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82章 掌持中馈

嫡女归 云舒 2490 2021-09-07 00:36

“过来。”纪衍诺一看叶浮珣盯着他手里的公文又放空,不由蹙了眉,把公文往桌上一放,薄唇抿起。

“老爷,有何吩咐?”叶浮珣回过神,扬起职业微笑。

“今日进镇子后,”纪衍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叶浮珣,“爷观你似乎并不知晓自己名下有这套宅院?”

“老爷真是慧眼如炬。”叶浮珣自知瞒不过纪衍诺,也不打算说谎,略带羞愧道,“这是姨娘在妾身进府前给妾身置的宅子,妾身一时没想起来。”

纪衍诺微微颔首。

叶浮珣想起刚才的想法,不由往纪衍诺身边靠了靠:“爷,妾身想问问,进了太子府后,若是需要打理名下的一些产业,需要见管事了解情况的话,是否方便请管事进府商讨?”

纪衍诺挑眉。

这样简单的事情,叶良娣竟然不知?

遂又想起早前让人调查叶良娣的情况中,说她素来最不耐烦学习掌持中馈……

看来传言不假。

他薄唇勾了勾:“不会琴棋书画,不会弹琴奏乐,不会女红就罢了,今天又多添一样,不熟掌持中馈……”

叶浮珣忙举起手:“老爷!妾身知道幼时顽劣,不好上进,但是妾身现在决定改了!真的!不然妾身又怎会不耻下问,来请教您如何可以打理手中产业?”

纪衍诺眼角抽了抽,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额角:“府中女眷每月可以见一次管事,这事你若是不清楚如何操办,可以请教太子妃。”

“才一次吗?那一次可以见多少管事?”叶浮珣不由揪起了眉头。

后院女眷进太子府,谁人手上不都会有些店铺田庄?每月允各人见一次管事打理庶务是最通俗的规矩,一回见上三五个管事均是正常。

然而叶浮珣听了,眉头依旧打着深深的结。

她手上有二十多处城镇的产业,也就是说,至少有二十多个管事要见。

各地管事要上京禀报事宜,不大可能统一在某一天抵达并且向她汇报。

太子府的这个规矩虽然听起来挺友好的,可放在她身上,还真是不太够用。

“所以,你有多少管事要见?”纪衍诺盯着眼前那张小脸上蹙起的眉头,无端生出想要抚平的念头。

“可能,就有那么十多二十个吧……”叶浮珣随口压了压数量,“只是管事们都从不同的地方赶去京城,怕是不好周圆。”

纪衍诺眉心跳了跳。

他没听错的话,刚才这个女人说的是十多二十个来自不同地方的管事。

想起今日入住的小镇,又想起调查中对这女人姨娘外家产业的描述,恐怕,这女人要见的管事比她嘴里说的只多不少。

别的女眷,顶多就是见见在京城的店铺田庄的管事罢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府里见怕是不合宜。”纪衍诺替叶浮珣想着法子,“回头禀了爷,让你出府去见管事就是。”

叶浮珣眼睛一亮,紧蹙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多谢老爷!”

就这出息。

纪衍诺心里埋汰一句,嘴角不自觉地勾了淡淡的弧度。

隔日一早,天刚放亮不多久,他们便起身用了早膳,车队徐徐离开了陆坪镇。

在自家的宅院里睡了一宿,又想着手上居然有那么多的产业,叶浮珣精神饱满,整个人容光焕发。

“爷,咱们下一站去哪里?预计今天夜里在哪儿留宿?”

快把地名丢给她,好让她查一下她的簿子,是不是晚上还能在自家的宅院再落脚歇息!

无端生出一些骄傲来,小胸脯挺了挺,叶浮珣笑容可掬地看向纪衍诺。

纪衍诺努了努嘴,目光扫过某人骄傲挺了挺的部位,眸光微闪。

叶浮珣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他竟然落在她的胸前,不由的羞红了脸将抱枕抱在身前挡住,这纪大魔头往哪看呢?

纪衍诺似笑非笑的说:“这一大早的,叶良娣就惦记着今晚在哪留宿,也怪不得爷想歪。”

“再说了,本来就没什么看头,叶良娣不必多虑。”

叶浮珣噌地瞪圆了眼。

纪大魔头这都说的什、么、话!

虽然她没有卢美人那种波霸身段,但该有的一点儿不少,而且自认浓纤合度,她自个儿满意得很。

气咻咻地别过了眼,叶浮珣鼓起腮帮子转移话题道:“老爷不是说这次出行要避讳下称呼吗?您唤妾身叶良娣,别人一听不就露馅了?”

再继续这个话题下去她保不准跳过去和纪大魔头掐架!

纪衍诺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那叶良娣希望爷怎么唤你?阿珣?珣儿?还是……爱妾?”

噗!

叶浮珣差点没被纪衍诺给恶心到,不是都说纪衍诺冷酷无情言简意赅吗?

怎么嘴贫起来,让人招架不住?

她闷闷地往一侧挪了挪身子:“妾身不过是提醒老爷,至于老爷要怎么唤妾身,妾身没有意见。”

纪衍诺觑了眼叶浮珣,嘴角微勾,收了打趣的心思:“此行吉凶未卜,可切记随时保持醒觉,以免着了危险。”

吉凶未卜?

叶浮珣愣了一瞬:“老爷,您可是说引蛇出洞之事?”

她没有忘记纪衍诺引蛇出洞的计划。

那莫非这次出行,并不只是太后的授意,而且纪衍诺还抱着这个心思?

“咱们这样低调出京,也会被人发现吗?”

纪衍诺睨她一眼:“打离开太子府开始,就无法避免地落到有心人眼里。你觉得呢?”

“可这都过去一天多了,怎么不见动静?”叶浮珣疑问,瞬又低声道,“爷,您不是说那些人针对的是妾身?”

“兴许是因为不知道妾身随您出行,所以才……”

纪衍诺不置可否:“或许。”

事实上,无论目标是叶良娣或者在他,此行都定然不会安生。

自从他回京三年多来,大大小小的刺杀不计其数,早已习惯。

叶浮珣听了,往后靠坐在车壁上,怀里抱紧了抱枕:“要是妾身会些拳脚功夫就好了。”

就算不一定打得过想杀她的人,但身手灵活的话,说不定在关键时刻有自救的机会。

而不是每次都跟弱鸡似的只能等人来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