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二百零五章

嫡女归 云舒 3371 2021-09-07 00:36

唐凤初自然了解叶浮珣的性格,决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当初叶浮珣嫁入宸王府,她内心是一百个高兴,姐妹又做了妯娌,亲上加亲,可是现在看着一脸病容的叶浮珣,她说不出的心疼,和离也好,最起码不用看着自己的丈夫每天和别的女人恩爱,唐凤初又想到了自己,身为一国之母,首先要做的就是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陛下,先皇曾答应过紫凌王妃,日后不管她提什么要求,皆一一满足,如今二人不和,又何必在一起互相折磨,不如散了吧。”唐凤初说道,玄睿帝不可置信地看向唐凤初,这是让她来劝叶浮珣的,不是帮倒忙的。

“依哀家看,皇帝还是准了吧,自己做的孽,让他自己一个人去受吧!”德宁太后脸色不愉地说道,她现在想起宋寒濯就一肚子的气,这么好的一个媳妇都保不住,真是没用!

“母后!”玄睿帝无奈地看着德宁太后,这个时候怎么母后也糊涂了,这天下哪儿王妃请旨和离的,皇家颜面何存啊。

“请陛下恩准。”

良久玄睿帝叹息一声,扬声道,“王福禄!”

“奴才在。”一旁的王福禄忙走上前,“陛下有何吩咐?”

“拟旨。”玄睿帝看着倔强的叶浮珣说道,“传朕旨意,紫凌王宋寒濯与紫凌王妃叶浮珣性情不合,无缘再结良缘,今朕特许二人和离,紫凌王妃封号封地依旧,然其义女洛安郡主交由紫凌王妃扶养,紫凌王有探视之权,另外赐县主府。”

“谢主隆恩。”叶浮珣深深地叩首,双腿已经跪麻了,尔雅忙扶起叶浮珣,“母后……太后……”叶浮珣忙改口,“珣儿有愧您的厚爱。”

“傻丫头,以后你还是唤哀家一声母后吧,婆媳做不成,母女总能做吧。”德宁太后拉着叶浮珣的手说道,见她手冰凉,吩咐宫女拿来披风,亲自替她披上,“风大,注意自己的身体,有时间多进宫陪陪哀家。”

“臣女遵命。”叶浮珣伸手抱住德宁太后,“母后,保重。”从此她跟这座宫殿,可能再也没有什么瓜葛了。

还未走到宫门,便看到唐凤初带着两个小粉团子在哪儿里等她,叶浮珣忙上前,“臣女参见皇后娘娘。”

“你我之间,不用行这些虚礼。”唐凤初含笑地扶起她,“本宫没有想到你会和紫凌王走到如今这一步。”

“姐姐不必挂怀,活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从此以后,我只为自己活。”叶浮珣浅笑道。看着唐凤初身边的两个可爱的小孩子,心中升起艳羡之情,弯下身子摸摸小皇子的脸,说道,“小皇子,你要乖乖的,快点长大,保护好你的母后,明白吗?”

“姨母放心,明儿知道了。”小皇子有着寻常孩子所没有沉稳,“姨母也要照顾好自己。”

“姨母。”小皇女伸手拉着叶浮珣的衣角,她很喜欢这位姨母,经常缠着唐凤初要去紫凌王府玩,小皇女瞪着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你还会进宫陪宁儿玩吗?”

叶浮珣伸手抱抱她,良久轻声说道,“姨母可能最近都进不了宫了,你要乖,好好听你母后的话。”

“你还有多久?”

叶浮珣低下眼睑,遮住了眼里所有的情绪,笑道,“还能活个七八年吧,姐姐你放心吧,有季南北在,就算阎王收,季南北还怕砸招牌呢。”

季南北的医术唐凤初自然信得过,就算叶浮珣有七八年的寿命,“你打算离开了?”

“对啊。”叶浮珣故作轻松的说道,“外面的世界我还没有看过呢,姐姐可别羡慕,我可是要访遍天下名山,赏尽天下美景,岂不快哉,岂不乐哉?”

“王妃,我们该走了。”青若轻声提醒,叶浮珣压下心中不舍,“姐姐,多保重。”说着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她不敢回头,怕自己哭出来,从入京城再到嫁入皇室,唐凤初给了自己太多的帮助,这份温情,足够让叶浮珣怀念余生了。

“王妃,您为何……”

“青若,你该换个称呼了,我已经不是紫凌王妃了。”叶浮珣斜靠在马车上,淡淡地说道,“我从此以后只做叶浮珣。”

紫凌王妃进宫请旨和离,消息传到紫凌王府如同炸锅一般,就连慕容都没有想到,叶浮珣竟然会直接退出,得到消息后的宋寒濯,不知为何,胸口一疼,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收拾东西,今晚我们便搬到雪斋。”叶浮珣一回到别亦阁还没有休息,就命令下人去收拾东西,别亦阁的奴婢们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青若上前劝道,“小姐,今天晚上就要搬去雪斋吗?”

