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一百五十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90 2021-09-07 00:36

“大哥……”季茯苓低着头,不敢看眼前脸色阴郁的季南北,在季家,季茯苓排行老幺,上面有三个哥哥,四个姐姐,从小季茯苓最怕的就是她大哥季南北,但也最跟他亲近。

“季茯苓,你倒是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都敢跑到浮阳城来了,要不是今日我在这里碰见了你,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季南北厉声问道。

“大哥……”季茯苓大着胆子,拉着季南北的衣袖撒娇道,“其实就算今日不在这里见到大哥,小妹也打算过几日回家呢,毕竟这里这么乱,万一小妹要是出点事,大哥又要心疼了。”

“回去把黄帝内经抄写一百遍。”在众多妹妹中,季南北最疼爱的还是季茯苓这个小的,怎么对她也硬不起来心。

“一百遍……大哥,能不能看在小妹是为了救人的份上,罚少一点啊,五十遍好不好……”

“两百遍。”

“一百遍,成交,”季茯苓无奈地看了一眼腹黑的季南北,又要抄写黄帝内经,每次犯错,季南北都罚她抄写医书,每次都是一百遍,把她的手都能给抄惨。

有一次,季茯苓小的时候调皮,把季南北的药园里种的草药全部给拔了,其中有季南北精心养的神木草,季南北一气之下,罚季茯苓抄写本草纲目一百遍,她偷偷的让她的大姐和三姐帮她抄了四十遍,后来让季南北给发现了,又罚了她一百遍,还罚了大姐和三姐背黄帝内经,从此以后,在季家只要季茯苓受罚,无人敢帮。每每想起,都是季茯苓的一把心酸泪。

季南北看着自家小妹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像极了某个小女人,嘴角忍不住挂起了一抹微笑。

宸王殿下伤势稳定,唐少将军平安回来,溪水一战,大败敌军,军中士气大涨,一举攻下了哈达甄的多处领地,逼得哈达甄不得不投降议和。

坐在轮椅上的某个王爷,手里拿着一个荷包,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云厉走了进来“殿下,晋王殿下求见。”

宋寒濯漆黑的眸子一沉,冷声说道,“让他进来。”

一身盔甲的宋寒澄多了几分英气,看着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他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和嫉妒,很快掩饰住了,单膝跪在地上,“三皇兄。”

轮椅转了过来,原本该是俊逸的脸庞上带着半张黄金的面具,漆黑的眸子里散发着冷意,“晋王殿下,你这是做什么,负荆请罪吗?”

“三皇兄,当时你被困之时,西河口正被敌军偷袭,自顾不暇,所以才没有去援助,还望三哥惩罚。”

“呵。”宋寒濯冷笑一声,眸子里乍现杀意,“不听军令,本王随时可以把你拖出去斩了。”

“三皇兄息怒。”

“出去。”

宋寒澄算准了宋寒濯不会把他怎样,才敢来这里,一是来探一探宋寒濯的伤势如何,另一当年就是堵住悠悠之口。

“殿下,您就这样算了?”云厉看着宋寒澄走出去的背影,问道,刚才宋寒澄进来的一瞬间,云厉不是没有想过一刀解决了这个人,替宋寒濯报仇。

“你见过本王何时吃过亏。”宋寒濯又转回了轮椅,淡淡地说道,“回去,王妃若是问起,知道该怎么回答嘛。”

“属下明白。”

若是宸王府里那位知道王爷受伤是因为晋王殿下,恐怕以宸王妃那个护短的性子,一定会找晋王殿下去给宋寒濯报仇,而宋寒澄又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宋寒濯怕叶浮珣得不到便宜,有危险。

等宋寒濯身体好些时,班师回朝就提上了行程,“云堂。”宋寒濯的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便出现在宋寒濯的帐内,“殿下有何吩咐?”

“去南山接一个人。”

云堂微微一愣对于慕容,他以为他家主子早已放下了,现在又要去接南山的那一位,云堂心里有些犯嘀咕,这要是让京城那位知道,王爷,您是不是又想睡客房了。

*************************************

“王妃,夜深了。”青若哄好小若素,一出门便看见叶浮珣穿着单薄的衣服,现在别亦阁内的院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转身回房内取了一件披风,披在了叶浮珣的身上。

这两天京城里热闹着传着两件事——一件事是叶丞相之女叶云裳未婚先孕,名声扫地,另一件就是堂堂宸王殿下,深受重伤,唐少将军回归,大败敌军。

“素儿睡下了?”

