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六十九章

嫡女归 云舒 3404 2021-09-07 00:36

“这是你的姨母,勇义候妃。”无寻淡淡地说道,纪洐诺脸上的笑容微收,双手抱拳微微行礼,“见过姨母。”

叶玿璃笑着对他点点头,“经常听你母亲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真是一个俊朗的男儿。”

“哥!”

纪绵希看到纪洐诺无比激动,老远地朝他跑了过来,纪洐诺一把稳稳地接住纪绵希,若不是自小习武的缘故,估计现在都快接不住这丫头了,“我走的这几日你怎么又重了那么多,再吃下去恐怕我都要接不住你了。”

纪绵希朝纪洐诺做了一个鬼脸,看向他的身后并未见言睿渊,纪洐诺宠溺地点点她的鼻尖,笑道,“大师兄在家里侍疾没有过来。”

小女孩脸色微微有些失落,纪洐诺笑道,“怎么只见你哥哥回来就不开心?亏我还给你带了许多好玩的。”

孩子的天性就是这样,只要有个好玩的,一切不开心就全部就过去了,纪绵希眼睛一亮,立马缠着纪洐诺问道,“哥,你给我带了什么好玩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嘛。”

“你先告诉我嘛。”

无寻笑盈盈地看着兄妹两个人的背影,叶玿璃倒也有些艳羡说道,“他们兄妹的感情还真是好。”

“诺儿从小便疼希儿,他们兄妹两个感情自然要深。”

无寻目光落在那个清朗少年身上,目光有些担忧,诺儿,请你不要怪娘亲,将你带了京城这个是非之地。

宋寒濯日常去给德宁太后请安,还未进入大殿,便听见德宁太后久违的笑声,紧接着传来了熟悉的明亮的声音,“太后娘娘,您不知道当时可把珣儿给吓坏了,那匹马直接就冲着我过来了,若不是阿南及时拉住我,恐怕我又得摔一个跟头。”

“哈哈哈哈,你这丫头走到哪儿都不是安分的主儿。”德宁太后笑道。

小太监正欲要掀开帘子,却被宋寒濯制止了,顺着缝隙看去,只见那一身素衣的女子,口齿清晰,绘声绘色地讲着她的故事,明媚的笑容是他久不曾见过的。

片刻后,宋寒濯掀帘进去,德宁太后见自家儿子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一旁女子身上,精明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开口让宋寒濯起来,笑道,“濯儿,你这几日往哀家这里跑得还真是勤,恐怕要把过去没有请过的安都给补上是不是?”

被自家母后给揭穿的紫凌王,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说道,“过去是儿臣不孝,日后儿臣一定常常来请安。”

德宁太后笑着看了一眼自家儿子,丁姑姑扶着她站了起来,“今日都留下来陪哀家用膳吧。”

“太后娘娘,珣儿今日恐怕不能陪您用膳了,家里的那个丫头最近可是抱怨,我没空陪她呢。”无寻笑盈盈地说道,面对宋寒濯没有丝毫地扭捏之感。

“那就把两个孩子都接进宫里来了,正好都那么长时间了,哀家都没有见过那两个孩子,总是听皇后说,这诺儿长得清秀俊朗,又文武双全,多少京中公子都望其项背,这希儿长得粉嫩可爱,又古灵精怪,颇有你当年的影子,说的哀家恨不得立马见到两个这么好的孩子。”

无寻笑道,“皇后娘娘那是对这两个孩子太宠爱了,谬赞的,希儿那丫头整日里闯祸,让珣儿实在头疼,平日这两个孩子懒散惯了,又没个规矩,若是进了宫了,我怕冲撞了您。”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想的这么多了,尽管带过来,规矩什么的孩子还小,可以学,再说了,那么小的孩子,规矩都给拘傻了。”

“好好好,改日我一定带他们过来给您请安,到时候您可别嫌弃我们娘仨聒噪。”无寻笑着说道,余光落到宋寒濯俊逸的脸庞,对着德宁太后微微福身,“那珣儿就不打扰太后娘娘和殿下了。”

德宁太后看着无寻消失在殿外的背影,又看到宋寒濯面无表情地坐在哪儿里,顿时觉得十分糟心,手里的拐杖轻轻一杵,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多好的一个姑娘,你不知道珍惜,现在后悔了吧,人家不愿意搭理你了,天天往哀家这里跑有什么用。””

云霄殿的宫女太监都低下了头,两位玄岳王朝最尊贵的人的对话,他们只能忍着笑意,本以为冷情的紫凌王殿下会起身拂袖离开,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对着德宁太后好脾气地笑道,“以前是儿臣不懂得珍惜,如今想要挽回,还得仰仗母后。”