“对。”叶浮珣脸色苍白的坐在软榻上,手边的药还冒着袅袅白烟,她神色淡淡,让人看不出悲喜。

“雪斋那边还没有收拾,今晚怎么能入住?再说了,您的身子也吃不消啊。”青若担心地劝道。

“我已经命人打扫好了,你去收拾就行了。”

青若还想说什么,叶浮珣直接闭上眼睛,装作假寐。宋寒濯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看到软榻上脸色苍白假寐休息的女人,心里的火稍稍下去,禀退屋内的所有丫鬟,这才开口问道,“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浮珣轻轻地睁开眼睛,淡淡地说道,“自然是给王爷腾位。”

“你有经过本王同意吗?!”宋寒濯怒喝道,他现在分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那么生气,自己之前为什么那么喜欢这个女人,还向先帝请旨赐婚,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嫉妒心强,心狠手辣的女人罢了!

“王爷若是兴师问罪的,民女认为没有那个必要。”站起身来,清冷的眸子落在宋寒濯的身上,没有了往日的爱恋,如同一潭死水般,“若是王爷来告别的,民女这厢谢过了,王爷若是没有其他的事,请回吧。”

“叶浮珣!”宋寒濯一把紧紧抓住叶浮珣的手腕,仿佛要把她捏断一般,“你当真本王除了你,没有其他人了吗?!”

“民女自然不会这么想,王爷身为紫凌王,圣宠恩厚,什么样的女人要不到,自然不会留恋民女这样一个病秧子。”叶浮珣端起手边有些微凉的药,如同品茶一般,“聘礼原封不动地放在了王府的库房里,陪嫁民女就带走了。”

宋寒濯的脸一阵红一阵青,最后拂袖离开,“随你!”

“咳咳咳咳……”宋寒濯刚走,叶浮珣就止不住地咳了起来,手帕上都咳出了血。青字辈的丫鬟们收拾好东西后,全部聚在别亦阁的外室,叶浮珣坐在主位上,“你们都是跟我陪嫁过来的,这是你们的卖身契,若有意离开者,我给你们一份银子出府过自己的日子。”

“奴婢不走,我们要侍奉王妃……”青颖含着泪说道,“王妃去哪儿里,奴婢就去哪儿里!”

“奴婢也不走,反正奴婢也没有家,有王妃的地方就是奴婢的家!”

“好好好。”叶浮珣感动地看着几人,目光又落到轻云的身上,“轻云,你留下……”

“从丞相府那一刻起,奴婢就是王妃的人,王妃去哪儿里,奴婢就去哪儿里!”轻云跪在地上,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们想好了,从此生活肯定比不上紫凌王府。”叶浮珣笑道,周姑姑走上前,“王妃,老身也跟您走吧。”

“姑姑还是留下来吧。”叶浮珣拉着姑姑的手说道,“紫凌王府也不能没有人管理啊。姑姑哭什么,您应该为珣儿高兴。”叶浮珣轻轻擦拭周姑姑的眼泪笑道,门外青画走了进来,禀告道,“王妃,小郡主的东西收拾好了。”

叶浮珣莞尔一笑,“从今以后你们要唤一个称呼了。”紧了紧青若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风,回首深深看了一眼身后的别亦阁,从此往日如云。

紫凌王妃和离之事,闹得满城风雨,众人猜测纷纷,也有感叹紫凌王妃的行事果断,白天和离,晚上便搬了出去,也有人感叹紫凌王妃不识好歹,男子三妻四妾都是最正常不过,女子没有容人之量,和离了也好,也有人称赞叶浮珣,说她是觉得自己的性命堪忧,不连累紫凌王府,这才和离,总之,相对于外面的热闹,当事人仿佛没事人一样。

雪斋是叶浮珣在京城的一处别院,当初为了让叶玿璃不在丞相府受苦,叶浮珣一共买了两处宅子,一处临近宸王府,一处便是与宸王府分隔两个街坊的雪斋。

“季先生,你这药越来越苦了。”叶浮珣皱着眉头,喝下那一碗黑乎乎的药汁,感觉整个人都变苦了,“你不会借机报复我吧。”

“你以为本公子跟你一样小气啊。”季南北食指弯曲,轻敲了一下叶浮珣的脑袋,“良药苦口利于病,这个道理素儿都比你明白,这么大一个人,还不抵一个孩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