明确。”白术回道。

纪衍诺没有再问,一心一意的给纪南醒处理起了伤口。

烧红的针快速的扎满了一个个要穴,纪衍诺的头上已经布满了细细的汗珠,这是白术从未见过的景象。

“公子不要太紧张,按照一贯的来就是了。”白术连忙宽慰道。

纪衍诺取下最后一根针,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伤得太重了,幸亏救他的人给他及时止血,恐怕难救。”

他整理好针,给自己倒了杯茶,白术已经为他整理好笔墨。他顿了顿,随后提笔写下一行行药名,最后说:

“这些只能够控制毒素,却不能完全解除。”

“难道又是祝兹炎?”白术问。

“恐怕是的。祝季两家积怨颇深,季家未向他祝家起正面冲突,完全是出于君子风范。”纪衍诺的眸光深了深,“祝承倒是教了一个好儿子。”

他嗤笑一声,总觉得这祝家的水不是一般的深,可他不介意搅得更浑一些。

另一边,擎苍匆匆而归:“殿下,那人的确是季家的小公子,这下子纪公子怕是要沉不住气了。”

“他不会。”宋瑜琏放下手中的书信,淡淡地说,“既然这样的话,祝家或许不用我们出手了,静观其变就好。”

擎苍顿了一下,接着说:“朱奇德那边没有任何进展,不过听说今早纪公子到他们府上报了个官,他竟然亲自去了。”

“哦?”宋瑜琏挑了挑眉,“原因是什么?”

“听说是官府的人被杀了,刚巧被上山采药的纪公子遇见,巧的是还有一个活口在。”擎苍一五一十的禀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