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性爱视频网站食色

第644章 事情的真相

嫡女归 云舒 2576 2021-09-07 00:36

“再好好想想,卢美人双眼看见的事情,是否就是事情的真相?”

“这些问题都想清楚了,卢美人再自己考虑好,要不要告诸众人。”

“无论卢美人的选择是什么,对我来说,都影响不大。”

“小雨,我有些倦了,替我送客罢。”

卢美人就这么不甘地被小雨请出了云锦阁。

直到站在云锦阁前呆愣了许久,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叶浮珣,怎么能够就这样把她赶出来?

她刚才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殿下为什么不会介意……

殿下的想法又哪里是她能够猜测的?

卢美人的婢子担忧地看着她,小声地唤道:“美人,现在咱们怎么办?”

美人昨天刚刚好些了,今日就来云锦阁找叶浮珣晦气,哪知晦气没找到,自己却被绕了进去。

这可怎生是好?

卢美人气咻咻地瞪了婢子一眼:“我就不信叶浮珣真的不怕!说谎的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可是,”婢子怯生生,“奴婢觉得叶浮珣说得有道理,殿下都不介意她撒谎的话,咱们若是将这事情捅了出来,殿下会不会迁怒美人您?”

她家美人被殿下丢下水受了风寒,这才刚好些了啊。

“不可能!”卢美人捏紧了绣帕,“走,咱们去落月宫!去找侧妃娘娘!”

何良娣当日设计叶浮珣时,正好被她碰见了。

那艘与男人私通的船上的人本应该是叶浮珣,为何会变成何良娣一直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卢美人的话终于解释了这一点。

叶浮珣当日上了船,走了狗屎运遇上了殿下,被殿下所救。

一定是她想明白何良娣陷害她,求殿下替她报复,并且要求殿下让何良娣亲自品尝自己设计的苦果……

何良娣才会最后被人发现在船舱里与男人私通。

张氏想明白了这一点,气得指甲掐进了掌心都不自知。

叶浮珣真是个能说会道的狐狸精!

隔日解了禁足,她一大早就让人往宫里递了帖子,到了午后得了宫中的回复,就乘着马车进宫去了。

她去找的,自然是皇后娘娘。

皇后是她的姑姑,素来疼爱她,对殿下又寄以厚望,断然不可能由着叶浮珣那个狐狸精蒙蔽了殿下的眼睛!

那日殿下当着众嫔妾的面禁了她的足,让她无法在众嫔妾面前抬起头来,她正好去找姑姑,让大家看清楚,谁的靠山才是最厉害的。

张氏一见到皇后就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一边哭,一边把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尽数说了。

大殿里,只剩她的嘤呜声和不时的啜泣。

皇后面无表情地饮着茶,目光淡淡地落在张氏的身上,没有言语。

张氏哭得累了,却等不到太后的出言抚慰,只得自己擦了泪:“姑姑,那叶浮珣谎话连篇欺骗殿下,闹得府里头乌烟瘴气。

璇儿实在不忍殿下受她诓骗,还请姑姑主持公道!”

皇后觑她一眼,漫不经心道:“叶浮珣不过只是个小小的叶浮珣,也值得你大张旗鼓进宫,哭成泪人儿似的?”

“姑姑……”张氏委屈极了,“那叶浮珣不可小觑,她诡计多端,满口谗言,璇儿这也是替表哥担心。”

“你表哥若轻易能被一个女人蒙蔽,”太后冷冷开了口,“那他就坐不稳今天的这个位置。”

太子府的事情,她都知道。

包括张氏抱怨的,或是张氏不清楚的。

没有人比她更透彻地掌握太子府的情况。

叶浮珣确实是个有些手段的女人。

但,仅此而已。

还不到让她关注的程度。

而璇儿……

皇后暗自摇了摇头,连一个小小的叶浮珣都搞不定,闹到她这儿来哭诉,这心计手段,将她放在衍诺身边,不过是念在她自始至终对衍诺的一片痴心。

扶不起来的阿斗。

幸好当初给衍诺选的正妃是林府之女。

张氏不知太后想法,见她对纪衍诺万般笃定,着急得不行:“姑姑,那叶浮珣真的很古怪。

她仗着皇后娘娘对她的关爱,还缠着跟在表哥身边进宫觐见太后娘娘。”

这话一说,皇后的瞳孔微微一缩。

叶浮珣得皇后青眼的事情,有心人尽所周知。

虽然是有些古怪,可正因为这一点,皇后才觉得叶浮珣这个人尚有利用价值。

太后这人,即便是后宫之主的她,也畏惧三分。

叶浮珣,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张氏见皇后不吭声,多年的陪伴让她敏锐地感知到了皇后的意动,不由继续道:“殿下是个公正无私的人。

可为了叶浮珣,在府里头不知破了多少规矩。姑姑,你可不能不管管她!”

皇后回过神,睇了眼张氏,将她的那些小心思都看在了眼里。

“这事本宫知晓了。”她淡淡启唇,“若没有旁的事,就先回去罢。殿下为何会禁了你十日的足,这十天来你可想明白了?”

张氏一愣。

殿下禁她的足,就是因为叶浮珣那个狐媚惑上!

姑姑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皇后一看她的神情,便知道她根本没有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想过。

遂淡了脸色:“你自幼在宫中长大,若还是不明白这些道理,那就回去好好想明白了。想不明白前,莫要再进宫找本宫。”

张氏就这样被太后让人请出了。

随伺嬷嬷上前替太后重新换了茶,见皇后沉默不语,小声道:“太子侧妃自幼受娘娘宠爱,心思单纯,所以才一时想不明白。娘娘莫要为此劳了心神。”

皇后抿了口茶,仍不言语。

如果璇儿不是哥哥唯一的女儿,她又怎会忍她至今。

这样没头脑的人,在她看来根本没有帮扶的必要。

不仅扶不上墙,说不定还有可能成为拖累。

“那个叶浮珣,你怎么看?”

皇后缓缓点头:“正是如此。”

“也罢,既然璇儿闹到本宫这里,就趁这个机会,本宫见见那个叶浮珣,。”

饮用过点心的纪衍诺就像上了瘾似的,需知照顾殿下的起居生活,可是他日常工作的最大一部分,自然是事事小心。

叶浮珣刚睡过午觉,就又被小雨唤醒去给纪衍诺做点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