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一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402 2021-09-07 00:36

回来了,还不进来!宋瑜琏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这个小女人竟然在别人的面前哭。越想心里越不舒服,起身大步离开。

还没有走多远,便看到花园里方才还哭鼻子的小女人,此时正和别人聊得火热,哪儿里还有半点伤心的模样。

“梓英公子这是要去哪儿里啊。”安之在半路遇到了一脸哭丧的董君烨,笑盈盈地问道,当初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屁孩,如今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倒是没有长残。

“是你啊。”董君烨帅气的脸庞荡起一抹笑容,上下打量着安之说道,“你还真是掌事女官啊,本公子还是第一次连这么小的掌事女官。”说着又凑近了问道,“今天王妃娘娘的心情怎么养?”

还是这么没出息,董君烨自从被叶浮珣整蛊一次后,就莫名其妙地害怕了她,安之偷偷一笑,说道,“王妃娘娘今天得心情还不错,早饭还多吃了一大碗呢,怎么梓英公子要去给王妃娘娘请安吗?”

“我奉命来接王妃娘娘自然要去请安的。”董君烨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这是要去殿下那边?”

“不是。”安之说道,“梓英公子奴婢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啊。”安之眼珠微微一装,说道。

“什么忙?”董君烨盯着眼睛亮亮的女子,不由来的一股亲切之感。安之冲她招招手,示意董君烨低下头,自己附到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董君烨剑眉微挑,一副风流倜傥的公子的模样。

“那姑娘就等着在下的好消息吧。”董君烨哥俩好地拍了拍安之的肩膀,正欲转身离开,忽而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安之。”

“安之,安之若素,好名字。”董君烨挥挥手潇洒地走来。安之看着她的背影,低声嘟囔一句说道,“臭小子,啊!。”一转身撞到了一个坚硬的胸膛,宋瑜琏单手搂住她的腰,冷冷地看着她,只见她眼神亮晶晶的,眼睛里还有未收回的笑意,“进府不进来伺候着,跑到这里来偷懒了。”

“殿下!”安之忙退出福身行礼说道,“我正准备回去伺候殿下呢。”

宋瑜琏冷哼一身,盯着小女人看了三秒,转身说道,“还不快进来。”安之忙抬步跟了上去,只听见宋瑜琏傲娇地说道,“后天便要回京城了,把本王的东西收拾了,另外也收拾好你的东西,不要丢三落四的…否则~…”宋瑜琏猛地转身,一直低着头听他讲话的安之再一次又撞上了宋瑜琏,安之捂着头,这家伙的是铁做的吧,“殿下。”

“否则,罚你三天不准吃肉!”说着宋瑜琏食指轻点了一下安之的鼻尖,宠溺地说道,“你可听明白了?”

安之呆呆地点了点头,宋瑜琏满意地一笑,像抚摸宠物一般摸了摸安之的脑袋,这才心满意足地进了书房。这货不会是把我当成宠物了吧。安之冲着宋瑜琏做了一个鬼脸,正欲要回房间,雪心半路急匆匆地走过来,“小姐,小姐。”

“怎么了?如此慌慌张张地,有狗在后面议厅吗?”

“不是,方才大牢里有人传信了,说老爷想要见您。”雪心喘了一口气说道。

“薛姨娘知道这件事情吗?”安之推开房门问道,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说道,“这件事别告诉薛姨娘,我怕她担心。”

“那小姐你去不去嘛?”

安之稍微想给一天,安全文虽然是罪有应得,但是好歹也是安之的父亲,占了人家的身体,那就尽一点孝道吧。

“去,怎么不去!”

