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三百二十二章

嫡女归 云舒 3345 2021-09-07 00:36

从小在宫中长大,锦衣玉食的皇子,何时来过这么小的地方,安之拉住他的手说道,“殿下,您若是想吃云吞,回去让御厨给你做就是了,我们还是别在这儿吃了吧。”

宋瑜琏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拉着安之在一个空桌子处坐下,热情的小二立马跑了过来,“客官,您来点什么?”

宋瑜琏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安之,他从来没有到这种地方吃过饭啊,就算偶尔去下馆子,也是侍卫们弄好的。安之忍住自己的笑意,说道,“我要两碗云吞,其中一碗不要香菜。”

“你不吃香菜?”宋瑜琏眸子一闪问道,安之点点头说道,“是啊,那个味道那么臭,我怎么会吃呢。”

正说着,小二端着两碗热腾腾的云吞过来,“客官您慢用!”安之端过碗,满足地闻了闻,舔舔嘴唇说道,“好香啊,好久没有吃了。”

“你吃过这家的云吞?”宋瑜琏眸子微闪,不动声色地问道。安之拿起勺子,一边吃一边说,“放炮了,以前我经常来这儿……”安之话突然卡在了自己的嗓子里说道,“我之前跟父亲来京城住过一段时间,那是母亲常带我来吃。”

“据孤所知,安全文当年来京城还未成亲,你怎么会跟着过来的?”宋瑜琏眸子一眯问道,安之挺了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掉,这家伙竟然调查安之。

“殿下,您再不吃,可就要凉了,凉了可就不好吃了。”安之生硬地岔开话题说道,这点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宋瑜琏的眼睛,“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安之。”

“殿下,我不是安之又是谁呢?”安之放下勺子说道,“方才可能是奴婢随口说了,记错了吧,我时常记错事情的。”

“您快点吃吧。”安之将勺子递给宋瑜琏,说道,“您尝尝,肯定很好吃的。”

宋瑜琏低下眸子也不再追问,舀起吃了一口,味道鲜美,比起御厨做的,又是另外一种美味,安之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紧张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

“尚可。”宋瑜琏傲娇地说道,安之心里暗骂一句臭屁,暗自松了一口气,见宋瑜琏无心追究她的身份,这才松了一口气,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宋瑜琏用余光看着吃得很香的安之,眼里闪过一丝温暖。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素儿。

两个人吃完后,宋瑜琏并未回宫,而是带着安之,来到了离宫门较进的一座宅子里,一敲门雪心便迎了出来,“小姐,您去哪儿里了,我跟姨娘都快担心死了……”看到宋瑜琏忙福身行礼,“奴婢见过太子殿下。”

宋瑜琏摆摆手示意她起来,对一脸疑惑的安之说道,“这是孤命人找的一所别院,虽然不大,但尚可住下你们三人,你进宫为女官,他们二人不可进宫入住,有了这座别院,出宫你也算有了一个去处。”

安之鼻子一酸,心里暖暖的,她忍下眼中的泪水说道,“奴婢多谢太子殿下!”宋瑜琏忙扶起正欲要跪下的安之,脸色一沉说道,“以后,你不准跪孤!”

“平日里你还住在宫里,孤允许你每月出宫一次来看望薛姨娘。”

“殿下!”雪心一听忙跪下说道“殿下可否允许奴婢进宫做宫女,这样也好侍奉小姐。”

“雪心,你走了姨娘怎么办啊?”安之将她拉起来说道,“我进皇宫不是去当小姐的,也用不到你的侍奉。”

“可是小姐……”雪心还想说什么,被安之彻底地拒绝,“你放心,我一定照顾敢自己,你就在家里乖乖地等我回来看你们吧。。”宫里太过于危险,她尚可自保,雪心若是进了宫,万一冲撞了贵人,闯下祸端,自己岂不是害了她。

这座院子虽然小,但很别致,后面还有一个小型的花园,姹紫嫣红,锦绣花开,十分美丽。安之满意地看着院子,对身后的宋瑜琏说道,“这里太美了。”

“你喜欢就好。”宋瑜琏看着她的小脸,一扫之前的阴霾,这个小丫头倒是容易满足得很啊。安之被宋瑜琏看得脸色有些发烫,说道,“殿下,时候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要回宫了?”宋瑜琏这才抬头看了看天色,见太阳已落西山,留下一抹残韵,收回心思说道,“的确该回去了。”

