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九十三章

嫡女归 云舒 3364 2021-09-07 00:36

“宸王殿下倒是好兴致啊。”两个气场相当的人坐在一起,抬手之间便是风情,更是风云。

宋寒濯邪魅一笑,“”魏二爷不也好雅兴嘛,不知道魏二爷对这京城的景致可还满意。”

魏冥堇说道,“世人都知道这京城乃是天下最繁华之处,街道行人接踵而至,物品琳琅满目,郊外景色秀眉,比起我们那个穷乡僻壤不知道好多少倍。”

“既然魏二爷喜欢,不如就多留几天,让本王尽一下地主之谊。”宋寒濯平波无澜的眸子里透出一层深意,魏冥堇拱手笑道,“王爷的美意,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云厉,去安排一下魏二爷的住处。”

““王爷有心了,不过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待来日定去府上叨扰。”

宋寒濯笑道,“也好,不过今日就让本王作东,带着魏二爷看看这京城吧。”

熙熙攘攘的街上突然出现了两个身姿不凡,俊美挺拔的两个男子,有胆大的女子,竟然盯着二人不放。

“魏二爷来了京城可去明月阁了?”某个王爷眸子亮晶晶地看着魏冥堇,带着点点笑意,魏冥堇眸子微敛,宋寒濯能够在此地截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受伤留在明月阁的事情,这是有意在试探。

“奔波数日,中间又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至今还没有如果这天下闻名的明月阁。”魏冥堇说道,“听说这明月阁内的女子个个国色天香,又身怀绝技,引得天下无数英豪,不惜投掷千金,求的一见。”

“明月阁内有貌若天仙的十六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是魏二爷有所不知啊,这明月阁内还有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不属于十六香,却高于十六香,若是魏二爷有空了,可以去一睹芳颜。”

魏冥堇脑海中闪过那个女子明媚的笑容,还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不过魏冥堇也毫不示弱地回了一句,“若是论其让在下感兴趣的,还要数那位开明月阁的重公子,人人都传这重公子,貌比潘安,比女子还要精致几分,有着谪仙之资,又谈的一手好琴,前一段时间不是以一首涅槃,轰动京城,余音绕梁,三日不散。”

提起自家的未婚妻,某个王爷一脸傲娇,他家那位,这个时候应该准备去云天寺进香了吧,又是几日不见,某个王爷还真是有点想那只小野猫了。

从京城回来,魏冥堇又返回了云天寺,正巧遇上了京城达官贵人进香,还瞟了一眼两个女子骂街,翎羽不由得咋舌,这京城也有如此剽悍的女子。两个人为了隐藏行踪,特意从小门进的云天寺,不过魏冥堇一回头,竟然对上了一个清澈的目光,他清楚地在那个女子的眼睛里看到了探究,仅一瞬间而已。

桌子上的灯火摇曳了一下,翎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魏冥堇的身后,“主子,重公子的身份查不明,似乎是有一股力量在隐藏着重公子的身份。”魏冥堇嘴角微勾,转动着手上的扳指,剑眉微挑,“这倒是有意思了。”转而又问,“今日进香的可是可有宸王妃。”

“有,不仅有宸王妃,还有越贵妃也来了。”翎羽冰冷的眸子看向魏冥堇,接着说道,“而且属下还发现了青县河内谢家的人,似乎也在盯着宸王妃。”

“青县河内谢家,这倒有意思了。”青县河内谢家也是一个大家族,曾出过四世三公,只不过后来谢家的人就远离了庙堂,隐居江湖了,但仍是中原地带的第一大家族,说起青县河内谢家,这谢姨娘还是其中庶出的一小支。

“继续盯着。”

“是。”话音刚落,灯火忽然暗了一下,接着又恢复了正常,屋内早已没了翎羽的身影。烛光映在魏冥堇的脸上,良久,魏冥堇大手一挥,屋内一片黑暗。

半夜他听到房外的动静,看到一道身影,轻盈地落在了宸王妃的院子内,没多久便看到了那个黑衣人扛着麻袋朝后山跟去。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怎么能少了他魏冥堇。

魏冥堇悄然跟了上去,藏在暗处,透过树枝看着树下的情景,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男子,眉心处貌似一朵盛开的蓝色凤尾花,几个蒙面黑衣人站在他的身后,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青县河内的谢家少主竟然绑了宸王妃。

“宸王妃,久仰。”