“睡下了。”青若挨着叶浮珣坐下,安慰道,“王妃您放心,王爷吉人自有天相。”

从宸王殿下受伤的消息传来,叶浮珣便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就连在大牢里的叶金玉都是失去了几分兴趣。

大理寺的叶金玉得到了特殊的照顾,叶丞相若是想要把叶金玉给救出来,恐怕要废一些心神。叶浮珣抬头看着黑色天空中的星星,心里所挂念的是远在千里的人儿。

第二日,凌安郡主一早便跑到宸王府,直冲叶浮珣的别亦阁,昨日因为叶浮珣休息得晚,现在还没有起来呢,青颖一把将凌安郡主拦在门外,“郡主,王妃还没有起身呢,你在门外稍等片刻。”

“青颖,你不会又在骗本郡主吧。”对于宸王府的这几个丫鬟,凌安郡主有阴影,因为有前车之鉴,“这宸王殿下受伤了,叶姐姐不会又跑到边北去看宸王殿下了吧。”某郡主,在自己的脑袋里脑补了一系列的场景。

“没有,王妃现在还没有起身而已,请郡主在外等待片刻。”青颖笑着说道。

“本郡主不相信,本郡主要进去看到叶姐姐才放心。”凌安郡主又开始了自己胡搅蛮缠的本领,青颖最怕的就是眼前这个小祖宗不讲理。

“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啊?”叶浮珣睡眼惺忪,打着哈欠,披着外衣从内室走了出来,对着门口某个郡主说道,“郡主,你这么一大早来这儿,有何贵干啊?你放心,本妃这次会乖乖地待在京城的,同样的招数用两次多没意思啊。”

凌安郡主一脸讨好的表情,说道,“这两天便是欢迎东卫国的宴会了,叶姐姐去不去啊?”

“不去。”

叶浮珣干净利落地扔下两个字,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对东卫国的事情,叶浮珣没多大的听去,那日在叶翰良的婚宴过后,东卫国的两个使者,艾诗那和阿琳娜在马车上希望叶浮珣游说玄康帝减少对东卫国的征收,被叶浮珣一口回绝了,先不论这件事的利弊,在玄岳王朝,女子是不得干政的,所以对待东卫国的态度,叶浮珣选择回避。

送走了难缠的凌安郡主,叶浮珣打算回去睡个回笼觉,只不过还没有碰到床,轻云给了她一件能够让人兴奋的事情,叶翰良迫于叶老夫人的压力,进宫向玄康帝求情,放了叶金玉,现在叶府一派萧瑟的景象,以前有叶浮珣和叶玿璃加上叶云裳和叶金玉以及病怏怏的叶修安,叶府还算是家丁兴旺,自从叶浮珣嫁到宸王府,叶府就没有一天安宁过,唯一的独苗还离家游学,没有音讯,这几天叶翰良越来越怀念唐婉在的日子里,叶府上上下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若是唐婉还在的话,那该多好。

“青若,给本妃梳洗,本妃要去一趟大理寺。”日子太过于无聊,在自己胡思乱想中等着宋寒濯,不如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吧。

一辆马车缓缓在大理寺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位女子,今日叶浮珣穿了一身淡蓝色的衣裙,长摆拖地三尺有余,上锈蝴蝶暗纹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长发直垂脚踝,解下头发,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一头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

守门的侍卫看见来人,忍不住看呆了,直到一旁的守卫一巴掌拍在脑袋上这才反应过来,那忙跑上去通报。

不一会儿,大理寺的刘少司便小步跑下了台阶,看到叶浮珣忙行礼,“老夫见过宸王妃。”

“刘大人不必多礼。”叶浮珣微微笑道,含水的眸子带着淡淡的清冷,朱唇轻启,“本妃是来看看叶家三小姐。”

刘少司一愣,外界不是传闻宸王妃与叶府关系不好吗,更何况这叶三小姐还是宸王妃身边最得力的丫鬟命人抓起来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