玄岳王朝十九年。

比起安府,这皇宫更让安之归属感,完全没有任何不适应,除了自己见人就要行礼,这一点很是不习惯,不过在这里待了一年多,安之慢慢也就熟悉了这里的生活,而她是洛安郡主的记忆也越来越淡了,有的时候,她恍惚间还会想起,总觉得是一场梦而已,一场不属于自己的梦而已。

“哟,安之姑娘,您这是要去哪儿里啊?”东宫的总管太监董公公看到安之笑着问道,这可是太子殿下亲自带回来的女官,人人都要让了三分的。

“董公公。”安之微微福身,笑着说道,“太子殿下去了政德殿议事,奴婢见天色起风,殿下穿得单薄,去给殿下送件衣服。”

“安之姑娘还真是有心了,殿下有您照顾,老奴我可就放心了。”董公公笑着说道,“快去吧,老奴就不打扰姑娘了。”安之又对他微微福身,这才拿着宋瑜琏的披风离开,到了政德殿,只在殿外看到聂翼。

“安之姑娘,您来可是有事情?”聂翼问道。

“我见起风了,今日早起殿下穿得单薄,特来送披风。”安之将披风交到聂翼的手上,说道,“今日殿下用膳用的有些少,我已经吩咐小厨房做了几样殿下爱吃的膳食,一会儿忙完你劝着殿下先去用膳。”

安之见聂翼一只盯着自己看,有些不自在地说道,“聂侍卫看我做什么?”

“安之姑娘照顾殿下是越来越细心了,聂翼只是有些感慨而已。”聂翼笑着说道。安之微微一笑,调皮地说道,“在其位,谋其职不是吗?”安之在政德殿前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宋瑜琏处理完公务天已经有些微黑,聂翼忙迎上去,将披风披到他的身上,说道,“方才安之姑娘给殿下送来了披风,她说起风了,怕殿下身子着凉。”听到聂翼提到安之,宋瑜琏眸子里闪过一丝暖意,温声问道,“她还说了什么?”

“安之姑娘还说,今日殿下用的膳食有些少,她已经吩咐小厨房做了几样您爱吃的,让您忙完公务就去用膳。”聂翼看到自家主子开心的心情,说道,“殿下,这安之姑娘越来越体贴殿下了。”

宋瑜琏嘴角挂起一抹笑容,说道,“回宫吧。”聂翼忙打起灯笼走到前面,还未到东宫,便听到了一阵喧闹声,宋瑜琏对于这种事一向不喜,正打算离开时,听到了一抹熟悉的声音,“郭二小姐,您最好别欺人太甚!”

安之冷冷地看着眼前嚣张跋扈的女子,躲过她手中的鞭子说道,她嚣张跋扈的时候,恐怕她还在娘肚子里了吧。

“不过就是一个奴婢,本小姐欺负你又如何。”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头微微扬起,她是郭尚书之女郭樱落,其母和勇义候的老夫人是亲姐妹,这几年董凌信立下赫赫战功,深得当今圣上的信任,郭家也跟着水涨船高,这女儿也养成了一个骄横的性子。

说着郭樱落伸手去躲安之手里的鞭子,安之微微一顿,扯动了方才跟她争执时的伤口,眉头微微一皱。

“你还敢躲,看本小姐怎么教训你!”说着就要给安之一巴掌,安之哪儿里受过这样的委屈,本能地伸手就去当,将郭樱落推到在地,说道,“我可是东宫女官,郭小姐,请您注意身份!”说着便将鞭子扔在郭樱落的身上,转身不欲与她纠缠,郭樱落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道,“你这个贱婢,竟然拿太子殿下压我!”捡起鞭子狠狠地抽安之,虽然安之灵敏地躲了过去,但手背上还是挨了一下,彻底激怒了安之,反手躲过鞭子,用力一挥,一鞭子抽在了郭樱落的身上,痛得她惨叫一声。

“住手!”宋瑜琏冷声说道,他方才听到声音,以为安之受了欺负,匆忙走了过来,见她无事,便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郭樱落捂着自己的胳膊泫然欲泣地说道,“见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您要为臣女做主啊。”

宋瑜琏看了一眼鬓钗凌乱带伤的郭樱落,冷声说道,“安之,还不快道歉!”

安之眸子一紧,手臂上传来火辣辣的痛,脾气也上来说道,“奴婢,没有错,为何要道歉!”

“孤命令你道歉,罚你半年俸禄,面壁思过一个月!”

安之清冷的眸子看向宋瑜琏,冷笑一声,缓缓屈膝,说道,“郭小姐,方才是奴婢鲁莽,得罪了郭小姐,还望郭小姐海涵。”

郭樱落偷偷一笑,想在宋瑜琏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说道,“既是奴婢,就要守奴婢的规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