几缕残阳照在那里却被无边的黑暗所吞噬,在残破的泥墙上泛不起一丝涟漪,那里像是一副棺材坐落在这偏僻的角落,矮矮的,充满着压抑,那里就是无人关注的监狱。安之从轿子上下来,雪心从腰间掏出了几锭银子,递到牢头的手里,看门的牢头掂了掂银子的份量,眉开眼笑地说道,“姑娘进吧。”

安之吩咐雪心在外面等着,自己独自走了进去,这是她第二次进大牢,第一次还是为青若报仇的时候,还真是上辈子的事情啊。

牢房里的味道古怪,是牢房惯有的潮湿加上已经干涸的血的味道。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封闪着微弱的光。被风一吹,就灭了两盏。这里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一个正常人待着一会儿也受不了。关在这里的人,可能一辈子也出不去了。原来,这里不光是潮湿和血的味道,还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前面的衙役将安之领到一个房门前,只见安全文一个人蓬头垢面地坐在牢房的角落里,听到动静,一抬头看到安之,眼里泛起了生的光芒,空气中响起镣铐的碰撞声,跑到栅栏处,“之儿,你终于来看爹爹了。”

“我来了,你有什么事情吗?”安之冷冷地问道,以前她还觉得安全文没有那么渣,自从他任由安田氏给她喂药嫁给病秧子的时候,安之就对这个所谓的爹爹心灰意冷。

“你就爹爹出去吧,爹爹不能去唯心塔啊。”安全文哀求道,“是爹爹错了,爹爹不应该放任他们欺负你的,你就爹爹出去吧。”

安之冷笑一声,“你自己犯得错,我该怎么救你?”

“你去求求太子殿下,让他放爹爹出去好不好。”

“我一个小小的奴婢,人微言轻,太子又怎么能是我能左右的。”安之说道。“你还有事情吗?没有事情的话,我就走了。”

“之儿之儿。”安全文慌忙唤道,“你试一试好不好?只有你能救爹爹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就算我去求情,太子殿下也不会答应的。”安之深深地看了一眼安全文说道,“你好自为之吧。”

“之儿!”安全文眼睛一暗,忙叫住她声音里带着哀求说道,“你弟弟还小,我走后他就是你的亲人,你能不能帮帮他。”

安之缓缓捂上有些发涩的胸口,眼睛微微一湿说道,“好。去唯心塔路途遥远,你多保重。”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出了牢门,安之捂着自己的胸口,伸手一摸,自己的脸上竟然都是眼泪,“我怎么哭了,是你在流泪吗?”真正的安之,是你在哭吗?

“小姐,您怎么了?”雪心忙扶住安之担忧地说道,“老爷怎么样了?”

“没事了,我们回去吧。”安之擦干眼泪淡淡地说道,回头看了一眼阴森的牢狱,转身离开。

这一夜,安之睡得不是十分安稳,醒来时天已经亮了,雪心并没有叫自己。洗漱过后,便看到薛姨娘坐在庭院里绣着女红,抬头见她起来了,笑道,“醒了。”安之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姨娘,你怎么不叫我啊。”

“雪心那丫头说你睡得晚,我就没让她叫你。”薛姨娘放下手中的针线说道,“殿下刚才派人来问,你要不要带一些东西回京城。”随后又担忧地问道,“之儿,你真的要跟殿下回京城吗?”

安之耸耸肩,坐到薛姨娘的身旁说道,“要不然我去哪儿啊,安府也被封了,我们也无家可归了,姨娘你是不是不愿意去京城啊。”

“我孑然一身,去哪儿都一样。”薛姨娘笑道,“有之儿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那还不好说。”安之脸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挽住薛姨娘的胳膊撒娇道,“到时候姨娘可不许嫌弃之儿哦。”

“傻丫头。”薛姨娘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收,说道,“之儿,姨娘能不能请你帮一个忙?”

“好啊。”安之想也不想地说道。

“你能把瀚儿给救出来吗?”薛姨娘说道。除了安全文之外,安府其他的人都被发配到了各地入了奴籍,安浩翰自然也在其中。

安之微微诧异地抬起头,这安全文要求她就安浩翰是因为那是他的儿子,安府的唯一的血脉。可是安田氏那么对待她,在安府处处刁难她,欺负她,她竟然开口要求自己去救这个曾经欺负过她的人的儿子。

“姨娘,为什么啊?安田氏那么对待你,你竟然还想着救她的儿子。”安之不解地说道。

“因为稚子无辜啊。”薛姨娘笑道,“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弟弟,老爷的儿子。之儿啊,有的时候人就要学会退让一步。”

“好吧。”安之笑道,“姨娘放心,我会帮他的,希望他不辜负你的一片心意。”

一阵微风吹过,一池子的荷花荡漾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宋瑜琏一拢红衣,玄纹云袖,席地而坐,他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心型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