叶浮珣张了了张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见那男子轻笑一声,给旁边的蒙面男子一个眼神,那蒙面男子示意,在叶浮珣的身上轻轻一点,瞬间觉得自己的身体气血通畅,被解开穴位的女子,瞪着一双星目看着男子,轻佻起一边的唇,一点平常女子的怯意都没有,说道,“既然知道本王妃是宸王妃,还敢绑架本妃,你就不怕宸王灭了你满门嘛?”躲在暗处的魏冥堇嘴角微勾,这宸王妃跟宸王殿下还真是配一脸啊,都成为别人的阶下囚了,还这么嚣张。

那男子轻笑一声,说道,“若是怕,今天就不会请王妃来了。”

不着急的救叶浮珣,魏冥堇就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宸王妃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可以让宸王殿下如此神魂颠倒,放在心上。

果真比他想象的要快,宸王妃身边的武婢这么快就发现人不见了,看着下面打成一团的人,魏冥堇在最后关头让翎羽救下了,顺手拿走了叶浮珣身上的玉佩。

天亮之时,魏冥堇站在高处,负手而立,看着不远处穿着一身紫色蟒袍的宋寒濯,嘴角微勾,看着手里的玉佩,还真有点想念京城里的那个女人了呢。

明月阁。

“哎哟,公子您来了。”王妈妈看着穿着不凡的魏冥堇迎上去,拿着画册问道,“公子,您看一下您喜欢哪个姑娘?这个姑娘舞艺精湛...”魏冥堇冷着一张脸看也不看王妈妈,直接扔了一锭银子说道,.“我要见温姑娘。”

王妈妈脸色微变,赔笑道,“公子,温姑娘不接客。”说着又忙给魏冥堇介绍,“我们这儿姑娘多的是,您看这位琴艺最好,还有这位..……”魏冥堇受不了王妈妈的聒噪,一个冷冷的眼神过去,王妈妈立马闭了口,抬步便熟门熟路地上二楼,之前他在明月阁住的时候,结构也是熟悉,想起那个小女人每次都把自己藏在她的房间里,除了贴身侍女以外,整个明月阁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公子,万万不可啊。”王妈妈正欲追上去,翎羽将手中的剑冷冷地横在了王妈妈面前,王妈妈见其不好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魏冥堇上了二楼。

“魅儿,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趴在软榻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翻着戏本子的小女人头也不抬地说道。

魏冥堇冰冷的眸子染了一层暖意,轻轻地走到她的身边,低头看着她,一言不发。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事情不会办砸了吧。”

许久依旧不见身后人回答,这才回头,映入眼帘的不是自己的侍女魅儿,而是那张有些7熟悉的俊脸,她扔掉手里的瓜子,坐起身子来,秀眉微蹙,“谁允许你进来的?!”

魏冥堇一言不发,眼睛赤裸裸地看着女子,温言感觉自己的气势可能不够,掐着腰站了起来,这人怎么高,目测一米八多吧。

“来人啊,来人……”

“别喊了,我可是花了银子上来,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客人的?”魏冥堇神态自若地坐在一旁,眸子里含着笑意。温言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不请自来,算什么客人?你把我这儿当成什么了?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我是有苦衷的。”鹰水城的魏二爷第一次开口解释,“有些事情,不方便说。”温言娇哼一声,“不方便就别说,你不知道本姑娘从不接客吗?”

“我算是客吗?”魏冥堇伸手将女子拉入自己的怀里,双臂紧紧地搂住女子,身上淡淡的香味不同于外面那群胭脂俗粉,十分好闻。

温言挣扎了两下,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是客,你是好色之徒。”

魏冥堇低声笑了两声,在温言的耳边低声说道,“我就是一个好色之徒,而且只好你一个人的色。”温言耳朵里痒痒的,想要摆脱身后人的桎梏,魏冥堇将她拦腰抱起,放到床榻上,俯身而下,温言警惕地看着上面的男子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要你……”魏冥堇的话刚落音,紧接着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月白色锦袍,手持玉扇的男子走了进来,明眸皓齿如同女子一样,“阿言。”

魏冥堇不悦地低声吼道,“滚出去!”

温言没有想到叶浮珣会这么推门而入,满脸绯红,一脸窘迫地看着她,赶忙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男人。

叶浮珣也是一愣,紧接着便觉得压在温言身上那个男人眼熟,背过身去,冷声说道,“公子难道不知道,明月阁的温姑娘不接客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