德宁太后傲娇地冷哼一声,说道,“你倒是识时务。”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德宁太后不舍得太过于苛刻,说道,“依哀家看啊,那丫头心里有你,要不然她也不会回来,这十年里,这丫头嫁过去,生过子,但是那又如何,她还不是回来了,这就说明她心里啊,放不下。”

“这京城就是一个华丽的金丝笼,人人都向往它,进到这几年却发现,不过就是一个笼子,飞出去了,发现外面的世界并不适合自己,总有一天还会飞回来,这个丫头飞出去十年,自由懒散的日子过习惯了,以她的性情就算那个人死了,她也不必回来,如今回来,只不过是因为这个金丝笼里还有她牵挂的人。”

“当年她为了你,召集全京城的人来募捐,又不顾生命危险跑到边北,为边北人民施粥治病,晋王之变,她为了守住你的王府,自愿服毒,为你求的时间,这才反败为胜,可是你呢,从边北回来便带回了那个女人,还纳为了侧妃,在她重病期间还给了她一掌,就她那小身子骨,能经得住你的那一掌嘛,她不离开,等着受死吗?”

“你应该好好的感谢那个死去的纪明南,若不是他舍命就了珣儿那丫头,你现在还活的人不人鬼不鬼呢?!”

德宁太后看着自家儿子,越说越生气,看着自家的儿子越来越不顺眼,最后说道,“那丫头若不是被伤的太深,她怎么会一直不原谅你,你呀,该好好地改改你那臭脾气!她不理你,你就也不理她,那就等着她再离开吧。”

宋寒濯低着头立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静静地听着德宁太后的教诲,本来就冷如冰霜的脸,此时更加难看,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珣儿那丫头可是世间少有的人儿,你自己看着办吧,哀家累了,你可以退下了。”

“太后娘娘,您不是说要留殿下一块儿去用膳吗?”丁姑姑问道。

“他估计也没心情吃了。”

…………

太后娘娘您这也未免太偏心了吧,把殿下训了狗血淋头,倒头连顿饭都不留殿下,只好心里默默地同情一把太后不疼的紫凌王殿下。

葳蕤宫。

“娘娘,已经安排好了。”红菊走进来,对着在软榻上闭目养神的贤贵妃说道,“我们派去的人回信说,大少爷现在安然无恙,唯心塔那边已经买通了看塔人,大少爷不会吃太多苦的,娘娘您就放心吧。”

“人找的怎么样了?”贤贵妃揉着有些发胀的脑袋,自从无寻回来了后,她这个心一天到晚都是悬着的,唯恐关海宝和关家出点什么事儿。

“已经办妥了,娘娘请放心。”

“母妃……”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小木马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奶妈两个宫女,贤贵妃看到小男孩眉开眼笑,弯身抱起小孩子,温柔地问道,“褚儿,你怎么过来了。”

三岁的小孩憨厚可爱,窝在贤贵妃的怀里笑得十分开心,献宝似的将手里的木马递到贤贵妃面前,说道,“母妃,您看木马……”小孩子口齿还不算太清晰,贤贵妃对待孩子一向温柔,笑着问道,“好漂亮的木马。”转而问向身后的奶娘,“谁给五皇子的木马。”

奶娘低下头,怯怯地看了一眼贤贵妃,说道,“是清扬县主。”

贤贵妃脸色一变,劈手便将宋瑜禇正玩的高兴的木马躲过扔在了地上,奶娘和宫女吓得全部跪在地上,不明白状况的五皇子宋瑜禇抬头看见自家母妃前所未有的阴沉,又看着地上的木马,眼泪便在眼眶里打转。

“你们是怎么照顾五皇子的?!什么人的东西都敢要!要是五皇子有点好歹,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砍?!”

“娘娘息怒。”奶娘吓得磕头说道,“是五皇子看了心生欢喜,奴婢也看不住啊。”

“他一个孩子懂什么?!”

宋瑜禇从来就没有见过贤贵妃如此动怒过,忍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他一哭整个葳蕤宫的人都紧张了起来,贤贵妃立马担心地查看他的身子问道,“褚儿,怎么了?褚儿?是哪儿里不舒服吗?”

泪珠挂在脸上的宋瑜禇,抽泣地说道,“母妃,您不要生气……褚儿不要木马了……”贤贵妃听了悬着的这颗心才放下,轻声哄道,“母妃没有生我们褚儿的气,不哭了啊不哭了……”

不哭了啊不哭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