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八十四章

嫡女归 云舒 3374 2021-09-07 00:36

“太子哥哥!”纪绵希微微一跺脚,冲着宋瑜琏做了一个鬼脸,说道,“我要告诉皇后娘娘你欺负我!”说着便跑开了,宋瑜琏冲着身边的太监做了一个眼神,身上的太监立马跟了上去。

“二皇弟,不在学书房,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宋瑜琏淡淡地问道,目光落在宋瑜禇的身上,见其消瘦了不少,心里想着应该在芳华宫过的不是很如意。

“不劳太子殿下费心。”宋瑜瑢不是很友好地说道。宋瑜琏也不是十分在意地说道,“那就好,不过孤还是想要提醒你一句,离希儿远一点,好自为之。”说着伸手拍了拍宋瑜瑢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留下宋瑜瑢双拳紧握,不一会儿恢复了正常,德宁太后见纪绵希从外面回来后就蔫蔫地,笑着问道,“是谁惹哀家的丫头生气了,告诉哀家,哀家给你出气。”

“皇祖母,我刚才出去看见了一个比四皇子还要小的的小男孩在哪儿里哭,本来打算把他带到云霄殿的,半路遇到了二皇子,就把他交给了二皇子。”

德宁太后爱怜地摸摸纪绵希的脑袋,说道,“那是小五,也可怜了那个孩子了,自己的娘亲犯了错,孩子却是无辜的。”

“皇祖母,那能不能把他接到云霄殿来啊,最起码有您疼着啊。”纪绵希扬起小脑袋说道,德宁太后笑着应道,“好,回头哀家就把他接来,跟你做伴。”

“皇祖母。”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德宁太后见了立刻眉开眼笑,“小四啊,哀家的小四今天怎么跑来了。”

四皇子抱住德宁太后的大腿,一脸娇憨,看到纪绵希甜甜地叫了一声,“希儿姐姐。”

德宁太后可算是整个后宫过的最舒服的女人,儿孙绕膝,日子过得也是逍遥自在,“母后说,皇祖母这儿有好玩的,所以孙儿今天就过来了。”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德宁太后笑着刮了一下宋瑜淙的鼻子,满心欢喜。下午,无寻便派人来接纪绵希,德宁太后就算再不想放人,也不得不让玉竹将其带回。

“娘亲。”纪绵希一跨进自家的门,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而是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家的大厅里,听到她的声音,回首一看,冰冷的脸上多了一抹柔色,“你娘亲出去了。”

“你怎么在我家里。”纪绵希不是很友好地看着宋寒濯,对于这个觊觎自家娘亲的男人,她向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宋寒濯也不甚在意,掀袍坐到了椅子上,看着小女孩气呼呼的脸蛋,挑眉问道,“你娘亲就是这么教你规矩的?见到客人也不问好。”

“我娘亲只教了对待受欢迎的客人礼仪,至于王爷这种不请自来的客人礼仪还真没有教。”这个世界上敢这么跟宋寒濯说话的,恐怕除了无寻就是眼前这个小不点了吧,黛眉上前轻轻地扯了一下纪绵希的衣襟,小声劝道,“小姐,他可是紫凌王殿下,您说话稍微客气一点……”

纪绵希娇哼一声,坐到了宋寒濯的对面,就这样一大一小,两个人面对面,鼻对鼻,眼观眼,谁也不说话,无寻一进来就是这种微妙的气氛,看着一下一小的架势,还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纪绵希听到声音,率先跳下座位,由于不稳差点摔了下来,宋寒濯眼疾手快地接住她,纪绵希一愣,伸手推开她,跑到无寻面前,“娘亲,这个坏人欺负我。”

“还有人敢欺负你啊。”无寻屈指敲了一下自家女儿的额头,笑道,“你不欺负别人就是好事了,不许在殿下面前这么没有礼貌。”

“哼。”纪绵希娇哼一声,冲着宋寒濯做了一个鬼脸,带着画眉黛眉两个人离开了,无寻无奈地看着那小小的背影,笑道,“王爷别见怪,这个丫头被我宠坏了。

“恐怕不是你一个人宠吧,母后可是把她当成眼珠子一样宠着,听说长宁公主都要往后靠呢。””宋寒濯笑着说道。

无寻也不否认,命人上茶后,问道,“不知道王爷此次来所谓何事啊?”

“没事,就来看看你。”宋寒濯端起茶,淡淡地饮了一口,目光落到无寻的身上,带着几分侵略,无寻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说道,“王爷可看到了。”

“看到了,还可以。”

两个人仿佛老友一般,相视一笑,宋寒濯剑眉微挑,说道,“都说这纪宅的茶好喝,今日一尝,果真是清香沁脾,回味无穷。”

“王爷若是喜欢,走的时候可以带回去一些。”无寻又信手为宋寒濯倒了一杯,淡淡地说道,“以前阿南也喜欢喝这种茶,每每都要多饮,可是他的身体又不好,每次都要背着我偷偷地喝,因为这件事,茵陈白英不知道背了多少次黑锅。”

“果真是个有品位的人。”向来严肃冷情的紫凌王殿下,此时竟然说起了玩笑话,若是让外面的那群大臣见了,还不得惊讶地掉了下巴。

这也是无寻第一次心无芥蒂地主动提起纪明南,宋寒濯听了,没有嫉妒,只有满满地羡慕,“何时本王能喝到你亲自泡的茶啊。”宋寒濯含笑问道,无寻微微侧头,说道,“王爷若是想喝,随时都可以。”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真没有见过如此顺着杆子往上爬的人,无寻无奈地唤人准备火炉和茶壶,亲自现场给宋寒濯煮茶。

宋寒濯看着她娴熟的手法,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十分美好,现在两个人能够心平气和地待在一起,品品茶,聊聊天,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城南一座偏僻的院子里,昏暗的灯光下,透露出一张阴沉狰狞的脸,他喘着息,盘坐在床上,许久才睁开那双阴鸷的眼睛,阴森的声音传来,“无寻,我一定要你的命!来祭祀我儿!咳咳咳……”

“主子!”一个黑衣人推门进来,对着床上的人恭敬地说道,“三日后,清扬县主要去云天寺进香。”

“带了多少人?”关旭冷冷地问道。

“内应传来消息,这次清扬县主去云天寺进香,带着洛安郡主和她的小女儿纪绵希,除此之外带了一个雪斋的轻云,另外丫鬟六人,小厮若干。”

关旭眼里闪过一丝杀机,吩咐道,“按计划进行。”无寻,这次老夫一定要让你尝尝,什么叫做噬骨之痛,“我让你准备的人,准备好了吗?”

“回主人,准备好了。”黑衣人一拍手,一个挺拔的男子走了进来,幽暗的灯火照在他俊逸的五官上,只不过他的双眼无神,一看就是被人下了药,这个人分明就是跟纪明南长得一模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关旭诡异地笑道。

“主人,我叫阿南。”傀儡毫无感情地回道,眼睛如同一潭死水一般,又听到关旭问道,“你可认得无寻。”

“认得。”

“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

“知道,杀了无寻”傀儡冰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掺杂着关旭诡异的笑声,在这黑夜里,如同从地狱里传来一般,让人听了不由得背后升起一阵寒意。

“娘亲,云天寺能不能不去,我好困啊。”纪绵希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一脸睡意地靠在一旁的床尾处,画眉黛眉在一旁给她穿衣服,无寻接过淡竹手里的手帕,轻轻地给她擦着脸,说道,“不可以,你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我怎么能放心。”

“哥哥也真是的,去言伯母家都不带我,我也好想大师兄。”

小女孩不满地说道。

“你那个时候在太后娘娘那里玩的正高兴,让你去,你去吗?”无寻轻点了一天纪绵希的小鼻子,宠溺地说道,“赶紧去吃早膳,一会儿你姐姐就要过来了。”

纪绵希不情不愿地走了到桌子旁,问道,“娘亲,今天除了我们还有谁去啊?皇祖母去不去?”

“太后娘娘这几日身体不好,就不去了,不过你姨母会带着轩儿和嵘儿和烨儿也要去,这下你不会无聊吧。”

“好吧。”正说着,淡竹掀帘走进来,“夫人,马车准备好了,”

“嗯。”无寻淡淡地点点头,拿起一旁的手帕温柔地擦着纪绵希的嘴,说道,“你慢点吃,这么大了,一个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大门口,几个丫鬟装着东西,一辆马车缓缓地停在纪宅的门口,从上面走下来一个十三岁的少女,明媚皓齿,一身浅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淡蓝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由一个青衣丫鬟,扶着下来,“郡主,我们到了,不过还未见县主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